肺炎疫情下的愛情,今天 “HH” 了嗎?

還記得那些年,利用網路認識伴侶不是主流的日子嗎?現今線上約會不僅已經成為常態,更因為全球肺炎疫情大流行(與人面對面接觸幾乎成為不可能),讓「線上」變成認識新朋友的唯一選擇。

不能下線來場面對面的約會,還是約會嗎?美國約會 App Cofee Meets Bagel 說,自從疫情爆發以來,男士們線上約會的水平提升了。他們表現出更多創意,更有耐心,更健談。該 App 對 1140 名用戶進行了一項調查,結果顯示與疫情前,用戶直接從配對跳到跟配對成功的對象見面約會,疫情讓更多用戶願意花時間去認識一個人。調查發現,39%的受訪者表示計劃給有興趣的對象發更多簡訊,29%的受訪者打算給對方打電話,還有28%的受訪者表示會更經常視頻聊天。

Coffee Meets Bagel 總結:

 There’s time to be more intentional about matching and go deeper with one person at a time. (現在有更多時間可以有策劃的去跟一個人配對,並且進行更深入的了解。)

至於更多時間來自無聊還是失業,Sherry 主編 只能苦笑,近期只能線上 “HH” 了。

Friends HH

Continue reading “肺炎疫情下的愛情,今天 “HH” 了嗎?”

活在當下,掌握現在,Now 在《時光的彼岸》

前些日子在《大西洋》雜誌(The Atlantic)讀到由中國當代藝術家艾未未寫的一篇關於疫情改變我們和時間的關係的文章。他寫道:”The understanding of time is lost”(我們對時間的認知已經不再),以及 “For so many others, there is no longer a something-to-do-next”(對於許多人來說,他們不再有「之後需要做的什麼」事情了)。

這讓 Sherry 主編開始思考「時間」這個東西。時間的本質是什麼?該如何計算、衡量時間?是根據數量、質量,還是重量?

由此延續,我想到我在大學時讀到的一本關於時間的書:尾關露絲的《時光的彼岸》(A Tale for the Time Being)。故事由兩個相互關聯的敘述為主軸,分別是:十六歲的東京女孩奈緒(Naoko Yasutani,小名 Nao)的日記,正確來說,是她的自殺筆記,以及位於溫哥華島的作家露絲(Ruth), 在撿到奈緒的日記展開的故事。露絲開始閱讀奈緒的日記之後,深深的被奈緒的文字吸引,並開始上網搜尋這個年輕女孩。露絲想要知道:奈緒最終自殺了嗎?如果沒有,還有時間救奈緒嗎?

雖然露絲最後並沒有辦法證實奈緒的故事,不過這部小說的優美文筆,卻為「時間」提供了耐人尋味的思考。

clear-glass-with-red-sand-grainer-39396 Continue reading “活在當下,掌握現在,Now 在《時光的彼岸》”

諂媚順耳,Flattery 讓我吃下布朗尼

你喜歡稱讚別人或被別人稱讚嗎?

英文的讚美是 compliment,諂媚地奉承則是 flattery。後者帶有貶意,英文有句俗話就說 “Flattery will get you nowhere”——諂媚奉承是沒有用的,是「不會帶你去任何地方的。」

然而,人與人之間,如果能給予他人承認,比如對他人的外貌、氣質、工作學習能力等上的長處和優點,並用語言表達欣賞,是可以讓給被稱讚的人感到開心的。

心理學家阿倫森( Elliot Aronson )在六零年代提出的阿倫森效應(註一)表明,人們喜歡那些對自己表示讚揚、喜歡和鼓勵的人或物,而不喜歡那些不對自己表示讚揚、喜歡和鼓勵的人或物。會這樣的原因是因為挫折心理。不被褒獎反被貶低會使挫折感增大,而這種挫折感是很容易引起心理反感的。

註一:英文的阿倫森效應是 the Pratfall Effect。

IMG_6066-2 Continue reading “諂媚順耳,Flattery 讓我吃下布朗尼”

感謝「你們」的陪伴:研究顯示室內植物讓人心情好,還提升工作效率

在經歷超過一個月的自我隔離,我身邊有不少朋友開始耐不住寂寞了。從一開始的樂觀,覺得隔離只是暫時性的,生活很快可以恢復正常,到現在因為意識到疫情的嚴重性,以及它可能在未來幾年仍然存在,而感到不同的負面情緒。是的,疫情已經改變了我們的生活型態,並且在未來的幾年 homebound 將會是一個新的常態。

Homebound 是形容詞,可以說是「返家的」,如:”She is on a 7 p.m. homebound flight” (她正搭乘晚上7 點要返家的飛機),也可以說是困居家中,一般來說是因為年老、疾病,或殘疾。這裡的用法是後者。Bound 是 Bind (動詞,被綁住的意思)的過去式,可以把 homebound 想成被綁在家裡的感覺來加強記憶。

因為疫情困居家中的我們,又該如何讓自己的空間更舒適?Sherry 主編推薦大家 DIY 室內植物盆栽,保證活動空間質感 Up Up!

