橫跨地理、時間、文化、記憶的舞蹈 “Chotto Desh”

表演時間為 50 分鐘,中間沒有中場休息。而舞者,僅一人。

融入編舞兼表演者 Akram Kahn 的背景 Chotto Desh(意:小故鄉 “small homeland”)用現代舞蹈訴說一個年輕人的成長故事,即英文文學術語稱 “coming of age story”。

對許多人而言 – Sherry 也包括在內,如果沒有事先閱讀關於編舞者所要傳達的理念,多多少少會對現代舞蹈所想要表現的訊息感到不知所云。畢竟舞蹈為表現主觀的 subjective ,著重於編舞者個人的情感。不過 Chotto Desh 卻成功地使用多種元素(如:視覺上的、聽覺上的等等)加強舞蹈的故事性,舞出 above and beyond 的精彩表演!

舞者 Akram Kahn 在自己的頭上畫了眼睛、嘴(或鬍子)頓時化身為自己的父親。非常精彩的演出!(Image Credit: Akram Khan Company)

感謝 Irvine Barclay Theatre 邀請這麼棒的表演者,讓觀眾們享受此種驚艷!

Continue reading “橫跨地理、時間、文化、記憶的舞蹈 “Chotto Desh””

重登高跟鞋,職業女孩 Go Go!

休息一個月的Sherry即將回到職場,重拾財經記者這份工作。唯一不同的是,不,更正,唯「二」不同的是地點(從紐約回到加州)和報導題材(從商業地產轉為醫療保健)。雖然正式上班的日期定為下週,Sherry 這兩天將參加醫療器材會議,算是提早開工啦!

聽到 Sherry 自願提早無薪上班,不少人笑道:

“You are starting earlier than you needed to!” (你比你需要開始工作的時間早開工)

自嘲自己不上班也只是在家閒晃、吃東西,邊笑邊回答:

“I start work next week, but I figured it’s a good time to dip my toes in the water!”(我下週開始上班,不過我想現在是個不錯的時間開始了解這個市場)

再加一句:

“Especially here.” (尤其在這個會場)

自我感覺良好的秋冬指甲色,擦第二次還是愛!
自我感覺良好的秋冬指甲色,擦第二次還是愛!

Continue reading “重登高跟鞋,職業女孩 Go Go!”

平凡、不平凡,每段人生都有其「荼蘼」

我原本以為我的人生可以稍微不平凡一點

我真的只要稍微就好了

事業上稍微有成就

生活稍微過得精彩一點

日子可以過得稍微讓別人羨慕一點

這是 Sherry 最近在追的連續劇「荼靡」中女主角鄭如薇(楊丞琳飾)跟男朋友湯有彥(顏毓麟飾)解釋自己為什麼想要捉緊眼前的升職機會離開台灣去上海,趁年輕的時候拼拼看,是否會擁有更好的工作發展、更好的收入。

劇中女主角只有兩個方案可以選擇,而她的決定左右她將失去的。方案A,女主角選擇一個人去上海打拼,放棄男朋友:一個認為陪心愛的人吃晚餐是最重要的一件事。方案B,女主角選擇留在台灣,辭掉工作,全心全意照顧因車禍受重傷的男友父親。方案A失去的是愛情,方案B失去的是事業,兩者不能兼有。

劇情稍顯得牽強,畢竟女主角跟男朋友沒有婚約,在既不是對方的妻子、媳婦的情況下,選擇方案B著實有點說不過去。而對決定去上海的女朋友表示如果對方去上海就是不愛自己的男朋友-「如果妳真的愛我,去上海根本不應該是一個選擇題」- 他的愛情觀也很幼稚。

不過劇情讓方案A和方案B平行發展,是蠻特別的手法。才追到第二集的 Sherry 也不知道兩種人生是否會有優劣(當然,在真實人生裡也不可能兩個選擇同時發展),不過倒是覺得不論選擇任何一種人生,如果認真、不後悔地去執行,終究會等到荼蘼花開時的絢爛!

荼蘼花
荼蘼花為花季盛開的最後一種花 (image credit: Web)

Continue reading “平凡、不平凡,每段人生都有其「荼蘼」”

告別紐約再出發 Start Afresh

美國英文老歌《紐約,紐約》這首歌裡最經典的歌詞即:「如果我能在紐約闖出一番名號,我能在任何地方成功!」

If I can make it here, I’ll make it anywhere.

