換季讓人很憂鬱,SAD 症候群

白晝變短,黑夜變長,紐約的冬天冷得讓人提不起勁。鬱悶,理所當然。統計顯示,每十個人裡就有九個人的心情會受到天氣的影響。美國華爾街日報表示,十一月到三月期間,5% 的人有嚴重 SAD — Seasonal Affective Disorder (季節變換症候群)。

冬天讓人憂鬱可以理解,可是根據報導表示,SAD 不受限於冬天,夏天也會讓人憂鬱。冬天寒冷陰森自然讓人心情 down down down,不過夏天的熱,也會讓人受不了。如果住在像印度那種一年四季都是夏天的國家,肯定也會因為每天頂著大太陽過日子,感到鬱悶。

季節症候群,冬天夏天讓人憂鬱?(image credit: NBC Latino)

Continue reading “換季讓人很憂鬱,SAD 症候群”

男人也整形!原來要 MAN 不簡單

只有女人愛美,男人不愛?

根據 2013 年整形報告(Plastic Surgery Statistics)顯示,在一億四千三百八十多萬件整形手術裡,91% 的尋醫者為女性(約:一億三千一百四十多人)。不過數據顯示,越來越多男人也開始接受整形。而其中,最熱門的項目是墊下巴

沒錯,越來越多男人用整形為自己添加男人味。一名匿名病人(39歲,電信公司總裁)說自己決定接受墊下巴手術因為沒有人看得出平時穿西裝打領帶的他身材練得多完美健壯。手術後,他發現除了跟女友做愛更火熱,連同性同事對他的態度也更為尊敬。從漂亮 pretty 變帥氣 handsome,好處多多。

男人也愛美?要 MAN 就要有下巴線!(image credit: movieline.com)

Continue reading “男人也整形!原來要 MAN 不簡單”

美國 CIA 這麼扯:雪茄、棒球推翻卡斯楚

有的時候我會懷疑教授們上課時是不是也很無聊。試想,如果教授教同樣一門課一篇文章十年(每個學年分兩學期),那他鐵定讀了那篇文章不下數十遍,想想也悶。所以,適時哈拉八卦對教授學生都是仁慈的。所謂的 win-win [1]

今天教授非常健談,從如何寫電影劇本到剪頭髮(你知道髮廊把掃起來的頭髮拿來幹嘛?掛在房子四周驅逐鹿用)到 CIA 情報局。我從來不知道 CIA 為了解決古巴政治家(共產黨副主席、國務委員會主席)卡斯楚 Fidel Alejandro Castro Ruz 想出這麼多稀奇古怪的點子。其中一項是在卡斯楚抽的雪茄、穿的鞋子裡放入鉈,讓他的頭髮、鬍子掉光光成大光頭。

噢,原來 CIA 的邏輯是:

光頭當不了政客。古巴人不會支持光頭元首。

還有什麼奇怪點子呢?繼續讀下去!

卡斯楚愛抽雪茄 (image credit: dailymail.co.uk)

Continue reading “美國 CIA 這麼扯:雪茄、棒球推翻卡斯楚”

魚後面加個 ‘y’,魚味十足熏鮭魚貝果

紐約經典小吃有哪些?

街頭常見的熱狗、粗鹽蝴蝶結 pretzel、中東雞肉卷餅等,當然也少不了薰鮭魚貝果 (lox bagel)。

嚼勁十足,帶點微鹹的貝果麵包夾厚厚一層奶油乳酪和鮭魚片飲食文化來自十九世紀東歐猶太移民。原本的吃法是在麵包上塗奶油,夾入魚片(在 Yiddish語  — 猶太人使用,混合德語、希伯來語,熏鮭魚不叫 lox 而是 laks),之後才入境隨俗改塗美國人吃的乳酪奶油。

紐約人愛自誇紐約的貝果全美第一,說秘密武器是紐約的水。

Ess-A Bagel

好吃的貝果外脆,內有咬勁,越吃越香。根據報導,東下城附近就有好幾家貝果名店,秉持愛吃客的探索精神我去了1976 年開始營業的紐約老店 ESS-A Bagel。原本想吃原味貝果加原味乳酪奶油($3.95),可是因為選擇太多當店員問我除了乳酪奶油還要不要什麼我一緊張就加點了薰鮭魚($10.50)。

