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遲到還不知道:Happy Belated!

有的時候 Sherry 的迷糊,還真的不是普通的迷糊!

前幾天在廁所碰到公司做晚宴策劃的同事,她問我有沒有發現廁所哪裡不一樣了。我回答沒有。
同事:「門不一樣!妳沒有看到他們把廁所的門換了嗎?」
Sherry:「我沒有注意到耶,妳怎麼會看到門?」
同事:「兩個那麼大的門都換了,我一進來上廁所就看到了,妳怎麼會沒有看到?」
S:「那妳還真厲害,注意到門。」(邊說邊邊專心地編法式辮子)
同事:「我當然看到了。這是我的工作 — 注意細節 — 倒是妳,妳不是記者嗎,怎麼會沒有看到!」
還莫名其妙地冒出一句:「哇,妳還會邊法式辮子,好厲害!」
S:「我是記者啊,所以我會編法式辮子,多才多藝。」

雖然是玩笑,不過被同事這麼一提醒,現在進出廁所都會注意到男女廁的新門板。除了木板顏色「非常明顯地」比較淺外,新漆味也很重。越想越納悶,Sherry 到底是如何做到「完全忽視」呢?

戴上太陽眼鏡「無視中」,哈哈,開玩笑啦!
戴上太陽眼鏡「無視中」,哈哈,開玩笑啦!

門重要與否,其次。(廁所的升級跟門沒有關係吧?)

更扯的迷糊,發生在今天。Happy Belated — 誒,等一下,好像還不是晚到的祝福喔!

Continue reading “誰遲到還不知道:Happy B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