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式早安,深吻 Croque Madame

英文有個說法,“All X are not made equal”。X可以是任何東西,意思就是雖然看似一樣,可是本質上差很多。如果拿車來說,Toyota 跟 BMW 都有四輪、引擎,可是兩輛車就是不一樣。你可以如此建議要買車的朋友:“Hey, you can buy either, but all cars are not made equal” (你買哪輛車都可以,但是你要知道,不是只要是「車」都是一樣的)。

同樣是爛英文,也不是每種口音是平等的,“All accents are not made equal”。印度英文跟法國英文腔調,相比之下…

似乎只要跟法國巴黎搭上邊,就瞬間變得時尚,可愛。從服裝至香水、女人(Mireille Guiliano 寫過一本書,叫「法國女人不會胖」),甚至簡單的火腿起司三明治也因為搭了個法國名變得奢華美味。

From Burette, la croque madame (image credit: fancy.com)
From Burette, la croque madame (image credit: fancy.com)

紐約西村的 Buvette 是相當有人氣法國小 bistro。小小餐廳,位子不多,只有50個,比較適合兩個人,約會或與好友談心。價錢不便宜,圖片中的烤火腿起司三明治加蛋 $16,拿鐵 $6.50。不過散發慵懶小法國氣息的小餐館著實令人動心。

Continue reading “法式早安,深吻 Croque Madame”

浮華不實:瑪麗皇后 vs 馬卡龍

說到馬卡龍,我就會想到《凡賽爾拜金女》瑪麗・安東娃妮特(Marie Antoinette)– 即後來被砍頭的瑪麗皇后。

入口軟棉薄酥,馬卡龍又被稱為「少女酥胸」(image credit: sf.epochtimes.com)

馬卡龍說穿了就是夾心餅乾: 用蛋白、杏仁粉、白砂糖、糖霜做小圓餅,兩片餅乾中間夾有奶油混巧克力或水果的ganache 內陷。入口薄酥、軟綿,還帶著像軟糖般的甜蜜口感。首先迎味蕾襲來的是花果香氣,隨之第二口帶來杏仁香。 Continue reading “浮華不實:瑪麗皇后 vs 馬卡龍”

紐約也有正宗墨西哥菜,濃濃Puebla 家鄉味

身為加州人的我,每當想念墨西哥菜的時候,心中不免浮起「哎,心在南加,身在紐約」的不得已。之前為了重溫墨西哥菜的好滋味,遠征布朗克斯(The Bronx,從下東城坐地鐵,車程約一小時),殊不知,我家附近就有家高CP值的 Deli,除了賣正港墨西哥食材,還賣熟食。

Zaragoza, LES Deli

胖嘟嘟的墨西哥卷餅(Burrito/$8)用料一般,米飯、雞肉、豆子和生菜。不過老闆 Pompayo 相當可愛地用三種顏色的醬汁重現墨西哥國旗。 Continue reading “紐約也有正宗墨西哥菜,濃濃Puebla 家鄉味”

念念不忘的是越南牛肉河粉,還是… ?

這次回舊金山有幸拜訪名餐廳 The Slanted Door。

用餐環境優美。外有灣區大橋(Bay Bridge)、港灣環繞,室內則是採用純白色系,並且利用大窗、挑高天花板讓空間顯得寬敞明亮。除此,餐點也是樣樣美味,兼具色、香、味。牛肉河粉湯頭清甜,使用的有機放牧牛肉片更是肉質細膩,甜美。

可是莫名的,我卻失望地發現這碗牛肉河粉卻遠遠比不上我 2011 年在胡志明市第四區傳統菜市場吃的那碗牛肉河粉。

The Slanted Door 1 Ferry Building #3, Ferry Building Marketplace, San Francisco, CA

用餐完畢,我傳了以下簡訊給我妹妹,抱怨味道不地道。

對於我的抱怨 — 比不上越南正宗口味,我妹一針見血地回道:”No duh” (意:廢話)

哈哈,正答。

 

 

Continue reading “念念不忘的是越南牛肉河粉,還是… ?”

魚後面加個 ‘y’,魚味十足熏鮭魚貝果

紐約經典小吃有哪些?