撇開價錢不說,心情挺悶的,因為我根本不喜歡吃鮭魚。討厭魚腥味…

魚腥味英文怎麼說?’Fish’(魚,名詞)+ ‘y’ = fishy (魚的味道,形容詞)。其它同樣類型 — 名詞後面加個 ‘y’ — 的形容詞還有很多,如:

  • 味道 taste + =  tasty (好吃,很有味道)
  • 恐懼 scare + y = scary (引起害怕,讓人提心吊膽)
  • wind = windy (風大的)  

不過用‘魚’味十足來形容魚可能會讓旁人納悶。

Continue reading “魚後面加個 ‘y’,魚味十足熏鮭魚貝果”

獸醫算什麼,聽過 “金魚” 醫生嗎?

“她還有呼吸嗎?” 醫生轉身問她的麻醉師,“我看不到她在呼吸。”
麻醉師彎下身檢查病人,回答:“不行,她沒有心跳 she’s too deep(註一)。”
“快,” 醫生說,“快給她 30 c.c. 乾淨的水!”

什麼?水?

沒錯,病人不是人,不是狗不是貓而是一隻金魚

金魚也會生病啊(image credit: sprixi.com)

想不到金魚也會生病吧?金魚和人一樣,會生病、得癌症、有腫瘤,金魚也需要開刀。

記者 Rebecca Skloot 的文章 “Finding Nemo” 探索魚醫生奇特世界。 Continue reading “獸醫算什麼,聽過 “金魚” 醫生嗎?”

顛倒常理大頑童 Dr. Seuss

Dr. Seuss 是美國作家、漫畫家,以天馬行空的兒童讀物最為出名。

像是下圖的 Green Eggs and Ham 詼諧地利用不可思議的狀況(什麼!綠色的蛋跟火腿?),押韻 (如:Sam、ham)和重複加深你對單字記憶。可別小看童書。試著念看看:

Do you like
green eggs and ham

I do not like them,
Sam-I-am.
I do not like
green eggs and ham.

Would you like them
Here or there?

I would not like them
here or there.
I would not like them
anywhere.
I do not like
green eggs and ham.
I do not like them,
Sam-I-am

不知不覺,你已經記得 green、eggs、ham 這三個單字,同時還學會造句:

“你喜不喜歡”是 do you like…
“我不喜歡”是 I do not like… 

Dr. Seuss “Green Eggs & Ham”

妙不妙?好不好玩?

Dr. Seuss 其它著名創作:

Continue reading “顛倒常理大頑童 Dr. Seuss”

Old lady with a… 怎麼說 “嫁不出去的女人”

我深深迷上園藝。

不到兩個星期,我家的植物從兩盆變成七盆,繼羅勒、摩洛哥薄荷和西班牙薰衣草之後,我又買了四個盆栽。今天採購成果:檸檬薄荷(哈哈,好像買錯了,買成 lemon verbena 而不是 lemon balm,可是味道超好)、泰式羅勒、法式薰衣草和薄荷糖薄荷 (peppermint)。哈哈,幾乎全公司都知道我現在的目標就是種植成功香草花園。我自己笑稱,”I am going to be an old lady with plants”。

說自己要當個跟植物在一起的老太婆有什麼好笑的呢?

英文自嘲自己以後可能會成為嫁不出去的老女人就會說,I’ll be an old cat lady an old lady with cats,只有貓的老女人。(特別說明,說這句話其實玩笑成分多過於有惡意)。

“Crazy Cat Lady” 學英文 (image credit: bizarro.com)

漫畫:“她以為她是瘋癲貓老太婆,其實她沒有貓。”

哈哈,老太婆想要騙自己是沒有老公的女人,寧可要貓也不要老公?那我以後不遛狗,反帶我的植物去曬太陽,蹓躂蹓躂囉。

“它叫海餅乾”:三人一馬不可能任務

沒有想到會有為一匹馬飆淚的一天。

《海餅乾》(註2)講述一匹不被看好的賽馬在經歷重重難關最後在第五年贏得南加州 Santa Anita 冠軍杯的故事。這是一個 underdog(翻為敗犬),意:不被看好,處於劣勢的一方的故事。一開始,海餅乾什麼都不是。它不僅少了它冠軍老爸 Hard Tack、祖父 Man O’War 的修長身形,還短腿,看起來笨重。除此,它愛吃且喜歡睡覺。在遇到他們 — 馬主 Charles Howard、馴馬師(註3)Tom Smith 和騎師(註4)Red Pollard — 之前,沒有人預測得出它會在賽馬界掀起一股旋風,甚至打敗美國東部之最,沒輸過一場比賽的賽馬 War Admiral,為一直被東部人瞧不起的西部爭一口氣。

