適合的、想要的,相遇的機緣,最後還要錢

知道《我們這一家》嗎?由日本漫畫家螻榮子創造的漫畫作品,並於 2002 年被改編為電視動畫,講述平凡家庭所發生的趣事,包括親情、友情和生活中的瑣事。成員總共四名:

  • 花爸:標準中年上班族,同時還是名老煙槍。沈默寡言的大男人,帶著一副小小的圓框眼鏡,對許多事情顯得興趣缺缺,不過對花媽誇張行為卻好脾氣地用看笑話態度面對
  • 花媽:身材圓圓,個性相當歐巴桑的媽媽,除了拚命、固執且精打細算(能省即省原則)外,對一些雞毛蒜皮的事極為在意,更會為此與子女爭論。不時會搞出一些 kuso 事件,不過面對錯誤行為往往會強辯或裝傻迴避。情緒和動作反應相當誇張
  • 花橘子:長女,高中二年級學生。個子矮小,常被誤認是小學生。個性大而化之,迷糊(有點像媽媽),興趣是做泰迪熊
  • 花柚子:長男/弟弟,國中二年級學生。個性細膩,性情敏感很容易會為雞毛蒜皮的小事感到尷尬。個性跟大剌剌的媽媽和姊姊成對比
《我們這一家》卡通劇照(image credit: Youtube/Web)

而 Sherry 最近看到某一集特別有感覺,尤其因為自己最近買 sample sale 的服飾買得太敗家。話說,橘子跟媽媽分享今天在學校跟好朋友討論買衣服的重要關鍵,除了三一不可缺之外 – 喜歡的衣服+適合的衣服+相遇的機緣外,還要錢。面對橘子的少女心,花媽稍想片刻便直言直語道:「說到底,就是錢錢錢錢錢錢錢,最重要!沒有錢,其它都是白談!」

哈哈,Show me the money!

Continue reading “適合的、想要的,相遇的機緣,最後還要錢”

指甲剪壞掉就去美甲店 mani 一下,正道也!

Sherry 明天要跟工作有關係的重要 source(註一)有約,除了挑選一套清爽的湖水綠洋裝搭配重點項鍊除外,還抽空下班後去美甲店幫手指清理門戶,mani(註二)一下!

點擊連結看博文:《糖果般繽紛 mani pedi》美甲篇

說起來也好笑,會去做指甲是因為自己前一陣子不小心把指甲剪弄壞,又懶得買新的,所以決定直接找人美指。

同事 B:今天下班你要做什麼?
Sherry:我要去做指甲,明天我有個重要 meeting 而我的指甲(邊說邊瞄一眼手,五隻手指中已經有兩隻手指塗的指甲油顏色掉得坑坑疤疤)不 okay。
B:不自己做嗎?
S:不了,我之前弄壞我的指甲剪,懶得買新的。找人做指甲更划算,有效率做得又好。
B:更貴吧⋯

撇開價錢、認同與否,總之體驗過後,Sherry 要說,今天去美甲店是正確決定:the right course of action!

搭配洋裝,今天特地跑一趟美甲店擦上紫粉色指甲油。
搭配洋裝,今天特地跑一趟美甲店擦上紫粉色指甲油。

Continue reading “指甲剪壞掉就去美甲店 mani 一下,正道也!”

秘書阿婆說豁出去 Live on the edge!

逼近攝氏三十度的六月紐約 -大太陽、紫外線、流汗汗汗汗汗汗汗⋯ 啊, 又到了這個濕濕黏黏,就算坐著不動腋窩也會流汗的季節(哈哈,有點噁)。沒錯,夥伴們:「夏天來了!」

而 Sherry 最初來紐約的時候也遇上炎炎夏日天。從一開始主修新聞系 magazine writing 學生到財經記者;從寫藝術、設計、電影、音樂等文青小品到報導商業地產融資;從曼哈頓搬到皇后城再搬回曼哈頓,不知不覺 Sherry 已經在紐約生活快三年。

三年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雖然還不足以說紐約是「家」,這段一個人獨立生活的期間,也多少有了自己是半個紐約人的自覺。能夠輕鬆搭乘、轉換地鐵線,搭計程車時也可以帥氣地喊出交接路口:“45 th and 5th Avenue”(45 街/第五大道)。

有時候會想,如果當初沒有來紐約,沒有誤打誤轉成為財經記者,現在的自己會做什麼樣的工作,跟什麼樣的人打交道?自己,會是什麼樣子?

