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 string 非彼 string,叫你 “string the beans” 不是叫你做針線活!

回家的好處是可以重溫家裡的書房,而在回顧自己小時候學英文的兒童讀物時,發現了值得推薦給 SherryTalk 讀者們的糊塗女傭 Amelia Bedelia

由美國作家 Peggy Parish 創作的 Amelia Bedelia 是一系列美國兒童讀物的主角和書名。書中 Amelia Bedelia 是一名女傭,因為她總是把雇主對她說的話做 “literal”的解釋,也就是照字面上的解讀去執行,因此鬧出許多烏龍和笑話。不過最後她總是能通過高超的烹飪技巧化解尷尬,讓對方因為美食太好吃而不計較她犯的錯。

閱讀 Amelia Bedelia 系列讀物是件相當有趣的事,因為你會忽然意識到英文裡有好多有趣的慣用詞,也有很多同音卻不同義的詞。

Amelia Bedelia 糊塗女傭系列童書讓你透過烏龍學英文!
Amelia Bedelia 糊塗女傭系列童書讓你透過烏龍學英文!

Continue reading “此 string 非彼 string,叫你 “string the beans” 不是叫你做針線活!”

回家當褓姆,感謝 “村莊” 幫忙: It takes a village

聖誕 + 新年假期回家,頓時從舒爽的單身生活—看心情決定做不做飯、什麼時候做飯,以及每天有時間規律的運動—變成有「責任」的姨姨褓母。因為疫情的關係已經一年沒有回家,家人和小姪女也格外的想念,不過五歲的小姪女的熱情實在讓每天陪玩 (至少四個小時) 的姨姨們吃不消。感嘆又感謝:

“It takes a village to raise a child.”

Photo by Park Troopers on Unsplash
Photo by Park Troopers on Unsplash

Continue reading “回家當褓姆,感謝 “村莊” 幫忙: It takes a village”

節日禮盒比一比,果樹竟然也可以送!

今年終於也到了年尾。跟聖誕節畫上等號的十二月,也是買禮送禮的季節。而除了給親朋好友買禮物外,工作上的送禮 “Corporate Gifting” 也是重要的必做事情。根據統計, corporate gifting 是個持續成長的商機,該市場在 2018 年的總金額高達美金 $1250 億。

為什麼年底送禮在職場上那麼重要呢?首先,禮物可以有效的加強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並讓收到禮物的人對給予禮物的送禮方(公司/品牌/人)更有印象,提升對送禮方的滿意度。除此,收到禮物所帶來的意外驚喜——例如:「哇,沒想到 XX 還會送我禮物!」,或「這禮物挺不錯的!」——可以創造出「賦予效應」(endowment effect),讓收禮人對所收到的禮物的價值評估變得比其市場價值高。透過這種感情偏見,收禮人會將收到禮物的正面情緒,轉化成對送禮方的更高評價。

Photo by David-Olivier Gascon on Unsplash
Photo by David-Olivier Gascon on Unsplash

原來在職場心理學上一年一度的送禮竟然可以帶來這麼多好處,那在選擇禮物上面又有哪些重要的注意事項呢? Continue reading “節日禮盒比一比,果樹竟然也可以送!”

超美超有型,從太陽眼鏡看「玫瑰色」世界 (?)

親愛的 SherryTalk 讀者們聽過 rose-colored glasses 嗎?你覺得從玫瑰色眼鏡望出去的世界,又是個怎麼樣的世界呢?是絕對的粉紅浪漫,還是快活奔放的艷紅?

sherrytalk-rose-color glasses

Continue reading “超美超有型,從太陽眼鏡看「玫瑰色」世界 (?)”

給你我的真心”美金兩毛錢” (Two Cents)

Sherry 主編認真執行 social distancing 六個月來,深刻地感受到什麼是「我的世界只有你」的心情。每天一起吃三餐、一起運動的的人,是室友。每天見面,聊工作、心情、雞毛蒜皮小事的人,是室友。雖然兩個人有不同的工作空間,但是在這樣密集的接觸下,不免也會有爭執的時候。約兩個禮拜前主編跟室友討論某件事情,因為兩個人的立場不同,所持的意見也不同,因此討論的聲音漸漸大聲起來。然後室友說:「你想知道我的意見嗎?」

她說的是:Do you want to know my two cents?

主編回她說不要,不要兩毛錢,要更多錢—— No, I don’t want your two cents! 我要 more than two cents!

主編笑了,自己的回話好幼稚喔。

Image by Ulrike Mai from Pixabay
Image by Ulrike Mai from Pixabay

Continue reading “給你我的真心”美金兩毛錢” (Two Cents)”

感謝「你們」的陪伴:研究顯示室內植物讓人心情好,還提升工作效率

在經歷超過一個月的自我隔離,我身邊有不少朋友開始耐不住寂寞了。從一開始的樂觀,覺得隔離只是暫時性的,生活很快可以恢復正常,到現在因為意識到疫情的嚴重性,以及它可能在未來幾年仍然存在,而感到不同的負面情緒。是的,疫情已經改變了我們的生活型態,並且在未來的幾年 homebound 將會是一個新的常態。

Homebound 是形容詞,可以說是「返家的」,如:”She is on a 7 p.m. homebound flight” (她正搭乘晚上7 點要返家的飛機),也可以說是困居家中,一般來說是因為年老、疾病,或殘疾。這裡的用法是後者。Bound 是 Bind (動詞,被綁住的意思)的過去式,可以把 homebound 想成被綁在家裡的感覺來加強記憶。

因為疫情困居家中的我們,又該如何讓自己的空間更舒適?Sherry 主編推薦大家 DIY 室內植物盆栽,保證活動空間質感 Up Up!

