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身在水果界竟然是一種罪?It takes two to tango

Sherry 主編被問起興趣,會回答自己喜歡園藝 “gardening”。不過這是個修飾性的說法。其實主編喜歡的是種菜、種香料植物、種果樹。說穿了,是個講究食當季、食有機的「吃貨」。

請看以下:


 

I grow things with the intention to eat them.

While I mask this under the facade that I love gardening (and have had several delightful conversations with fellow gardening aficionados), truth be told, I, simply, love eating organic, seasonal produce. There is nothing I relish more than plucking that ripe cherry tomato fresh off the vine the first thing in the morning, beating all the “cute” beasties animals thieves to it. While I have yet to find damning evidence that there are indeed cherry-tomato-craving creatures competing with me, I have definitive proof that the SNAILS are beating me to the kale. Such an irony eh? Being beaten by the snail of all creatures?

譯文:

我種東西的目的是要吃它們。

雖然我以「喜歡園藝」這面具掩蓋了事實(並藉由這理由與其他園藝愛好者們進行了數次愉快的交談),說實話,我只是喜歡,不,喜歡有機的時令蔬果。我最喜歡一大早從藤蔓上摘下新鮮欲滴、鮮紅成熟的聖女番茄,擊敗所有可愛的小野獸,不,小動物 小偷。雖然我還沒有找到確鑿的證據表明確實有渴望吃聖女番茄的生物與我競爭,但我有確鑿的證據證實鍋牛們比我快一步吃掉我種的羽衣甘藍。多麼地諷刺,不是嗎?竟然在所有的生物中被鍋牛打敗?


 

hsiehwithyou-fruit tree

Continue reading “單身在水果界竟然是一種罪?It takes two to tango”

天天 Rebus 讓大腦動起來,提升記憶、思考能力

Sherry 主編跟自家姊妹有個共同經營英文部落格:Hsieh With You。兩人每兩週寫一篇文章,每週交替 Po 文。

第一篇博文很禪意,是書評,有大量佛教觀念以及日本道元禪師對時間的看法;第二篇博文是書評,同樣很禪意,寫關於時間的消逝和如何掌握當下;第三篇博文是戲劇評論,說的是沒有開口的如果(因為疫情持續保持社交距離的讀者應該覺得很 XX,都不能去旅行了還讀什麼關於旅行途中碰到的什麼人卻什麼都沒發生的故事);第四篇博文是書評,寫關於瑪格麗特‧愛特伍的反面烏托邦小說。

一路寫下來,Sherry 主編覺得不妙,兩人的博文走向似乎越來越高深,且憂鬱。更別提什麼我們的部落格座右銘: “分享生活中令人感到開心的事”。(讀者心中 OS:不要這樣對我~)這週 Hsieh With You 分享的博文洗心革面,改走輕快好玩 rebus 風。

何謂 rebus 呢?以下圖與字就是一個 rebus。繼續閱讀,跟主編一起動大腦,猜猜猜!

🦌 Readers:

***謎底最後揭曉***

Continue reading “天天 Rebus 讓大腦動起來,提升記憶、思考能力”

肺炎疫情下的愛情,今天 “HH” 了嗎?

還記得那些年,利用網路認識伴侶不是主流的日子嗎?現今線上約會不僅已經成為常態,更因為全球肺炎疫情大流行(與人面對面接觸幾乎成為不可能),讓「線上」變成認識新朋友的唯一選擇。

不能下線來場面對面的約會,還是約會嗎?美國約會 App Cofee Meets Bagel 說,自從疫情爆發以來,男士們線上約會的水平提升了。他們表現出更多創意,更有耐心,更健談。該 App 對 1140 名用戶進行了一項調查,結果顯示與疫情前,用戶直接從配對跳到跟配對成功的對象見面約會,疫情讓更多用戶願意花時間去認識一個人。調查發現,39%的受訪者表示計劃給有興趣的對象發更多簡訊,29%的受訪者打算給對方打電話,還有28%的受訪者表示會更經常視頻聊天。

Coffee Meets Bagel 總結:

 There’s time to be more intentional about matching and go deeper with one person at a time. (現在有更多時間可以有策劃的去跟一個人配對,並且進行更深入的了解。)

至於更多時間來自無聊還是失業,Sherry 主編 只能苦笑,近期只能線上 “HH” 了。

Friends HH

Continue reading “肺炎疫情下的愛情,今天 “HH” 了嗎?”