因為上班,言談成熟了點,了解除了工作能力優秀,還要學習如何跟同事們互動、跟上司打交道。努力大步前進之餘,也要不時拍拍自己的肩膀,給自己鼓勵,並且不時在朝九晚五的規律上班生活中,來點重口味 Live on the edge!

DSC01040
攝於台灣宜蘭,Sherry 初次嘗試滑翔翼!

哈哈,此名言出處非 Sherry 我也,而是公司同樓層一家建築公司的秘書阿婆。

Hey, live a little. Gotta live on the edge, right?

Continue reading “秘書阿婆說豁出去 Live on the edge!”

畢業的我們,BFF 走下去!

天氣報導:
近期侵襲席紐約的紫色浪潮,造成街上人潮擁擠、地鐵大塞爆。除此,十四街派對商品專賣店 Party City 所有印有「祝賀」(congratulations/congrats)標語的氣球全數缺貨。停留長達兩週的紫色浪潮現已有平淡跡象,紐約市回復平靜⋯

紫色,是紐約大學 NYU 的校色。紫色浪潮指的是穿戴紐約大學校色的 2016 年畢業生,包括學士、碩士。而伴隨這股紫色浪潮的,是來觀禮的親朋好友。這股畢業浪潮有多壯觀?連帝國大夏都幫大樓打上象徵紐約大學校色的紫色燈光!(p.s. 大樓也有為哥倫比亞大學 Columbia 打上代表校色的藍色燈光)

而已經畢業的 Sherry 因為好麻吉從國外飛返參加畢業典禮,也順勢披袍、拍紀念照,大規模地吃喝玩樂一週。難得一次聚會,呼籲一起共患難的好朋友們:「寶貝,恭喜!我們一起 BFF 走下去!」

自己的畢業典禮懶得參加,朋友畢業卻超熱血,連自色氣球都買了!
自己的畢業典禮懶得參加,朋友畢業卻超熱血,連自色氣球都買了!

Continue reading “畢業的我們,BFF 走下去!”

滾石愛情 Crushing:歌曲+愛情+那些年

迷戀某人,英文說 “crush on”(名詞),如:

I have a crush on Tom [人名], he looked so hot when he threw that three-point shot!(我迷上湯姆了,他丟入那顆三分球時帥呆了!)

而迷戀某樣東西、某人,英文口語說 “crushing on”(動詞),而 Sherry 這些日子陷入“滾石愛情故事”,完全 crushing on “Rock Records in Love”(註:片名)!台灣編劇、導演加上台灣演員,共同拍攝製作出20部詮釋台北當代愛情故事的單元劇。每一個故事約 50 分鐘,以滾石唱片經典歌曲如張震嶽「愛我別走」、梁靜茹「如果有一天」為主軸,打造出一個個獨立愛情故事。

滾石歌曲,滾石式愛情,粉文藝:「好想大談一場戀愛!」(image credit: 滾石/Web)

Continue reading “滾石愛情 Crushing:歌曲+愛情+那些年”

出走,是為了等待回來的美好:Until Next Time

2015年的最後,2016年的最初,貪心地給自己放了個長假,從東岸飛返西岸,跟親愛的家人過聖誕和新年。接近三個禮拜的休假,休得Sherry 骨頭、精神酥軟,一咪咪戰鬥力都不剩。一想到要回到紐約重返工作崗位,不,老實說,是連想都不想想。光是逼近零下的冷空氣,就讓我頻頻嘆氣哀嚎不斷,更別提重振腦細胞跟地產融資打交道。

不過長大就是這麼一回事。想大聲喊獨立自主,就要用行動做到自己能為自己負責。好,給自己愛的鼓勵:「加油!加油!加油!」回紐約再衝刺,希望下次的自己更好。”Until next time!”

July 2012/San Diego
攝於聖地亞哥/2012年七月

Continue reading “出走,是為了等待回來的美好:Until Next Time”

新年來到之前,請容我 Laze Around

回家,是件讓我又期待又害怕的事。高興的當然是因為可以跟許久未見的家人團聚,外加與好姐妹們大聊特聊,分享今年的成長、心得。而擔心的,則是因為 Sherry 頗有好吃懶做的天份。

每天睡到自然醒,美不美?超美好!
好酒美食,還不用自己煮,棒不棒?棒到爆!
不上班,腦細胞來個全面罷工,爽不爽?最最最最愛!