可不是,三年前 Sherry 懷著滿腔熱情來紐約追文青夢,想成為專欄報導作家,而三年後,Sherry 成為財經記者,在紐約闖出一小片天。好玩的是,如同歌詞所唱,已經 “make it here [New York]” 的我,決定去其它地方闖闖,跟紐約道別,迎接新工作看看自己是不是也可以 “make it anywhere”。

未來紐約前,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踏上財經記者這一條路,更沒有想到當初滿腔文青熱血的自己會從報導音樂、藝術、電影等主題,變成追投資、融資和地產開發的新聞人。不過也因為誤打誤撞地進入這一行,才讓我有幸能以最棒的身份去認識這座城市,即:

商業地產 commercial real estate 記者!

跟紐約告別,果然得找個屋頂加上 skyline 美景,才有地產記者的氣勢!
跟紐約告別,果然得找個屋頂加上 skyline 美景,才有地產記者的氣勢!

Continue reading “告別紐約再出發 Start Afresh”

悠悠 Quality 休假時光:「回家真好!」

八月最後兩個禮拜,Sherry 給自己放個長假,回家一趟。告別紐約炎熱酷暑、忙綠步調,捉住暑假的尾巴跟家人、朋友度過 quality time。

跟姊妹相聚的時光,即 quality time!
跟姊妹相聚的時光,即 quality time!

所謂 quality time 指的是上班族能跟家人相聚的珍貴時間。雖然美國人一般說到 quality time 指的絕大多數是跟自己的孩子相處的時間,這個名詞也適用於父母、兄弟姊妹等親密愛人。對在紐約獨立打拼快三年的 Sherry 而言,雖然此趟回來只是喝茶、吃飯、聚會聊天,做些沒甚麼奇特的平常事,卻覺得平淡中也有難能可貴。看自己和自己愛的人成長、蛻變,聽談笑間撞擊出的智慧,感受互動間散發出的濃濃情份,不免嘆道:「回家真好!」

Continue reading “悠悠 Quality 休假時光:「回家真好!」”

好寶寶最愛綠色大麥若葉 healthy living

Sherry 最近迷上日本流行的大麥若葉(即大麥嫩葉製作成的青草粉),不管是牛奶、優格還是酪梨泥吐司,都會加進去一起吃。嗯,完美青草綠是今夏最夯的顏色!嗯,健康生活 healthy living 就是一起多纖、多綠、多健康!

IMG_5488
多纖、多綠、多健康!

Continue reading “好寶寶最愛綠色大麥若葉 healthy living”

群星 align 要你熱戀一夏

莫名地,Sherry 發現七月的自己人氣很火,尤其是異性。嗯,是因為紐約的夏天讓大夥兒集體蠢蠢欲動,想狂歡、開趴、談戀愛?還是因為最近工作沒有那麼忙,意識到男性動物的存在?刨根究底,竟然是星座惹的禍!

英文稱星座為 zodiac sign,想要知道對方是什麼星座,可以問 “What’s your zodiac [sign]”(註:zodiac 後面不一定要加上 “sign”,因為一說 zodiac 大家都知道指的是十二星座。如果想要知道對方的生肖,就要明確聲明是 Chinese zodiac)。

根據星座占譜,七月對金牛們(Sherry 的星座)有利。更因為這個月金星、火星一同出現在金牛的戀愛宮位,擁有超強的戀愛運,是個十足浪漫仲夏季。

My stars are aligned!

(image credit: Web/Cate Parr)

還在竊喜七月是如此地天時地利人和,如何地適合瘋狂戀愛一番,Sherry 下一句卻讀到金星會在七月二十幾日左右離開金牛的戀愛宮位,戀愛運急速降溫。哈哈,白白自 high 了一下,真的是莫名的無聊。幸好平時也不太注意星座運勢,只是恰恰好跟朋友一起看看好玩的,不然多悶。 Continue reading “群星 align 要你熱戀一夏”

適合的、想要的,相遇的機緣,最後還要錢

知道《我們這一家》嗎?由日本漫畫家螻榮子創造的漫畫作品,並於 2002 年被改編為電視動畫,講述平凡家庭所發生的趣事,包括親情、友情和生活中的瑣事。成員總共四名:

  • 花爸:標準中年上班族,同時還是名老煙槍。沈默寡言的大男人,帶著一副小小的圓框眼鏡,對許多事情顯得興趣缺缺,不過對花媽誇張行為卻好脾氣地用看笑話態度面對
  • 花媽:身材圓圓,個性相當歐巴桑的媽媽,除了拚命、固執且精打細算(能省即省原則)外,對一些雞毛蒜皮的事極為在意,更會為此與子女爭論。不時會搞出一些 kuso 事件,不過面對錯誤行為往往會強辯或裝傻迴避。情緒和動作反應相當誇張
  • 花橘子:長女,高中二年級學生。個子矮小,常被誤認是小學生。個性大而化之,迷糊(有點像媽媽),興趣是做泰迪熊
  • 花柚子:長男/弟弟,國中二年級學生。個性細膩,性情敏感很容易會為雞毛蒜皮的小事感到尷尬。個性跟大剌剌的媽媽和姊姊成對比
《我們這一家》卡通劇照(image credit: Youtube/Web)

而 Sherry 最近看到某一集特別有感覺,尤其因為自己最近買 sample sale 的服飾買得太敗家。話說,橘子跟媽媽分享今天在學校跟好朋友討論買衣服的重要關鍵,除了三一不可缺之外 – 喜歡的衣服+適合的衣服+相遇的機緣外,還要錢。面對橘子的少女心,花媽稍想片刻便直言直語道:「說到底,就是錢錢錢錢錢錢錢,最重要!沒有錢,其它都是白談!」

哈哈,Show me the money!

Continue reading “適合的、想要的,相遇的機緣,最後還要錢”

指甲剪壞掉就去美甲店 mani 一下,正道也!

Sherry 明天要跟工作有關係的重要 source(註一)有約,除了挑選一套清爽的湖水綠洋裝搭配重點項鍊除外,還抽空下班後去美甲店幫手指清理門戶,mani(註二)一下!

點擊連結看博文:《糖果般繽紛 mani pedi》美甲篇

說起來也好笑,會去做指甲是因為自己前一陣子不小心把指甲剪弄壞,又懶得買新的,所以決定直接找人美指。

同事 B:今天下班你要做什麼?
Sherry:我要去做指甲,明天我有個重要 meeting 而我的指甲(邊說邊瞄一眼手,五隻手指中已經有兩隻手指塗的指甲油顏色掉得坑坑疤疤)不 okay。
B:不自己做嗎?
S:不了,我之前弄壞我的指甲剪,懶得買新的。找人做指甲更划算,有效率做得又好。
B:更貴吧⋯

撇開價錢、認同與否,總之體驗過後,Sherry 要說,今天去美甲店是正確決定:the right course of action!

搭配洋裝,今天特地跑一趟美甲店擦上紫粉色指甲油。
搭配洋裝,今天特地跑一趟美甲店擦上紫粉色指甲油。

Continue reading “指甲剪壞掉就去美甲店 mani 一下,正道也!”

秘書阿婆說豁出去 Live on the edge!

逼近攝氏三十度的六月紐約 -大太陽、紫外線、流汗汗汗汗汗汗汗⋯ 啊, 又到了這個濕濕黏黏,就算坐著不動腋窩也會流汗的季節(哈哈,有點噁)。沒錯,夥伴們:「夏天來了!」

而 Sherry 最初來紐約的時候也遇上炎炎夏日天。從一開始主修新聞系 magazine writing 學生到財經記者;從寫藝術、設計、電影、音樂等文青小品到報導商業地產融資;從曼哈頓搬到皇后城再搬回曼哈頓,不知不覺 Sherry 已經在紐約生活快三年。

三年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雖然還不足以說紐約是「家」,這段一個人獨立生活的期間,也多少有了自己是半個紐約人的自覺。能夠輕鬆搭乘、轉換地鐵線,搭計程車時也可以帥氣地喊出交接路口:“45 th and 5th Avenue”(45 街/第五大道)。

有時候會想,如果當初沒有來紐約,沒有誤打誤轉成為財經記者,現在的自己會做什麼樣的工作,跟什麼樣的人打交道?自己,會是什麼樣子?

因為上班,言談成熟了點,了解除了工作能力優秀,還要學習如何跟同事們互動、跟上司打交道。努力大步前進之餘,也要不時拍拍自己的肩膀,給自己鼓勵,並且不時在朝九晚五的規律上班生活中,來點重口味 Live on the edge!

DSC01040
攝於台灣宜蘭,Sherry 初次嘗試滑翔翼!

哈哈,此名言出處非 Sherry 我也,而是公司同樓層一家建築公司的秘書阿婆。

Hey, live a little. Gotta live on the edge, right?

Continue reading “秘書阿婆說豁出去 Live on the ed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