迎來新氣象,圖中是主編的多肉植物三合一盆栽!(IG @sherrytalk)
迎來新氣象,圖中是主編的多肉植物三合一盆栽!(IG @sherrytalk)

Continue reading “感謝「你們」的陪伴:研究顯示室內植物讓人心情好,還提升工作效率”

小孩的殘酷來自直白—— Tell it like it is!

朋友跟我分享她小女兒的趣事。

女兒看到坐著吃飯的爸爸挺著一個肚子,就戳爸爸的肚子跟他說:「你肚子好大,像佩佩豬的爸爸。你吃太多,太胖了!」

Sherry 主編原本沒有覺得那麼好笑,不過自己搜尋一下佩佩豬 (小豬佩奇/Peppa Pig) 一家,看到圖中的爸爸豬,不禁大笑出來。爸爸豬的肚子還真的圓。真心覺得朋友的女兒太妙了。雖然說童言無忌,童言無忌,不過越天真無邪、誠實的話語,反顯得「真相」更令人心酸了。哈哈,真正最殺的那一顆子彈來自小孩的一句話, 只能說,”Sorry man, she tells it like it is!”

peppa pig
英國知名童書,小豬佩奇的一家。有爸爸豬、媽媽豬、小豬佩奇和弟弟喬治。

Continue reading “小孩的殘酷來自直白—— Tell it like it is!”

心有戚戚焉,數餅乾數到 “丟掉彈珠”

自我隔離的這段期間,視訊變成一種生活型態,包括:工作會議、朋友們的聊天互動,以及健身課。而原先計劃讓剛滿 5 歲的小姪女來南加州找姨姨玩,也不得不變成視訊 play date。(小朋友與小朋友相約一起玩的約定稱為 play date;身為大朋友的姨姨借用 play date 之名義拉近與小小孩的距離,哈哈!)

話說與小姪女玩著玩著,Sherry 主編被分配到 Baker(麵包/糕餅師傅)的角色,要做餅乾給公主們吃。這時主編靈機一動,覺得這是一個利用實物(Oreo 餅乾)教數學的好機會。讓小姪女除了數數外,還可以藉由數真實的餅乾來學習加法和減法。沒想到的是,主編想像中的有趣餅乾教學,竟然讓小姪女數餅乾數到到崩潰——”she has lost her marbles”!

Image Credit: Anita S. from Pixabay
Image Credit: Anita S. from Pixabay

Continue reading “心有戚戚焉,數餅乾數到 “丟掉彈珠””

在家打混的日子,小心吃出 “隔離 15”

「不想出門」待在家,和「不能出門」待在家,兩者之間有很大的不同。前者,是一種選擇;後者,是沒有辦法的妥協。而因為疫情劇增的自我隔離 social distancing,是後者。

在家工作,在家用 Zoom 多人會議視訊上皮拉提斯和瑜伽課,在家做飯、吃飯等,將與他人接觸的機率降到最低,能在家就絕不出門。認真執行隔離兩個禮拜多,最苦惱的就是下一頓飯要吃什麼。對 Sherry 主編這種做飯實力中等,也不是特別喜歡做飯的人來說,只能說自己的手藝吃在口裡越吃越空虛。而這種心靈和味蕾上的空虛,讓主編特別想吃東西。不是洩憤的倒一杯牛奶,打開一包 family-sized(大型家庭式包裝) Oreo 餅乾(一口氣吃了四個),就是開瓶葡萄酒搭配起司、生火腿,來個微醺最樂。

天,這種吃了又睡,睡了又吃的隔離生活,會不會讓主編在隔離結束後來個 Quarantine 15?

Image by PublicDomainPictures from Pixaby.
Image by PublicDomainPictures from Pixaby.

Continue reading “在家打混的日子,小心吃出 “隔離 15””

你不知道的(主編私藏!)咖啡飲品

小的時候喝咖啡, 覺得咖啡又黑、又苦,實在難喝的要命。高中的時候喝咖啡,是因為覺得帥;一邊用吸管喝星巴克的 Frappucino,一邊看其他沒有喝外賣咖啡的同學,覺得自己有個拿到駕照,可以午休時間開車離開校園的朋友真厲害。雖然 Frappucino 嚴格說起也稱不上咖啡,頂多是有咖啡味道的糖漿。再大一點的時候,喝的是拿鐵、卡布奇諾咖啡,那時候覺得只要點上一杯,喝的似乎不是咖啡,而是異國情調。

上班後,開始喝黑咖啡,因為公司茶水間無限量供應免費咖啡。而且出外開會,對方秘書問要喝些什麼,說:「喝黑咖啡」感覺亂帥一吧的,頗有自已是 “吃得了苦” 的女漢子錯覺。尤其當對方再問:「需要加糖或奶嗎?」,自己簡潔有力地回答:「不了,就黑咖啡」(“No, just black”),更是帥到無邊界——Sherry 主編是有效力的工作女人(哈,心中小劇場無限加戲)。上班再久一點的時候,開始喝由意式濃縮咖啡加入熱水製作而成的美式咖啡,因為咖啡因。

喝著喝著,美國咖啡文化提升了,主編的口味也進化了。跟大家介紹精品咖啡又一波,也許是你喝也沒喝過主編私藏咖啡飲品:Flat White、Cortado、Gibraltar!

IG: @othatsherry
IG: @othatsherry

Continue reading “你不知道的(主編私藏!)咖啡飲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