遺落年代 Coney Island 遊樂園

對我而言,Coney Island 白天是散發淡淡懷舊氣息的遊樂園,會讓人想吃根 Nathan’s Hot Dog 熱狗、棉花糖,坐旋轉木馬。晚上則是帶著迷炫七色霓虹光瘋狂世界,總覺得像在看馬戲團裡的 Freak Show,會跑出巨人、侏儒,甚至長鬍子的女人。

Coney Island (image credit: New York Times)

禮拜五下班約朋友一起前往 burlesque 表演秀。這種形態的脫衣秀帶點戲劇性、詼諧,同時頌揚各式各樣身型的女人 — 肥胖的女人,身材腳小的女人,屁股特別豐碩的女人等等。只要有自信,任何身材都可以很性感。

哈哈,當然我絕對不會公佈任何照片。堅決保密。

不過與資深主編聊起此事,他馬上跟我分享遊樂園的歷史並提起畫家 David Levine。Levine 除了是著名諷刺漫畫畫家(幫許多雜誌畫過許多政治人物漫畫)還是相當厲害的水彩畫畫家。他畫 Coney Island 的雲霄飛車,還畫人物。超棒,很有 feel。

嗯,帶點安靜的憂鬱之中,還有淡淡泛著黃。是記憶中某個夏天,某個片段的美好。

畫家 David Levine 在 Coney Island 沙灘 (image credit: boston.com)

Continue reading “遺落年代 Coney Island 遊樂園”

超厲害甜甜圈,乖乖排隊兩小時

是什麼樣的甜甜圈讓人願意為它等上兩小時以上?

是什麼樣的甜甜圈可以喊價一個美金 $5?

這個重新定義 ‘瘋狂’ bring the ‘nut’ (瘋子)back to ‘donut’ 的甜甜圈到底是何方神聖?

Cronut, Dominique Ansel Bakery (image credit: blog.hgtv.com)

 

位於紐約蘇活區與老闆同名的糕餅店 Domnique Ansel Bakery 在短短不到五年的時間內迅速竄紅。開始於 2011 年 11 月,竟然在四個月內被 Time Out 雜誌和 Metromix 分別提名為 Best New Bakery 2012 和 Best Bakery of 2012。

讓糕餅店人氣紅不讓,天天大排長龍的招牌甜點就是這道混合甜甜圈做法和法式牛角麵包香酥口感的 CRONUT。

Croissant + Donut = Cro-nut

一顆 cronut 製作時間需要三小時左右。首先將牛角麵包所用的麵團(含大量奶油 butter)發酵,隨之像做甜甜圈一樣油炸麵團,最後夾入奶油 (cream)、撒糖霜、刷糖漿。

對這到甜點一直有耳聞,卻找不到動力。想想,誰會瘋狂到五點起床、準備,好去吃甜甜圈。瘋了嗎?

好在,我朋友中正有個瘋子。

來紐約玩的 K 友人陪我起個大早吃 cronut 去也。嗯,如願!

可惜,原本打的如意算盤是 “一‘吃’永逸”,沒想到居然月月口味不同。噢,八月是黃桃紅茶口味 – yellow peach black tea

流口水。

天,看來不吃不行,得再排一次隊。

Cronuts, Dominique Ansel Bakery (image credit: komonews.com)

Continue reading “超厲害甜甜圈,乖乖排隊兩小時”

大咖來囉!紐約咖啡令人欲罷不能

美國人有句俚語說:“Give me a cup of joe” ,意:“嘿,來杯咖啡,給我杯 ‘Joe’ 吧”。

為什麼咖啡會叫Joe 咧?  雖然美式英語 “joe” 指的包括士兵,傢伙和咖啡,不過幫咖啡取人名還真怪。原來此說法來自第一次世界大戰。當時,由美國總統 Woodrow Wilson 指派管理海軍的 Joseph Daniels 為重整紀律下令禁止喝酒。不能喝酒只好改喝咖啡提神。不過不敢抗令的士兵將咖啡稱為 ‘a cup of Joseph Daniels’  好洩憤,久而久之便成了 ‘a cup of joe’

