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餐牛奶麥片轟炸味覺 Milk Bar

至今還是相當喜愛資深記者 E.B. White Here is New York (1948) 短文。它不只是描寫紐約文章的代表作,更是篇動人,“寫給紐約” 的情書 。紐約是大城市,是藝術、文化、商業之都,是追夢人或觀光客想一訪的朝聖地。聊天時淡淡說出自己住在紐約這件事,多多少少感到驕傲,這一點不可置否。不過,在 White 筆下,紐約真正的魔力在那一個個小宇宙 ‘microcosm’。

紐約不是簡簡單單一大塊 “紐約”。首先,紐約每一個區都有那個區的特性,如:提到 Chelsea 想到藝廊、Tribeca 紅磚公寓、 Soho 燦爛夜生活、Williamsburg 新生代潮男潮女等等。其次,住的社區就是一個迷你紐約。從去年八月到今年,我在紐約也過了一個年頭。說不出是什麼時候開始自稱紐約人 New Yorker —

是意識到 Houston 大街是念 ‘How-ston’ 而不是德州修士頓 ‘Hew-ston’ 還是坐計程車時酷酷地說出:”某某街 (street) 某某道 (avenue) 的交接口”?

Momofuku Milk Bar, Carroll Gardens
Momofuku Milk Bar, Carroll Gardens

不,是更深入的一種歸屬感,一種 belonging。

走三個街口可以到自己平時買菜的市場:越南夫婦這一家賣的青菜最便宜,墨西哥小販這裡可以搜刮超值酪梨、番茄。這裡還有全紐約最棒的法國長麵包。

離公寓不到十分鐘的距離可以找到洗衣店、乾洗店、修鞋店。對了,還有平時光顧的咖啡店和週末去 happy hour 的小酒吧。

是知道坐地鐵 L 線去 Bedford 站可以找到一家獨立電影院,邊看電影邊用餐點、酒飲。

總之,每個人住的地方都像是個寶盒,每回探索都令人驚歎。

這個週末我跟朋友約在布魯克林 Barclays Center 附近吃飯。住曼哈頓的我意外她住的社區也如此 ‘hipster’ (潮),年輕又有活力。

朋友相當幽默地帶我來回走橋看紐約最髒的河 Gowanus Canal。水上浮著垃圾,塑膠袋,還微微散發著異味,朋友解釋這條髒兮兮的河是極出名的觀光景點,不少人還特地跑來照相。我倒是覺得沒什麼,看來看去跟髒水溝差不多。搞不懂。 Continue reading “早餐牛奶麥片轟炸味覺 Milk Bar”

紐約一條街: Houston 美食

不管你是旅遊者還是當地人,最讓人開心的樂子莫過於 I know what you don’t know” (我知道你不知道的祕密)。指的當然是地名。

阿拉伯半島東部小國 Qatar (卡達) 尾音不是 “guitar” 的 -ar 而是 “cutter” 的 -er;緬甸不是 Burma 而是Myanmar;印度孟買自 1995 年正式改名為 “Mumbai” 而非 “Bombay”。

知道正確地名發音的人是高知識份子,是正港當地人,而出糗的外地人只好躲在一邊臉紅。紐約也有一條相當難搞的街叫 Houston Street。

Houston 拼法與德州休斯頓相同,不過念法卻差個十萬八千里,不念 Hugh-ston,念 How-ston。我也念錯過。被朋友糾正時,真恨不能挖個地洞鑽。不過成了半吊子的老紐約後,我也不時拿這個來現寶: “唉呀,你不是紐約人對不對?不是這樣念的啦…”

唉,高人一等的優越感果然不是蓋的。

Houston 是東下城熱鬧夜生活所在,也有不少好吃的餐廳。舉凡焦糖甜甜圈,義大利焗通心麵… 快一探究竟!

Image credit: Street Art NYC http://streetartnyc.org/ (Os Gemeos installation: summer, 2009)

Continue reading “紐約一條街: Houston 美食”

難過時,不妨鬼吼鬼叫(紐約客減壓妙招)

學校功課之一是寫部落格,每周更新。主題寫都市人 (更正:紐約人)  面對壓力該如何減壓。功效如何還不知道,不過很確定的一點是,每周為了想博文點子壓力不減反增。唉,超諷刺。

故此,與大家分享減壓童書,House of Butterflies 。由著名童書作家 Ruth Krauss (1901-1993) 和插畫家 Maurice Sendak 兩人合作,作品簡單,圖片充滿童趣,有好幾張圖令我會心一笑,小孩大人兩相宜。

根據英國 Telegraph 報導,光是讓身心靜下來讀一本書 (只要六分鐘!) 就可以減去三分之二的壓力。哇,太神奇了。快一起讀書吧!

記得學一首鬼吼鬼叫歌,以備不時之需。 (“驚聲尖叫” 減壓法)

Continue reading “難過時,不妨鬼吼鬼叫(紐約客減壓妙招)”

終極美味,黑芝麻冰淇淋!

最近正在讀一本相當有趣的書 — 關於文字食物

想想,我們吃豬肉(pork)而不是吃豬(pig);  吃牛肉 (beef)不吃牛(cow)。 比起英語、德語,羅曼語系下的法語和義大利語似乎更能帶出美食的浪漫氣息。你會想吃米飯(rice)還是番紅花義大利飯 (risotto alla milanese)?中式豬油拌飯換成義大利式豬油烤小麵包(lardo bruchetta)呢?哇,就算看不懂菜單也覺得那慵懶的字母好聽到不行。口水都要留下來了。

沒想到文字也可以左右食慾!

Continue reading “終極美味,黑芝麻冰淇淋!”

哈囉,我是 New Yorker

不知不覺,以紐約客自居。什麼時候意識到自己是紐約客呢?

2014-02-27-00-31-22_deco[1]

  • 東下城的 Houston 大街不唸 Hue-ston (德州休斯頓發音),正確發音是 How-ston
  • 用地鐵認路 (怎麼去妳家? 喔,布魯克林 L 線)
  • 很老練地指揮計程車回公寓,”到某某街和某某道交接口”
  • 跟人聊天時不時會聊到天氣,往往是今天天氣多糟,雪下多大,氣溫多冷

Continue reading “哈囉,我是 New Yor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