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後面加個 ‘y’,魚味十足熏鮭魚貝果

紐約經典小吃有哪些?

街頭常見的熱狗、粗鹽蝴蝶結 pretzel、中東雞肉卷餅等,當然也少不了薰鮭魚貝果 (lox bagel)。

嚼勁十足,帶點微鹹的貝果麵包夾厚厚一層奶油乳酪和鮭魚片飲食文化來自十九世紀東歐猶太移民。原本的吃法是在麵包上塗奶油,夾入魚片(在 Yiddish語  — 猶太人使用,混合德語、希伯來語,熏鮭魚不叫 lox 而是 laks),之後才入境隨俗改塗美國人吃的乳酪奶油。

紐約人愛自誇紐約的貝果全美第一,說秘密武器是紐約的水。

Ess-A Bagel

好吃的貝果外脆,內有咬勁,越吃越香。根據報導,東下城附近就有好幾家貝果名店,秉持愛吃客的探索精神我去了1976 年開始營業的紐約老店 ESS-A Bagel。原本想吃原味貝果加原味乳酪奶油($3.95),可是因為選擇太多當店員問我除了乳酪奶油還要不要什麼我一緊張就加點了薰鮭魚($10.50)。

撇開價錢不說,心情挺悶的,因為我根本不喜歡吃鮭魚。討厭魚腥味…

魚腥味英文怎麼說?’Fish’(魚,名詞)+ ‘y’ = fishy (魚的味道,形容詞)。其它同樣類型 — 名詞後面加個 ‘y’ — 的形容詞還有很多,如:

  • 味道 taste + =  tasty (好吃,很有味道)
  • 恐懼 scare + y = scary (引起害怕,讓人提心吊膽)
  • wind = windy (風大的)  

不過用‘魚’味十足來形容魚可能會讓旁人納悶。

Continue reading “魚後面加個 ‘y’,魚味十足熏鮭魚貝果”

越南二部曲,悠悠古鎮風情

越南會安古鎮在十八世紀曾經是貿易中心,堪稱東南亞之最。現今的古鎮少了當時的熱鬧,多了份慵懶安靜(尤其是炎炎午後,讓人想什麼都不想做)。

越南首部曲,飄香胡志明市

會安古鎮風情(攝影者: Sherry Hsieh/2011年8月攝於會安・越南)

Continue reading “越南二部曲,悠悠古鎮風情”

全球咖啡日!聊聊咖啡兩三事

全球咖啡日快樂!

每年九月二十九日是全球咖啡日。據說一開始是由日本咖啡協會開始推廣的。

來聊聊咖啡一二三。

來杯上好咖啡!(image credit: web image)

Continue reading “全球咖啡日!聊聊咖啡兩三事”

APP 來襲,純擁抱不上床!聽聽抱抱派對達人怎麼說!

繼 Tinder、How About We、Skout 等各式個樣網上約會交友網站,又來個純擁抱 App “Cuddlr” — 標榜根據你的地點找到互相擁抱的夥伴。真的假的,純同胞愛(指人類),無性愛,可能嗎?

看看紐約 Cuddle Party 抱抱派對達人 Jamie Garde 怎麼說!

Image Credit: cuddleparty.com

別搞錯,六十一歲的 Garde 可不是什麼反叛嬉皮,相反地,她有份安穩的人事部工作。其實,會接觸到抱抱派對是因為她經歷過一場失敗的婚姻,從中發現自己相當享受不含挑逗,不脫衣服的觸碰。在重新尋找自己的過程裡,Garde發現純粹尋找另一個體溫找安慰也不是件壞事。

Garde 表明自己是五個孩子中的老大,是個缺愛的孩子。至 2005 年她開始接觸抱抱派對 cuddle party 到 2007 年成為主辦人,她平均一年舉辦七八場派對。

研究顯示觸碰 — touch 如擊手,擁抱 — 可以降低血壓,減少憂鬱同時增加一種叫 oxytocins 的荷爾蒙(催產素)。催產素讓大腦中負責報償(reward)與愉悅(pleasure)的區域開始活化,也因此觸碰能讓我們感到歡愉。

繼續閱讀一起來抱抱!

Continue reading “APP 來襲,純擁抱不上床!聽聽抱抱派對達人怎麼說!”