最近迷上 specialty 咖啡,不管是老闆對咖啡豆品質的堅持,烘培的要求還是創意咖啡,樣樣令人大開眼界。

根據 2013 年的資料顯示,美國人熱愛咖啡,平均一個禮拜花 $20 在咖啡上。一杯星巴克基本黑咖啡也要 $2,算算差不多一天兩杯左右。除此,年輕人(18 ~34歲)比年紀大的更願意在咖啡上花錢,是年紀大的兩倍。此情況紐約更是顯明。我目前喝過最貴的咖啡是一杯 $5 的熱拿鐵。不過我喝的還不是最誇張的,聽說紐約最貴的一杯拿鐵(Budin 的 licorice 甘草拿鐵)在三月時已經從$7 漲價到 $10 呢!哎,在紐約感到處處哭窮…

不過咖啡越賣越高貴意味紐約出現一批懂得品味好咖啡豆的達人囉。跟著記者 Sherry 一週週採訪吧!

紐約 Specialty 咖啡當道,連調酒咖啡都有,真不簡單。(credit: http://www.somoscolombianos.com)

 

 

 

 

 

紐約一條街: Houston 美食

不管你是旅遊者還是當地人,最讓人開心的樂子莫過於 I know what you don’t know” (我知道你不知道的祕密)。指的當然是地名。

阿拉伯半島東部小國 Qatar (卡達) 尾音不是 “guitar” 的 -ar 而是 “cutter” 的 -er;緬甸不是 Burma 而是Myanmar;印度孟買自 1995 年正式改名為 “Mumbai” 而非 “Bombay”。

知道正確地名發音的人是高知識份子,是正港當地人,而出糗的外地人只好躲在一邊臉紅。紐約也有一條相當難搞的街叫 Houston Street。

Houston 拼法與德州休斯頓相同,不過念法卻差個十萬八千里,不念 Hugh-ston,念 How-ston。我也念錯過。被朋友糾正時,真恨不能挖個地洞鑽。不過成了半吊子的老紐約後,我也不時拿這個來現寶: “唉呀,你不是紐約人對不對?不是這樣念的啦…”

唉,高人一等的優越感果然不是蓋的。

Houston 是東下城熱鬧夜生活所在,也有不少好吃的餐廳。舉凡焦糖甜甜圈,義大利焗通心麵… 快一探究竟!

Image credit: Street Art NYC http://streetartnyc.org/ (Os Gemeos installation: summer, 2009)

Continue reading “紐約一條街: Houston 美食”

難過時,不妨鬼吼鬼叫(紐約客減壓妙招)

學校功課之一是寫部落格,每周更新。主題寫都市人 (更正:紐約人)  面對壓力該如何減壓。功效如何還不知道,不過很確定的一點是,每周為了想博文點子壓力不減反增。唉,超諷刺。

故此,與大家分享減壓童書,House of Butterflies 。由著名童書作家 Ruth Krauss (1901-1993) 和插畫家 Maurice Sendak 兩人合作,作品簡單,圖片充滿童趣,有好幾張圖令我會心一笑,小孩大人兩相宜。

根據英國 Telegraph 報導,光是讓身心靜下來讀一本書 (只要六分鐘!) 就可以減去三分之二的壓力。哇,太神奇了。快一起讀書吧!

記得學一首鬼吼鬼叫歌,以備不時之需。 (“驚聲尖叫” 減壓法)

Continue reading “難過時,不妨鬼吼鬼叫(紐約客減壓妙招)”

四眼田雞音樂人,Tom Clark

曼哈頓東下城的2A 酒吧開始於1984年,地點就在2街 (2nd St.) 和 A 大道 (Ave. A) 交接口。八十、九十年代的紐約有許多酒吧以街道糾街口名字命名,不過現今越來越少見,2A是少數殘留的此類型酒吧。

我的好朋友 Tom Clark 在 2A 當酒保,同時也是個音樂人。他與朋友共組四人樂團 — Tom Clark and the High Action Boys。’86 年為了追音樂夢從伊利諾州跑到紐約。由 20 歲青澀少年轉變成 48 歲啤酒肚中年男,Tom 自嘲帥氣不再,也感嘆紐約音樂人難做。越來越少酒吧提供 live 表演場所,除此,音樂人也難以 live 表演賺錢。因此,Tom 創辦 Treehouse (2A酒吧2樓現場音樂表演),每個禮拜天邀請不同音樂人玩音樂