活在當下,掌握現在,Now 在《時光的彼岸》

前些日子在《大西洋》雜誌(The Atlantic)讀到由中國當代藝術家艾未未寫的一篇關於疫情改變我們和時間的關係的文章。他寫道:”The understanding of time is lost”(我們對時間的認知已經不再),以及 “For so many others, there is no longer a something-to-do-next”(對於許多人來說,他們不再有「之後需要做的什麼」事情了)。

這讓 Sherry 主編開始思考「時間」這個東西。時間的本質是什麼?該如何計算、衡量時間?是根據數量、質量,還是重量?

由此延續,我想到我在大學時讀到的一本關於時間的書:尾關露絲的《時光的彼岸》(A Tale for the Time Being)。故事由兩個相互關聯的敘述為主軸,分別是:十六歲的東京女孩奈緒(Naoko Yasutani,小名 Nao)的日記,正確來說,是她的自殺筆記,以及位於溫哥華島的作家露絲(Ruth), 在撿到奈緒的日記展開的故事。露絲開始閱讀奈緒的日記之後,深深的被奈緒的文字吸引,並開始上網搜尋這個年輕女孩。露絲想要知道:奈緒最終自殺了嗎?如果沒有,還有時間救奈緒嗎?

雖然露絲最後並沒有辦法證實奈緒的故事,不過這部小說的優美文筆,卻為「時間」提供了耐人尋味的思考。

clear-glass-with-red-sand-grainer-39396 Continue reading “活在當下,掌握現在,Now 在《時光的彼岸》”

諂媚順耳,Flattery 讓我吃下布朗尼

你喜歡稱讚別人或被別人稱讚嗎?

英文的讚美是 compliment,諂媚地奉承則是 flattery。後者帶有貶意,英文有句俗話就說 “Flattery will get you nowhere”——諂媚奉承是沒有用的,是「不會帶你去任何地方的。」

然而,人與人之間,如果能給予他人承認,比如對他人的外貌、氣質、工作學習能力等上的長處和優點,並用語言表達欣賞,是可以讓給被稱讚的人感到開心的。

心理學家阿倫森( Elliot Aronson )在六零年代提出的阿倫森效應(註一)表明,人們喜歡那些對自己表示讚揚、喜歡和鼓勵的人或物,而不喜歡那些不對自己表示讚揚、喜歡和鼓勵的人或物。會這樣的原因是因為挫折心理。不被褒獎反被貶低會使挫折感增大,而這種挫折感是很容易引起心理反感的。

註一:英文的阿倫森效應是 the Pratfall Effect。

IMG_6066-2 Continue reading “諂媚順耳,Flattery 讓我吃下布朗尼”

感謝「你們」的陪伴:研究顯示室內植物讓人心情好,還提升工作效率

在經歷超過一個月的自我隔離,我身邊有不少朋友開始耐不住寂寞了。從一開始的樂觀,覺得隔離只是暫時性的,生活很快可以恢復正常,到現在因為意識到疫情的嚴重性,以及它可能在未來幾年仍然存在,而感到不同的負面情緒。是的,疫情已經改變了我們的生活型態,並且在未來的幾年 homebound 將會是一個新的常態。

Homebound 是形容詞,可以說是「返家的」,如:”She is on a 7 p.m. homebound flight” (她正搭乘晚上7 點要返家的飛機),也可以說是困居家中,一般來說是因為年老、疾病,或殘疾。這裡的用法是後者。Bound 是 Bind (動詞,被綁住的意思)的過去式,可以把 homebound 想成被綁在家裡的感覺來加強記憶。

因為疫情困居家中的我們,又該如何讓自己的空間更舒適?Sherry 主編推薦大家 DIY 室內植物盆栽,保證活動空間質感 Up Up!

迎來新氣象,圖中是主編的多肉植物三合一盆栽!(IG @sherrytalk)
迎來新氣象,圖中是主編的多肉植物三合一盆栽!(IG @sherrytalk)

Continue reading “感謝「你們」的陪伴:研究顯示室內植物讓人心情好,還提升工作效率”

小孩的殘酷來自直白—— Tell it like it is!