為什麼一定要是什麼?’Nobody’ 的你潛力無窮

今天是我正式上班三個月。回想起那時的我,還真的不是普通的菜。

第一天,嚇死人的茫。編輯說的話如火星文,什麼私募資金(private equity)、 風險投資(venture capital)、債卷(bond)等,我沒一句聽得懂。編輯一大串說完問:got it? (懂了嗎?),我也只是呆呆地點頭,回座位乖乖地一個一個單字查起。

Investopedia 是我的好朋友(如 wikipedia 一樣是線上百科全書,不過講的是財經、投資)。

你問我不懂為什麼不問編輯?

冤枉啊!小女子啞巴吃黃蓮有苦說不出。畢竟在這之前,我涉獵的只有文學藝術旅遊美食,對財經、理財的觀念為零。你叫我問我也不知從頭問起呀

老實說,一開始對自己部門到底是幹什麼的都霧煞煞,出了好幾次糗,如:

參加某某投資公司年周報告會(附豪華午餐)被問是專寫什麼主題財經的記者,我回答資本市場(capital market)。這好比有人問你主修什麼,你回答藝術科學 Arts & Sciences。這答案指的是非洲人文學?歐洲藝術史?歷史?還是西班牙文學?

投資公司的公關緩緩地說:“嗯,範圍真廣。”

我也只能笑笑,尷尬地說:“對呀,真廣。”

回公司後懊悔不已。覺得自己怎麼那麼笨,也不會上公司網站把簡介背下來,真的是… 欲哭無淚。不過想想,其實沒以什麼大不了。像這種公式化的解說會根本不用太放在心上,沒有人會真的記得你說什麼,何況,你又是個超級小咖。

沒錯,小咖有小咖的好。正因為你什麼都不是,你可以放膽去闖,從做中學習,錯中改進。今天的 nobody (小人物)可能是以後的 somebody(大人物)!總之,還什麼都不是的你是未知數X,是為塗上色彩的畫布 — 你,有著無限可能。

一起加油!

 

 

 

獸醫算什麼,聽過 “金魚” 醫生嗎?

“她還有呼吸嗎?” 醫生轉身問她的麻醉師,“我看不到她在呼吸。”
麻醉師彎下身檢查病人,回答:“不行,她沒有心跳 she’s too deep(註一)。”
“快,” 醫生說,“快給她 30 c.c. 乾淨的水!”

什麼?水?

沒錯,病人不是人,不是狗不是貓而是一隻金魚

金魚也會生病啊(image credit: sprixi.com)

想不到金魚也會生病吧?金魚和人一樣,會生病、得癌症、有腫瘤,金魚也需要開刀。

記者 Rebecca Skloot 的文章 “Finding Nemo” 探索魚醫生奇特世界。 Continue reading “獸醫算什麼,聽過 “金魚” 醫生嗎?”

顛倒常理大頑童 Dr. Seuss

Dr. Seuss 是美國作家、漫畫家,以天馬行空的兒童讀物最為出名。

像是下圖的 Green Eggs and Ham 詼諧地利用不可思議的狀況(什麼!綠色的蛋跟火腿?),押韻 (如:Sam、ham)和重複加深你對單字記憶。可別小看童書。試著念看看:

Do you like
green eggs and ham

I do not like them,
Sam-I-am.
I do not like
green eggs and ham.

Would you like them
Here or there?

I would not like them
here or there.
I would not like them
anywhere.
I do not like
green eggs and ham.
I do not like them,
Sam-I-am

不知不覺,你已經記得 green、eggs、ham 這三個單字,同時還學會造句:

“你喜不喜歡”是 do you like…
“我不喜歡”是 I do not like… 

Dr. Seuss “Green Eggs & Ham”

妙不妙?好不好玩?

Dr. Seuss 其它著名創作:

Continue reading “顛倒常理大頑童 Dr. Seuss”

Old lady with a… 怎麼說 “嫁不出去的女人”

我深深迷上園藝。

不到兩個星期,我家的植物從兩盆變成七盆,繼羅勒、摩洛哥薄荷和西班牙薰衣草之後,我又買了四個盆栽。今天採購成果:檸檬薄荷(哈哈,好像買錯了,買成 lemon verbena 而不是 lemon balm,可是味道超好)、泰式羅勒、法式薰衣草和薄荷糖薄荷 (peppermint)。哈哈,幾乎全公司都知道我現在的目標就是種植成功香草花園。我自己笑稱,”I am going to be an old lady with plants”。

說自己要當個跟植物在一起的老太婆有什麼好笑的呢?