IMG_295660970493502[1]
Tom Clark and the High Action Boys (樂團在2A表演) Image Credit: Tom Clark
Continue reading “四眼田雞音樂人,Tom Clark”

泛黃歲月,21 年古董老店六月關門

古董店給我的感覺就像這件賣不出去的黑色貂皮大衣

雍容華貴,柔軟,令人想起 30 ~ 50 年代好萊塢。好奇究竟是什麼樣的女性曾經擁有過這件大衣?是像金髮媚眼的德裔美國演員瑪琳·黛德麗 (Marlene Dietrich),還是帶著誘人微笑的奧斯卡影后瓊·克勞馥 (Joan Crawford)?

不過,好奇歸好奇,貂皮大衣質感再好,價錢再合理,我卻不會掏 $700 美金買它。是理智戰勝渴望還是我太俗氣?也許因為有太多人跟我想法一樣,導致在東城經營超過二十多年歷史的Archangel Antiques 六月關門感嘆、不捨之餘,也只能勸喜歡在二手店尋寶的朋友們把握時間,要買要快。唉,以後要到哪裡才找得到印有甘迺迪頭像浮雕的打火機

英文文章發表於 Bedford&Bowery 

2014-03-15-13-09-00_deco[1]
老闆 Richard 幫一位女客人拿動物牙齒戒指
Archangel Antiques 為二合一古董店,老闆娘 Gail (75 歲) 這邊負責服裝 vintage 服飾,老闆 Richard (71 歲) 那頭則是賣有稀奇古怪東西,如:金色珠子串成的比基尼,鱷魚頭裝飾的皮包等。八十年代初,兩人在 Canal Street 跳蚤市場相遇,交往。’84年 Gail 由新澤西州搬回曼哈頓與Richard 同居。三十多年後,兩人是愛人也是工作夥伴。

Continue reading “泛黃歲月,21 年古董老店六月關門”

Sunny 老頭:我的畫裡有昨天/今天/明天

緣分很玄,有的時候,莫名地會在某個時間地點跟某個人交心。我跟 79 歲的 Sunny 是忘年之交。

Sunny’s  (是酒吧也是老闆的名字) 坐落於布魯克林 Red Hook 河畔。開始於1850年,小酒吧是布魯克林最老的 dive bar[1],曾祖父傳給祖父傳給父親,接著叔叔接手,1994年才由Sunny 正式經營。義大利裔的 Antonio “Sunny” Balzano 說話帶著濃濃愛爾蘭腔。”I love it” 聽起來像 “I lurve it”。他親暱地換我 darling,不過會將母音拉得長長的,Dar-lang

希望我這名又高又瘦頂著一頭瘋狂科學家捲髮的朋友身體健康,期待今年夏天他的生日派對。

2014-03-02-18-50-21_deco[1] Continue reading “Sunny 老頭:我的畫裡有昨天/今天/明天”

終極美味,黑芝麻冰淇淋!

最近正在讀一本相當有趣的書 — 關於文字食物

想想,我們吃豬肉(pork)而不是吃豬(pig);  吃牛肉 (beef)不吃牛(cow)。 比起英語、德語,羅曼語系下的法語和義大利語似乎更能帶出美食的浪漫氣息。你會想吃米飯(rice)還是番紅花義大利飯 (risotto alla milanese)?中式豬油拌飯換成義大利式豬油烤小麵包(lardo bruchetta)呢?哇,就算看不懂菜單也覺得那慵懶的字母好聽到不行。口水都要留下來了。

沒想到文字也可以左右食慾!

Continue reading “終極美味,黑芝麻冰淇淋!”

哈囉,我是 New Yorker

不知不覺,以紐約客自居。什麼時候意識到自己是紐約客呢?

2014-02-27-00-31-22_deco[1]

  • 東下城的 Houston 大街不唸 Hue-ston (德州休斯頓發音),正確發音是 How-ston
  • 用地鐵認路 (怎麼去妳家? 喔,布魯克林 L 線)
  • 很老練地指揮計程車回公寓,”到某某街和某某道交接口”
  • 跟人聊天時不時會聊到天氣,往往是今天天氣多糟,雪下多大,氣溫多冷

Continue reading “哈囉,我是 New Yor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