我想,Sherry 果然是個俗人。縱然知道有效率運用時間的重要,也知道上進心的可貴,可是正在放假的我(休聖誕節、新年),只想撒潑大懶特懶一回。如果不想工作是一種罪,判我無期徒刑吧!新的一年來臨之前,邀請大家一起 laze around!

假日好天,適合睡上一覺!(image credit: Web/garrettspecialties.com )

Continue reading “新年來到之前,請容我 Laze Around”

樹與森林的對話:Mr. “Almost Right”

前些日子在網路上看到篇關於森林、樹木和感情的文章。

說到愛情這座森林,相信大家對它並不陌生。不管是感情還是婚姻,尋覓之間,大家問的都是:「這棵樹是我要的樹嗎?我願意/能夠為這棵樹放棄整片森林嗎?」所謂放棄「森林」,進入一對一的感情、婚姻,到底就是做選擇。一個人決定選擇了另一個人。而選擇的本質,就必須有割捨放棄。困難的不是做選擇,而是堅信自己的選擇沒有錯。因為世界上沒有一顆「完美的樹」,單一棵樹也無法滿足自己所有的需求(內與外)。最多,我想,只能期望自己可以找到一顆差不多,或近乎自己要求的樹。之後,則是靠兩人努力磨合來盡量更靠近完美。

沒有 Mr. Right,可是有 Mr. Almost Right(差不多完美男人)!

難的不是找到一棵樹,而是願不願意為那顆樹放棄森林。(Image Credit: 幾米《地下鐵》/jimmyspa.com)
難的不是找到一棵樹,而是願不願意為那顆樹放棄森林。(Image Credit: 幾米《地下鐵》/jimmyspa.com)

Continue reading “樹與森林的對話:Mr. “Almost Right””

“我上了他!” 放錯 -ing 此 screw 非彼 screw

單單一個小螺絲釘 screw,竟然會讓同事誤會我把某男人「上了」!哇,Sherry 都不知道自己那麼猛,太太太讓人臉紅心跳 (羞)!

(image credit: Web/Abercrombie&Fitch廣告)

那天,跟 D 女同事在廁所聊天,跟對方聊起某名男生,忍不住抱怨說那男生讓我摸不透:「喜歡還是不喜歡,為什麼不說清楚?一個月要約幾次,吃幾次飯才表示對方喜歡你?」
D:說清楚幹嘛?你有那麼喜歡人家,想固定在一起嗎?
我:也還好啦,但是就會想要知道對方的態度嘛!
D:一個男生會跟你出去就是喜歡你呀。
我:可是喜歡,是多喜歡?一點點?很多?很多很多?
D:誰知道,你問他。
我:才不要,我為什麼要問?煩死人了。
D:那你就不要理他啊,Screw him!

英文 screw,名詞指的是 “螺絲釘”,動詞是做 “轉螺絲釘” 這個動作,也有 “旋轉、擰開” 的意思。

  • Turn the screw [名詞] to the right to screw [動詞]  it on tight.(把螺絲釘向右轉轉緊。)

而這裡的我同事說的: “Screw him”,是英文口語。這裡,screw跟 forget 同意,叫我忘了這個男人,forget him,換個新目標。沒想到,我一激動回竟然在詞尾後面加上 -ing,頓時讓我同事驚呼:「天,你上了他!」

Continue reading ““我上了他!” 放錯 -ing 此 screw 非彼 screw”

小男孩好累:“唉,我好想當小 baby”

趁上班午休,我跑去公司旁邊的農夫市場走走。買菜其次,主要是想要讓眼睛休息,讓身心感受季節的變化。秋天是蘋果和根莖類植物的世界。大大小小的南瓜 — 深綠、艷橘、鮮黃等,更為市場增添色彩。逛著逛著,看到一群約五歲的小朋友,和老師們出遊參觀農夫市場。男孩女孩約十名左右,乖乖兩個兩個一組手牽手跟在老師後頭。我心想:「哇,好可愛喔!我也想當小孩子,每天沒有煩惱,不上班… 」

此想法還未想個完全,便聽到一個小男孩對老師說:

I wish I am a baby!(我真希望我是個小 Baby!)

大人們,我好累!(image credit: Web/correctionalnurse.com)

老師(跟我一樣不可思議,口氣帶些遲疑/好笑)問小男孩為什麼想當小 Baby,小男孩阿莎力地回:

Because if I am a baby I can sleep all day.(如果我是小 Baby 我就可以天天睡覺。)

哇咧,蝦米!小男孩,對不起,姊姊小看你五歲世界的複雜和壓力!

Continue reading “小男孩好累:“唉,我好想當小 ba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