迎來新氣象,圖中是主編的多肉植物三合一盆栽!(IG @sherrytalk)
迎來新氣象,圖中是主編的多肉植物三合一盆栽!(IG @sherrytalk)

Continue reading “感謝「你們」的陪伴:研究顯示室內植物讓人心情好,還提升工作效率”

小孩的殘酷來自直白—— Tell it like it is!

朋友跟我分享她小女兒的趣事。

女兒看到坐著吃飯的爸爸挺著一個肚子,就戳爸爸的肚子跟他說:「你肚子好大,像佩佩豬的爸爸。你吃太多,太胖了!」

Sherry 主編原本沒有覺得那麼好笑,不過自己搜尋一下佩佩豬 (小豬佩奇/Peppa Pig) 一家,看到圖中的爸爸豬,不禁大笑出來。爸爸豬的肚子還真的圓。真心覺得朋友的女兒太妙了。雖然說童言無忌,童言無忌,不過越天真無邪、誠實的話語,反顯得「真相」更令人心酸了。哈哈,真正最殺的那一顆子彈來自小孩的一句話, 只能說,”Sorry man, she tells it like it is!”

peppa pig
英國知名童書,小豬佩奇的一家。有爸爸豬、媽媽豬、小豬佩奇和弟弟喬治。

Continue reading “小孩的殘酷來自直白—— Tell it like it is!”

心有戚戚焉,數餅乾數到 “丟掉彈珠”

自我隔離的這段期間,視訊變成一種生活型態,包括:工作會議、朋友們的聊天互動,以及健身課。而原先計劃讓剛滿 5 歲的小姪女來南加州找姨姨玩,也不得不變成視訊 play date。(小朋友與小朋友相約一起玩的約定稱為 play date;身為大朋友的姨姨借用 play date 之名義拉近與小小孩的距離,哈哈!)

話說與小姪女玩著玩著,Sherry 主編被分配到 Baker(麵包/糕餅師傅)的角色,要做餅乾給公主們吃。這時主編靈機一動,覺得這是一個利用實物(Oreo 餅乾)教數學的好機會。讓小姪女除了數數外,還可以藉由數真實的餅乾來學習加法和減法。沒想到的是,主編想像中的有趣餅乾教學,竟然讓小姪女數餅乾數到到崩潰——”she has lost her marbles”!

Image Credit: Anita S. from Pixabay
Image Credit: Anita S. from Pixabay

Continue reading “心有戚戚焉,數餅乾數到 “丟掉彈珠””

一個人,可以是寂寞,也可以是選擇性孤獨

昨天才寫道:

「不想出門」待在家,和「不能出門」待在家,兩者之間有很大的不同。前者,是一種選擇;後者,是沒有辦法的妥協。

今天就收到一名記者朋友的簡訊,問我覺得寂寞和孤獨是一樣的,還是不一樣的——”Do you think there is a difference between loneliness and solitude?”

我的回答與昨天雷同,雖然都是一個人,不過一種狀態是主動性的,而另一種是被動性的。他接著又問我,那是不是一個比較好,一個比較不好。

“一個人” 走英國北愛爾蘭著名景點:卡里克吊橋 Carrick-a-Rede Rope Bridge 。(IG @sherrytalk)
“一個人” 走英國北愛爾蘭著名景點:卡里克吊橋 Carrick-a-Rede Rope Bridge /攝於 2015 年。(IG @sherrytalk)

Continue reading “一個人,可以是寂寞,也可以是選擇性孤獨”

在家打混的日子,小心吃出 “隔離 15”

「不想出門」待在家,和「不能出門」待在家,兩者之間有很大的不同。前者,是一種選擇;後者,是沒有辦法的妥協。而因為疫情劇增的自我隔離 social distancing,是後者。

在家工作,在家用 Zoom 多人會議視訊上皮拉提斯和瑜伽課,在家做飯、吃飯等,將與他人接觸的機率降到最低,能在家就絕不出門。認真執行隔離兩個禮拜多,最苦惱的就是下一頓飯要吃什麼。對 Sherry 主編這種做飯實力中等,也不是特別喜歡做飯的人來說,只能說自己的手藝吃在口裡越吃越空虛。而這種心靈和味蕾上的空虛,讓主編特別想吃東西。不是洩憤的倒一杯牛奶,打開一包 family-sized(大型家庭式包裝) Oreo 餅乾(一口氣吃了四個),就是開瓶葡萄酒搭配起司、生火腿,來個微醺最樂。

天,這種吃了又睡,睡了又吃的隔離生活,會不會讓主編在隔離結束後來個 Quarantine 15?

