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ny 老頭:我的畫裡有昨天/今天/明天

緣分很玄,有的時候,莫名地會在某個時間地點跟某個人交心。我跟 79 歲的 Sunny 是忘年之交。

Sunny’s  (是酒吧也是老闆的名字) 坐落於布魯克林 Red Hook 河畔。開始於1850年,小酒吧是布魯克林最老的 dive bar[1],曾祖父傳給祖父傳給父親,接著叔叔接手,1994年才由Sunny 正式經營。義大利裔的 Antonio “Sunny” Balzano 說話帶著濃濃愛爾蘭腔。”I love it” 聽起來像 “I lurve it”。他親暱地換我 darling,不過會將母音拉得長長的,Dar-lang

希望我這名又高又瘦頂著一頭瘋狂科學家捲髮的朋友身體健康,期待今年夏天他的生日派對。

2014-03-02-18-50-21_deco[1] Continue reading “Sunny 老頭:我的畫裡有昨天/今天/明天”

終極美味,黑芝麻冰淇淋!

最近正在讀一本相當有趣的書 — 關於文字食物

想想,我們吃豬肉(pork)而不是吃豬(pig);  吃牛肉 (beef)不吃牛(cow)。 比起英語、德語,羅曼語系下的法語和義大利語似乎更能帶出美食的浪漫氣息。你會想吃米飯(rice)還是番紅花義大利飯 (risotto alla milanese)?中式豬油拌飯換成義大利式豬油烤小麵包(lardo bruchetta)呢?哇,就算看不懂菜單也覺得那慵懶的字母好聽到不行。口水都要留下來了。

沒想到文字也可以左右食慾!

Continue reading “終極美味,黑芝麻冰淇淋!”

哈囉,我是 New Yorker

不知不覺,以紐約客自居。什麼時候意識到自己是紐約客呢?

2014-02-27-00-31-22_deco[1]

  • 東下城的 Houston 大街不唸 Hue-ston (德州休斯頓發音),正確發音是 How-ston
  • 用地鐵認路 (怎麼去妳家? 喔,布魯克林 L 線)
  • 很老練地指揮計程車回公寓,”到某某街和某某道交接口”
  • 跟人聊天時不時會聊到天氣,往往是今天天氣多糟,雪下多大,氣溫多冷

Continue reading “哈囉,我是 New Yor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