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孩的殘酷來自直白—— Tell it like it is!

朋友跟我分享她小女兒的趣事。

女兒看到坐著吃飯的爸爸挺著一個肚子,就戳爸爸的肚子跟他說:「你肚子好大,像佩佩豬的爸爸。你吃太多,太胖了!」

Sherry 主編原本沒有覺得那麼好笑,不過自己搜尋一下佩佩豬 (小豬佩奇/Peppa Pig) 一家,看到圖中的爸爸豬,不禁大笑出來。爸爸豬的肚子還真的圓。真心覺得朋友的女兒太妙了。雖然說童言無忌,童言無忌,不過越天真無邪、誠實的話語,反顯得「真相」更令人心酸了。哈哈,真正最殺的那一顆子彈來自小孩的一句話, 只能說,”Sorry man, she tells it like it is!”

peppa pig
英國知名童書,小豬佩奇的一家。有爸爸豬、媽媽豬、小豬佩奇和弟弟喬治。

Continue reading “小孩的殘酷來自直白—— Tell it like it is!”

心有戚戚焉,數餅乾數到 “丟掉彈珠”

自我隔離的這段期間,視訊變成一種生活型態,包括:工作會議、朋友們的聊天互動,以及健身課。而原先計劃讓剛滿 5 歲的小姪女來南加州找姨姨玩,也不得不變成視訊 play date。(小朋友與小朋友相約一起玩的約定稱為 play date;身為大朋友的姨姨借用 play date 之名義拉近與小小孩的距離,哈哈!)

話說與小姪女玩著玩著,Sherry 主編被分配到 Baker(麵包/糕餅師傅)的角色,要做餅乾給公主們吃。這時主編靈機一動,覺得這是一個利用實物(Oreo 餅乾)教數學的好機會。讓小姪女除了數數外,還可以藉由數真實的餅乾來學習加法和減法。沒想到的是,主編想像中的有趣餅乾教學,竟然讓小姪女數餅乾數到到崩潰——”she has lost her marbles”!

Image Credit: Anita S. from Pixabay
Image Credit: Anita S. from Pixabay

Continue reading “心有戚戚焉,數餅乾數到 “丟掉彈珠””

在家打混的日子,小心吃出 “隔離 15”

「不想出門」待在家,和「不能出門」待在家,兩者之間有很大的不同。前者,是一種選擇;後者,是沒有辦法的妥協。而因為疫情劇增的自我隔離 social distancing,是後者。

在家工作,在家用 Zoom 多人會議視訊上皮拉提斯和瑜伽課,在家做飯、吃飯等,將與他人接觸的機率降到最低,能在家就絕不出門。認真執行隔離兩個禮拜多,最苦惱的就是下一頓飯要吃什麼。對 Sherry 主編這種做飯實力中等,也不是特別喜歡做飯的人來說,只能說自己的手藝吃在口裡越吃越空虛。而這種心靈和味蕾上的空虛,讓主編特別想吃東西。不是洩憤的倒一杯牛奶,打開一包 family-sized(大型家庭式包裝) Oreo 餅乾(一口氣吃了四個),就是開瓶葡萄酒搭配起司、生火腿,來個微醺最樂。

天,這種吃了又睡,睡了又吃的隔離生活,會不會讓主編在隔離結束後來個 Quarantine 15?

Image by PublicDomainPictures from Pixaby.
Image by PublicDomainPictures from Pixaby.

Continue reading “在家打混的日子,小心吃出 “隔離 15””

早晨來一杯,無畏前進 “Go Get ‘Em Tiger”!

洛杉磯吹起一股養生咖啡風潮,改玩黃金(薑黃)拿鐵!

Sherry 主編上週末也跑去洛杉磯湊熱鬧,來到位於 Larchmont Village 的 Go Get Em Tiger 咖啡屋,體驗一下薑黃魅力。雖然自己喝得是 Cappuccino(沒辦法,我是濃縮咖啡 Espresso 控;隨行的友人有點薑黃拿鐵),在裝扮上卻頗有薑黃巧思,毛茸茸的黃色 teddy bear 毛衣和松鼠耳環(哈,自樂)。

IMG_6148
Sherry 主編在 Go Get Em Tiger 喝一杯早安 Cappuccino,打扮是暖暖黃色系喔~

薑黃的英文是 turmeric。薑黃素具有許多經科學證明其健康益處,包括對於預防和治療各種疾病,例如預防心髒病,阿爾茨海默氏病和癌症。它同時具有效的抗炎和抗氧化劑,還可能有助於改善抑鬱症和關節炎的症狀。