Image by PublicDomainPictures from Pixaby.
Image by PublicDomainPictures from Pixaby.

Continue reading “在家打混的日子,小心吃出 “隔離 15””

你不知道的(主編私藏!)咖啡飲品

小的時候喝咖啡, 覺得咖啡又黑、又苦,實在難喝的要命。高中的時候喝咖啡,是因為覺得帥;一邊用吸管喝星巴克的 Frappucino,一邊看其他沒有喝外賣咖啡的同學,覺得自己有個拿到駕照,可以午休時間開車離開校園的朋友真厲害。雖然 Frappucino 嚴格說起也稱不上咖啡,頂多是有咖啡味道的糖漿。再大一點的時候,喝的是拿鐵、卡布奇諾咖啡,那時候覺得只要點上一杯,喝的似乎不是咖啡,而是異國情調。

上班後,開始喝黑咖啡,因為公司茶水間無限量供應免費咖啡。而且出外開會,對方秘書問要喝些什麼,說:「喝黑咖啡」感覺亂帥一吧的,頗有自已是 “吃得了苦” 的女漢子錯覺。尤其當對方再問:「需要加糖或奶嗎?」,自己簡潔有力地回答:「不了,就黑咖啡」(“No, just black”),更是帥到無邊界——Sherry 主編是有效力的工作女人(哈,心中小劇場無限加戲)。上班再久一點的時候,開始喝由意式濃縮咖啡加入熱水製作而成的美式咖啡,因為咖啡因。

喝著喝著,美國咖啡文化提升了,主編的口味也進化了。跟大家介紹精品咖啡又一波,也許是你喝也沒喝過主編私藏咖啡飲品:Flat White、Cortado、Gibraltar!

IG: @othatsherry
IG: @othatsherry

Continue reading “你不知道的(主編私藏!)咖啡飲品”

你的想像力在哪裡?讓大腦去雲端走走,”Head in the Cloud”

Sherry 主編上週末欣賞了一齣劇情老套的音樂劇:

"Escape to Margaritaville" 劇照(Photo Credit: Alison Luff and Paul Alexander Nolan in Escape to Margaritaville, photo by Matthew Murphy)
“Escape to Margaritaville” 劇照(Photo Credit: Alison Luff and Paul Alexander Nolan in Escape to Margaritaville, photo by Matthew Murphy)

女主角是一名工作狂,因為為了慶祝最好的朋友即將要結婚,所以陪伴友人來到小島度假,做為慶祝婚禮前的最後瘋狂。在海島上原本一心想要工作的女主角,卻因為遇到男主角而改變計劃。男主角是一名帥氣的駐唱歌手,在女主角下榻的旅館唱歌。男主角對女主角展開熱烈追求,兩人陷入熱戀,並轟轟烈烈、若無旁人的談了一場 7 天戀情。到女主角與友人要離開時,原本秉直玩樂至上的男主角發現自己愛上女主角了,不想再當玩咖,可是女主角卻對男主角說他們不需要在一起,因為這就是度假,同時她感謝男主角讓她徹底放鬆,並讓她的假期有了美好回憶。女主角離開海島。男主角因為火山爆發不得不與島上的居民一起逃離海島,他決定去找女主角告白。男主角去了女主角朋友的婚禮前餐會,在酒吧跟女主角告白。女主角拒絕男主角勾勒出的美好未來——兩人一起回去海島居住,他彈吉他唱歌,女主角休息放鬆,兩人甜甜蜜蜜的共渡每一天——因為她不想要放棄她的夢想,她還是想要讓自己的研究獲得資金,讓研究改變世界。傷心的男主角告白時唱的情歌被另一名在酒吧的客人聽到,客人是名音樂經紀人。那名音樂經紀人邀請男主角聯繫他,說男主角有天份。隨後,分開的男女主角分別為各自的夢想努力。兩人都成功了,男主角成為著名歌星,女主角也成功募得資金,創立她的公司。多年後,女主角和男主角重返兩人最初見面的海島。男主角在同樣的旅館唱歌,只是這次是以大明星的身份。女主角對男主角告白,說自己希望兩人能重新開始。兩人又再次在一起,之後結婚,快樂大結局。

深深嘆一口氣,Sherry 主編 (1) 決定最近不想再看音樂劇,想看戲劇 (2) 循環播放 “When Your Feet Don’t Touch Ground”.  Continue reading “你的想像力在哪裡?讓大腦去雲端走走,”Head in the Clou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