街頭常見的熱狗、粗鹽蝴蝶結 pretzel、中東雞肉卷餅等,當然也少不了薰鮭魚貝果 (lox bagel)。

嚼勁十足,帶點微鹹的貝果麵包夾厚厚一層奶油乳酪和鮭魚片飲食文化來自十九世紀東歐猶太移民。原本的吃法是在麵包上塗奶油,夾入魚片(在 Yiddish語  — 猶太人使用,混合德語、希伯來語,熏鮭魚不叫 lox 而是 laks),之後才入境隨俗改塗美國人吃的乳酪奶油。

紐約人愛自誇紐約的貝果全美第一,說秘密武器是紐約的水。

Ess-A Bagel

好吃的貝果外脆,內有咬勁,越吃越香。根據報導,東下城附近就有好幾家貝果名店,秉持愛吃客的探索精神我去了1976 年開始營業的紐約老店 ESS-A Bagel。原本想吃原味貝果加原味乳酪奶油($3.95),可是因為選擇太多當店員問我除了乳酪奶油還要不要什麼我一緊張就加點了薰鮭魚($10.50)。

撇開價錢不說,心情挺悶的,因為我根本不喜歡吃鮭魚。討厭魚腥味…

魚腥味英文怎麼說?’Fish’(魚,名詞)+ ‘y’ = fishy (魚的味道,形容詞)。其它同樣類型 — 名詞後面加個 ‘y’ — 的形容詞還有很多,如:

  • 味道 taste + =  tasty (好吃,很有味道)
  • 恐懼 scare + y = scary (引起害怕,讓人提心吊膽)
  • wind = windy (風大的)  

不過用‘魚’味十足來形容魚可能會讓旁人納悶。

Continue reading “魚後面加個 ‘y’,魚味十足熏鮭魚貝果”

全球咖啡日!聊聊咖啡兩三事

全球咖啡日快樂!

每年九月二十九日是全球咖啡日。據說一開始是由日本咖啡協會開始推廣的。

來聊聊咖啡一二三。

來杯上好咖啡!(image credit: web image)

Continue reading “全球咖啡日!聊聊咖啡兩三事”

超厲害甜甜圈,乖乖排隊兩小時

是什麼樣的甜甜圈讓人願意為它等上兩小時以上?

是什麼樣的甜甜圈可以喊價一個美金 $5?

這個重新定義 ‘瘋狂’ bring the ‘nut’ (瘋子)back to ‘donut’ 的甜甜圈到底是何方神聖?

Cronut, Dominique Ansel Bakery (image credit: blog.hgtv.com)

 

位於紐約蘇活區與老闆同名的糕餅店 Domnique Ansel Bakery 在短短不到五年的時間內迅速竄紅。開始於 2011 年 11 月,竟然在四個月內被 Time Out 雜誌和 Metromix 分別提名為 Best New Bakery 2012 和 Best Bakery of 2012。

讓糕餅店人氣紅不讓,天天大排長龍的招牌甜點就是這道混合甜甜圈做法和法式牛角麵包香酥口感的 CRONUT。

Croissant + Donut = Cro-nut

一顆 cronut 製作時間需要三小時左右。首先將牛角麵包所用的麵團(含大量奶油 butter)發酵,隨之像做甜甜圈一樣油炸麵團,最後夾入奶油 (cream)、撒糖霜、刷糖漿。

對這到甜點一直有耳聞,卻找不到動力。想想,誰會瘋狂到五點起床、準備,好去吃甜甜圈。瘋了嗎?

好在,我朋友中正有個瘋子。

來紐約玩的 K 友人陪我起個大早吃 cronut 去也。嗯,如願!

可惜,原本打的如意算盤是 “一‘吃’永逸”,沒想到居然月月口味不同。噢,八月是黃桃紅茶口味 – yellow peach black tea

流口水。

天,看來不吃不行,得再排一次隊。

Cronuts, Dominique Ansel Bakery (image credit: komonews.com)

Continue reading “超厲害甜甜圈,乖乖排隊兩小時”

早餐牛奶麥片轟炸味覺 Milk Bar

至今還是相當喜愛資深記者 E.B. White Here is New York (1948) 短文。它不只是描寫紐約文章的代表作,更是篇動人,“寫給紐約” 的情書 。紐約是大城市,是藝術、文化、商業之都,是追夢人或觀光客想一訪的朝聖地。聊天時淡淡說出自己住在紐約這件事,多多少少感到驕傲,這一點不可置否。不過,在 White 筆下,紐約真正的魔力在那一個個小宇宙 ‘microcosm’。

紐約不是簡簡單單一大塊 “紐約”。首先,紐約每一個區都有那個區的特性,如:提到 Chelsea 想到藝廊、Tribeca 紅磚公寓、 Soho 燦爛夜生活、Williamsburg 新生代潮男潮女等等。其次,住的社區就是一個迷你紐約。從去年八月到今年,我在紐約也過了一個年頭。說不出是什麼時候開始自稱紐約人 New Yorker —

是意識到 Houston 大街是念 ‘How-ston’ 而不是德州修士頓 ‘Hew-ston’ 還是坐計程車時酷酷地說出:”某某街 (street) 某某道 (avenue) 的交接口”?