騎師 Red Pollard 和海餅乾 Santa Anita 比賽 (1940),經歷斷腿、復健,年紀不到三十的 Pollard 看起來像個老頭。

故事高潮迭起,甚至最後伏筆還讓讀者心情七上八下最後哭得唏哩嘩啦。太⋯太⋯棒了!

你要知道,賽馬的體重至少有 1000磅(約450公斤),再加上跑時的時速跟汽車差不多,一個小時50英里(約 80 公里),簡直是個具危險性的巨大馬達。在這種速度下騎馬師是無法坐在晃動的馬背上,全程得抬起屁股類似蹲馬步般站著騎。不管對人對馬,任何一個失誤都是足以致命。

賽馬的世界緊張萬分,每次你以為海餅乾就要贏得 Santa Ana 冠軍頭銜,不是天氣不合作就是它受傷不能跑。直到最後一場比賽,天,太絕!那時,海餅乾跟他的騎師 Pollard 都受傷,被醫生宣布一輩子不能比賽:前者扭傷腳後腳傷惡化,後者則是賽馬時被摔倒的馬壓斷兩條腿。可是兩人不僅參賽,還贏得冠軍。

戲如人生,人生如戲,我想沒有編劇能寫出比真實更精彩的情節。莫怪美國著名作家馬克・土溫(註1)說:“現實往往比小說更奇怪,更吸引人,因為小說必須為讀者提供可能性,現實不用。”

Truth is stranger than fiction, but it is because Fiction is obliged to stick to possibilities; Truth isn’t.

閱讀相關博文:賽馬騎師瘋狂減重法

繼續閱讀,好句分享同時學英文!

Continue reading ““它叫海餅乾”:三人一馬不可能任務”

”休息一下”,維尼熊教你什麼都不做

 

(image credit: cinnamonink.blogspot.com/作者:A. A. Milne/插畫家 E.H. Shepard)

相信許多人對黃茸茸,肥嘟嘟的小熊維尼不陌生。誕生于1925年,這隻憨傻中夾帶愣愣可愛的小熊是由 A. A. Milne 為兒子所創造出來的角色。

我相當喜愛小熊維尼跟小男孩 Christopher Robin 這段對話(來自迪士尼 1977 年卡通 “Many Adventures of Winnie the Pooh”):

C.R.: Pooh, what’s your favorite thing in the whole world? (維尼,在這個世界上你最喜歡做什麼事?)

維尼: My favorite thing is me coming to visit you, and then you ask, “How about a small smackeral(註一) of honey?” (我喜歡我來看你,然後你問我要不要來一點蜂蜜。)

C.R.: I like that, too. But what I like most of all is just doing nothing. (我也喜歡,可是我更喜歡什麼都不做。)

Pooh: How do you do just nothing? (什麼是 ‘什麼都不做’?)

C.R.: Well, when grown-ups ask, “What are you going to do?” and you say, “Nothing,” and then you go and do it.( ‘什麼都不做’ 就是當大人問你,“你在做什麼?” 你回答:“我沒在做什麼。”)

啊哈哈,什麼都不做…

睡到自然醒,不上班不寫稿不採訪不打掃不洗衣服不… 哇,太美好了!

可是,不知道為什麼當別人問在做什麼如果回答 nothing,會有小小的罪惡感。Doing nothing 和無所事事、不成器、遊手好閒劃上等號,彷彿如果回答自己 did nothing 就註定一輩子不會出人頭地

苦思…

時間真的很容易浪費掉,吃吃喝喝是一天,睡回籠覺也是一天,當然上課上班也是一天。

可是休息也很重要呀,俗話說得好:“休息是為了走更長的路。” 不是嗎?你覺得呢?

Continue reading “”休息一下”,維尼熊教你什麼都不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