雖然薑黃素對於預防及治療各種疾病,效果十分顯著,但是它不容易吸收。油脂可以讓薑黃素更容易被體內吸收,與拿鐵中的牛奶(乳脂肪)恰恰好很麻吉。除此,牛奶還可以抵消掉薑黃的苦澀味。

Go Get Em Tiger 的薑黃拿鐵(後面黃色的那一杯,因為香料本身是亮黃色的,所以調製出的飲品也帶有那金黃色澤)用的是自家製作的夏威夷果杏仁奶。喝起來有橘皮和薑的味道,甚至還有豆蔻的味道,感覺是一杯非常溫柔暖胃的早安飲品。另外還嘗試咖啡屋另一個招牌,yeasted waffle(酵母格子鬆餅)。美國式格子鬆餅會用發酵粉發酵,而真正的比利時格子鬆餅則用酵母發酵。使用後者發酵的格子鬆餅會外圍酥脆,中間柔軟濕潤,口感與美國式格子鬆餅完全不一樣喔!

Go Get Em Tiger

今日英文:Go Get ‘Em Tiger

Continue reading “早晨來一杯,無畏前進 “Go Get ‘Em Tiger”!”

如果那天我們開口,結果會是如何?

不知道各位 SherryTalk 讀者有沒有曾經在旅途的路上,遇上某張讓你浮想聯翩的臉孔呢?那個人為什麼踏上旅程?他旅程的終點在哪裡?他離開你以後,又會有什麼樣的故事等待他呢?

上個月在 La Jolla Playhouse,Sherry 主編欣賞了一場 “沒有說出口的如果”。故事遊走於現實和夢境之間,因為大部分的台詞建立於如果車廂裡的六位乘客有互相交流、說話——而他們沒有。

一切的開始,從第二位乘客搭上海岸星光列車 Coast Starlight Train 時開始運轉。

"The Coast Star Light" 劇照 (圖片來源:La Jolla Playhouse)
“The Coast Star Light” 劇照/編劇:Keith Bunin |導演: Tyne Rafaeli/演出日期:8-20-19 至 9-15-19(圖片來源:La Jolla Playhouse)

Continue reading “如果那天我們開口,結果會是如何?”

安全感來自咖哩(?)

莫名的,喜歡囤積乾貨。 Sherry 主編說的不是干貝、小魚乾、香菇、藥材等「高級」乾貨,而是快速料理食材,像是泡麵、義大利麵、料理包等。即使只是將它們買著、放著,看著塞得滿滿的櫥櫃,心裡還是有股踏實感。那是一種信念——某天某時又懶又累又 hangry 的時候,還是有東西吃,餓不死的。

Hangry(形容詞),指的是因為肚子餓而引起的暴怒、煩躁等負面情緒。非正式英語,由 hungry(飢餓)和 angry(生氣)組成。

對自己的小執念一直沒有多想,直到週末整理櫥櫃時,翻出一盒又一盒的咖哩塊才驚覺,「哇,囤積了有一年份的咖哩!」(其實除了照片中全新未開裝的五盒咖哩塊包、一罐咖哩粉,冰箱還有三份已開包裝的咖哩塊、咖哩粉。)

Sherry 主編莫名地對速食咖哩情有獨鍾,整理廚櫃時發現,自己不知不覺囤了一年的貨⋯⋯
Sherry 主編莫名地對速食咖哩情有獨鍾,整理廚櫃時發現,自己不知不覺囤了一年的貨⋯⋯

Continue reading “安全感來自咖哩(?)”

休息一下,偷得「西班牙 Tapas」半日閒

提到西班牙會想到什麼?是服裝潮牌 Zara, 還是熱情四射的鬥牛、佛朗明哥舞? 如果問的是七月初次造訪西班牙的 Sherry 主編,我的答案是:「Tapas!」

Tapas 指的是西班牙下酒菜,每道菜份量小小的,適合點多道料理跟家人或是好友一起品嚐,舉杯共享。常見的料理有辣味炸馬鈴薯(patatas bravas)、香蒜辣蝦(gambas al ajillo)、馬鈴薯烘蛋(tortilla española)等。要說料理多昂貴,多精緻,倒也沒有;炸的、醋醃製的,甚至從罐頭拿出來的食物都可以成為一道小酒菜。既然如此,那 Tapas 又憑什麼讓 Sherry 主編對它情有獨鍾呢?

與其說是因為某道菜愛上 Tapas,倒不如說我是沈醉於這種飲食生活方式——以酒為主,料理為輔,點幾道小碟菜,不拘禮節地與家人、朋友舉杯共享!