Momofuku Milk Bar, Carroll Gardens
Momofuku Milk Bar, Carroll Gardens

不,是更深入的一種歸屬感,一種 belonging。

走三個街口可以到自己平時買菜的市場:越南夫婦這一家賣的青菜最便宜,墨西哥小販這裡可以搜刮超值酪梨、番茄。這裡還有全紐約最棒的法國長麵包。

離公寓不到十分鐘的距離可以找到洗衣店、乾洗店、修鞋店。對了,還有平時光顧的咖啡店和週末去 happy hour 的小酒吧。

是知道坐地鐵 L 線去 Bedford 站可以找到一家獨立電影院,邊看電影邊用餐點、酒飲。

總之,每個人住的地方都像是個寶盒,每回探索都令人驚歎。

這個週末我跟朋友約在布魯克林 Barclays Center 附近吃飯。住曼哈頓的我意外她住的社區也如此 ‘hipster’ (潮),年輕又有活力。

朋友相當幽默地帶我來回走橋看紐約最髒的河 Gowanus Canal。水上浮著垃圾,塑膠袋,還微微散發著異味,朋友解釋這條髒兮兮的河是極出名的觀光景點,不少人還特地跑來照相。我倒是覺得沒什麼,看來看去跟髒水溝差不多。搞不懂。 Continue reading “早餐牛奶麥片轟炸味覺 Milk Bar”

大咖來囉!紐約咖啡令人欲罷不能

美國人有句俚語說:“Give me a cup of joe” ,意:“嘿,來杯咖啡,給我杯 ‘Joe’ 吧”。

為什麼咖啡會叫Joe 咧?  雖然美式英語 “joe” 指的包括士兵,傢伙和咖啡,不過幫咖啡取人名還真怪。原來此說法來自第一次世界大戰。當時,由美國總統 Woodrow Wilson 指派管理海軍的 Joseph Daniels 為重整紀律下令禁止喝酒。不能喝酒只好改喝咖啡提神。不過不敢抗令的士兵將咖啡稱為 ‘a cup of Joseph Daniels’  好洩憤,久而久之便成了 ‘a cup of joe’

最近迷上 specialty 咖啡,不管是老闆對咖啡豆品質的堅持,烘培的要求還是創意咖啡,樣樣令人大開眼界。

根據 2013 年的資料顯示,美國人熱愛咖啡,平均一個禮拜花 $20 在咖啡上。一杯星巴克基本黑咖啡也要 $2,算算差不多一天兩杯左右。除此,年輕人(18 ~34歲)比年紀大的更願意在咖啡上花錢,是年紀大的兩倍。此情況紐約更是顯明。我目前喝過最貴的咖啡是一杯 $5 的熱拿鐵。不過我喝的還不是最誇張的,聽說紐約最貴的一杯拿鐵(Budin 的 licorice 甘草拿鐵)在三月時已經從$7 漲價到 $10 呢!哎,在紐約感到處處哭窮…

不過咖啡越賣越高貴意味紐約出現一批懂得品味好咖啡豆的達人囉。跟著記者 Sherry 一週週採訪吧!

紐約 Specialty 咖啡當道,連調酒咖啡都有,真不簡單。(credit: http://www.somoscolombianos.com)

 

 

 

 

 

紐約一條街: Houston 美食

不管你是旅遊者還是當地人,最讓人開心的樂子莫過於 I know what you don’t know” (我知道你不知道的祕密)。指的當然是地名。

阿拉伯半島東部小國 Qatar (卡達) 尾音不是 “guitar” 的 -ar 而是 “cutter” 的 -er;緬甸不是 Burma 而是Myanmar;印度孟買自 1995 年正式改名為 “Mumbai” 而非 “Bombay”。

知道正確地名發音的人是高知識份子,是正港當地人,而出糗的外地人只好躲在一邊臉紅。紐約也有一條相當難搞的街叫 Houston Street。

Houston 拼法與德州休斯頓相同,不過念法卻差個十萬八千里,不念 Hugh-ston,念 How-ston。我也念錯過。被朋友糾正時,真恨不能挖個地洞鑽。不過成了半吊子的老紐約後,我也不時拿這個來現寶: “唉呀,你不是紐約人對不對?不是這樣念的啦…”

唉,高人一等的優越感果然不是蓋的。

Houston 是東下城熱鬧夜生活所在,也有不少好吃的餐廳。舉凡焦糖甜甜圈,義大利焗通心麵… 快一探究竟!

Image credit: Street Art NYC http://streetartnyc.org/ (Os Gemeos installation: summer, 2009)

Continue reading “紐約一條街: Houston 美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