英文自嘲自己以後可能會成為嫁不出去的老女人就會說,I’ll be an old cat lady an old lady with cats,只有貓的老女人。(特別說明,說這句話其實玩笑成分多過於有惡意)。

“Crazy Cat Lady” 學英文 (image credit: bizarro.com)

漫畫:“她以為她是瘋癲貓老太婆,其實她沒有貓。”

哈哈,老太婆想要騙自己是沒有老公的女人,寧可要貓也不要老公?那我以後不遛狗,反帶我的植物去曬太陽,蹓躂蹓躂囉。

“它叫海餅乾”:三人一馬不可能任務

沒有想到會有為一匹馬飆淚的一天。

《海餅乾》(註2)講述一匹不被看好的賽馬在經歷重重難關最後在第五年贏得南加州 Santa Anita 冠軍杯的故事。這是一個 underdog(翻為敗犬),意:不被看好,處於劣勢的一方的故事。一開始,海餅乾什麼都不是。它不僅少了它冠軍老爸 Hard Tack、祖父 Man O’War 的修長身形,還短腿,看起來笨重。除此,它愛吃且喜歡睡覺。在遇到他們 — 馬主 Charles Howard、馴馬師(註3)Tom Smith 和騎師(註4)Red Pollard — 之前,沒有人預測得出它會在賽馬界掀起一股旋風,甚至打敗美國東部之最,沒輸過一場比賽的賽馬 War Admiral,為一直被東部人瞧不起的西部爭一口氣。

騎師 Red Pollard 和海餅乾 Santa Anita 比賽 (1940),經歷斷腿、復健,年紀不到三十的 Pollard 看起來像個老頭。

故事高潮迭起,甚至最後伏筆還讓讀者心情七上八下最後哭得唏哩嘩啦。太⋯太⋯棒了!

你要知道,賽馬的體重至少有 1000磅(約450公斤),再加上跑時的時速跟汽車差不多,一個小時50英里(約 80 公里),簡直是個具危險性的巨大馬達。在這種速度下騎馬師是無法坐在晃動的馬背上,全程得抬起屁股類似蹲馬步般站著騎。不管對人對馬,任何一個失誤都是足以致命。

賽馬的世界緊張萬分,每次你以為海餅乾就要贏得 Santa Ana 冠軍頭銜,不是天氣不合作就是它受傷不能跑。直到最後一場比賽,天,太絕!那時,海餅乾跟他的騎師 Pollard 都受傷,被醫生宣布一輩子不能比賽:前者扭傷腳後腳傷惡化,後者則是賽馬時被摔倒的馬壓斷兩條腿。可是兩人不僅參賽,還贏得冠軍。

戲如人生,人生如戲,我想沒有編劇能寫出比真實更精彩的情節。莫怪美國著名作家馬克・土溫(註1)說:“現實往往比小說更奇怪,更吸引人,因為小說必須為讀者提供可能性,現實不用。”

Truth is stranger than fiction, but it is because Fiction is obliged to stick to possibilities; Truth isn’t.

閱讀相關博文:賽馬騎師瘋狂減重法

繼續閱讀,好句分享同時學英文!

Continue reading ““它叫海餅乾”:三人一馬不可能任務”

那些年…《越南飄香》

炎炎八月總會讓我想起越南。從胡志明市開始一路北上,搭乘各式各樣的交通工具 — 飛機、隔夜巴士、船、摩托車、火車 — 行經會安古鎮、河內、九龍灣,最後還跑去越南最北部的沙巴挑戰終極高峰 Fansipan。

念念不忘的是這碗垂涎欲滴的牛肉河粉。肉滑嫩,湯頭鮮美,回味無窮的終極美味。

有多迷戀它?我第一次去越南是 2011年的二月,半年不到八月又為了它再次去造訪胡志明市。寫關於越南美食文章刊登于世界日報 2011年 3月旅遊版:

越南… 顏色是即將潑出的調色盤,黃、豔紅和漸層性的綠 – 嫩綠、深綠。 味道是酸、甜、辣,同時,夾帶著各式香草味。尤其是那撲鼻的羅勒香,撩人!

越南牛肉河粉
美味越南牛肉河粉 (攝影者:Sherry Hsieh / 2011年攝於胡志明市・越南)

《舊金山 Slanted Door》篇:對牛肉河粉,念念不忘的到底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