多愜意的人生,頗有偷得浮生半日閑的雅興,你說不?

Sherry 主編跟小酒館的侍者們相見歡(攝於巴賽隆納・西班牙,2019年七月)
Sherry 主編跟小酒館的侍者們相見歡(攝於巴賽隆納・西班牙,2019年七月)

Continue reading “休息一下,偷得「西班牙 Tapas」半日閒”

不好意思,本人只是名小小人類 In “Human’s” Terms

小記者 Sherry 工作最棒的地方,就是外出採訪。透過財經記者這個身份,可以跟許許多多不同行業的商業人士聊天。除了學到許多新的事物、知識外,更因為採訪的對象都是各個行業的精英、主管人物,所得到的知訊更是濃縮的精華。腦細胞的激盪,真棒!

讓今天的自己比昨天的自己有那麼一點點不一樣,認真學習,享受學習!(Image Credit: Web/親子天下)

不過外出採訪也是狀況多多。有的時候,沒有時間充分準備,硬裝得沒有絲毫尷尬擠出問題,努力讓談話不要出現沒有話說的空白。有的時候,去採訪的路上碰到交通狀況,心情七上八下開車過去,一路擔心自己會不會遲到。有的時候,花了時間採訪,但是採訪內容並沒有變成故事,也會感到稍稍氣餒。但也有的時候,採訪過程卻意外的好玩。像是前些日子被擔任解說的工程師提醒到自己是名小小平凡人類!

In human terms… (以人類的語言來說…)

哈哈,超可愛的 Kuso 工程師!

Continue reading “不好意思,本人只是名小小人類 In “Human’s” Terms”

誰遲到還不知道:Happy Belated!

有的時候 Sherry 記者的迷糊,還真的不是普通的迷糊!

前幾天在廁所碰到公司做晚宴策劃的同事,她問我有沒有發現廁所哪裡不一樣了。我回答沒有。

同事:「門不一樣!妳沒有看到他們把廁所的門換了嗎?」

Sherry:「我沒有注意到耶,妳怎麼會看到門?」

同事:「兩個那麼大的門都換了,我一進來上廁所就看到了,妳怎麼會沒有看到?」

S:「那妳還真厲害,注意到門。」(邊說邊邊專心地編法式辮子)

同事:「我當然看到了。這是我的工作 — 注意細節 — 倒是妳,妳不是記者嗎,怎麼會沒有看到?」還莫名其妙地冒出一句:「哇,妳還會邊法式辮子,好厲害!」

S(也回答得很無釐頭):「我是記者啊,所以我會編法式辮子,多才多藝。」

雖然是玩笑,不過被同事這麼一提醒,才注意到男女廁都換了新門板。除了木板顏色「非常明顯」的比較淺外,新油漆的漆味也很重。雖然自己覺得廁所的門換新與否對工作環境沒有什麼太大的影響(廁所的升級跟門新不新沒有關係吧),不過還是訝異自己視而不見,聞而不覺的能力。到底是如何做到「完全忽視」呢?

自己在生活和日期上的迷糊還有另一件 “happy belated” 事件。

Continue reading “誰遲到還不知道:Happy Belated!”

小魔女 Matilda 帶你搗亂:Revolting Children

相信大家對小魔女瑪蒂達 Matilda 的故事不陌生。英國著名童書作家羅德・達爾筆下的瑪蒂達是個天才兒童,才三歲就會讀書(而且不是有圖片,而是全部是文字的書喔),還會自己洗澡、換衣服、做飯照顧自己。

然而,比模範生還模範生的超完美兒童瑪蒂達卻沒有得到父母的喜愛。她的父母認為小孩子應該多看電視少讀書,而像瑪蒂達這種自己會到圖書館看書的孩子則是個不擇不扣的怪胎。而在學校,瑪蒂達的校長更是個討厭小孩,希望這個世界沒有小孩這種生物的可怕暴君。

故事中的 Matilda 跟一般孩子不一樣,非常聰明。投入書中的世界是她唯一快樂的方法。(Image Credit: Web/Leeds Book Club)

處於惡勢力的小小瑪蒂達要如何運用自己異於常人的大腦,和其可以控制東西的魔力來扭轉自己的命運?

百老匯 “Matilda” 音樂劇裡,瑪蒂達高歌,為什麼故事中的角色不能改變自己的命運,為什麼我們必須做別人叫我們做的事呢?要不,來調皮一下!

Sometimes you have to be a little bit naughty.

Continue reading “小魔女 Matilda 帶你搗亂:Revolting Childr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