朋友跟我分享她小女兒的趣事。

女兒看到坐著吃飯的爸爸挺著一個肚子,就戳爸爸的肚子跟他說:「你肚子好大,像佩佩豬的爸爸。你吃太多,太胖了!」

Sherry 主編原本沒有覺得那麼好笑,不過自己搜尋一下佩佩豬 (小豬佩奇/Peppa Pig) 一家,看到圖中的爸爸豬,不禁大笑出來。爸爸豬的肚子還真的圓。真心覺得朋友的女兒太妙了。雖然說童言無忌,童言無忌,不過越天真無邪、誠實的話語,反顯得「真相」更令人心酸了。哈哈,真正最殺的那一顆子彈來自小孩的一句話, 只能說,”Sorry man, she tells it like it is!”

peppa pig
英國知名童書,小豬佩奇的一家。有爸爸豬、媽媽豬、小豬佩奇和弟弟喬治。

Continue reading “小孩的殘酷來自直白—— Tell it like it is!”

心有戚戚焉,數餅乾數到 “丟掉彈珠”

自我隔離的這段期間,視訊變成一種生活型態,包括:工作會議、朋友們的聊天互動,以及健身課。而原先計劃讓剛滿 5 歲的小姪女來南加州找姨姨玩,也不得不變成視訊 play date。(小朋友與小朋友相約一起玩的約定稱為 play date;身為大朋友的姨姨借用 play date 之名義拉近與小小孩的距離,哈哈!)

話說與小姪女玩著玩著,Sherry 主編被分配到 Baker(麵包/糕餅師傅)的角色,要做餅乾給公主們吃。這時主編靈機一動,覺得這是一個利用實物(Oreo 餅乾)教數學的好機會。讓小姪女除了數數外,還可以藉由數真實的餅乾來學習加法和減法。沒想到的是,主編想像中的有趣餅乾教學,竟然讓小姪女數餅乾數到到崩潰——”she has lost her marbles”!

Image Credit: Anita S. from Pixabay
Image Credit: Anita S. from Pixabay

Continue reading “心有戚戚焉,數餅乾數到 “丟掉彈珠””

一個人,可以是寂寞,也可以是選擇性孤獨

昨天才寫道:

「不想出門」待在家,和「不能出門」待在家,兩者之間有很大的不同。前者,是一種選擇;後者,是沒有辦法的妥協。

今天就收到一名記者朋友的簡訊,問我覺得寂寞和孤獨是一樣的,還是不一樣的——”Do you think there is a difference between loneliness and solitude?”

我的回答與昨天雷同,雖然都是一個人,不過一種狀態是主動性的,而另一種是被動性的。他接著又問我,那是不是一個比較好,一個比較不好。

“一個人” 走英國北愛爾蘭著名景點:卡里克吊橋 Carrick-a-Rede Rope Bridge 。(IG @sherrytalk)
“一個人” 走英國北愛爾蘭著名景點:卡里克吊橋 Carrick-a-Rede Rope Bridge /攝於 2015 年。(IG @sherrytalk)

Continue reading “一個人,可以是寂寞,也可以是選擇性孤獨”

在家打混的日子,小心吃出 “隔離 15”

「不想出門」待在家,和「不能出門」待在家,兩者之間有很大的不同。前者,是一種選擇;後者,是沒有辦法的妥協。而因為疫情劇增的自我隔離 social distancing,是後者。

在家工作,在家用 Zoom 多人會議視訊上皮拉提斯和瑜伽課,在家做飯、吃飯等,將與他人接觸的機率降到最低,能在家就絕不出門。認真執行隔離兩個禮拜多,最苦惱的就是下一頓飯要吃什麼。對 Sherry 主編這種做飯實力中等,也不是特別喜歡做飯的人來說,只能說自己的手藝吃在口裡越吃越空虛。而這種心靈和味蕾上的空虛,讓主編特別想吃東西。不是洩憤的倒一杯牛奶,打開一包 family-sized(大型家庭式包裝) Oreo 餅乾(一口氣吃了四個),就是開瓶葡萄酒搭配起司、生火腿,來個微醺最樂。

天,這種吃了又睡,睡了又吃的隔離生活,會不會讓主編在隔離結束後來個 Quarantine 15?

Image by PublicDomainPictures from Pixaby.
Image by PublicDomainPictures from Pixaby.

Continue reading “在家打混的日子,小心吃出 “隔離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