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傘跳出信仰,taking a leap of faith

有些事情,一生必須挑戰一次,如跳傘。

接到臉書通知,提醒我約兩年前,跑去跳傘並發博文。

當時被邀跳傘時並不覺得可怕,爽快地一口答應,心想,反正遲早得做這檔事。雖然簽寫同意書時,因為紙上寫著,不管受傷、斷腿,甚至死亡對方都不負任何責任,心抖了抖,我還是帶著既來之則安之的心情簽下名字。甚至坐十人座小飛機,我都還有閒情欣賞窗外小山小湖。直到教練打開飛機門,風呼呼呼地颳進來時,我才驚覺:「風好大!」

當時的心情亂成一片,想著:「現在的情況是怎樣?要跳嗎?誰先跳?我嗎?」

嘴巴還嘟嘟嚷嚷地問誰先跳,甚至比了手勢請另一個叔叔先跳,卻沒想到我身後這名跟我綁在一起的壯碩教練,在我還摸不清頭緒時,竟然一馬當先跳出飛機。

哇!!!!!

Continue reading “跳傘跳出信仰,taking a leap of faith”

法式早安,深吻 Croque Madame

英文有個說法,“All X are not made equal”。X可以是任何東西,意思就是雖然看似一樣,可是本質上差很多。如果拿車來說,Toyota 跟 BMW 都有四輪、引擎,可是兩輛車就是不一樣。你可以如此建議要買車的朋友:“Hey, you can buy either, but all cars are not made equal” (你買哪輛車都可以,但是你要知道,不是只要是「車」都是一樣的)。

同樣是爛英文,也不是每種口音是平等的,“All accents are not made equal”。印度英文跟法國英文腔調,相比之下…

似乎只要跟法國巴黎搭上邊,就瞬間變得時尚,可愛。從服裝至香水、女人(Mireille Guiliano 寫過一本書,叫「法國女人不會胖」),甚至簡單的火腿起司三明治也因為搭了個法國名變得奢華美味。

From Burette, la croque madame (image credit: fancy.com)
From Burette, la croque madame (image credit: fancy.com)

紐約西村的 Buvette 是相當有人氣法國小 bistro。小小餐廳,位子不多,只有50個,比較適合兩個人,約會或與好友談心。價錢不便宜,圖片中的烤火腿起司三明治加蛋 $16,拿鐵 $6.50。不過散發慵懶小法國氣息的小餐館著實令人動心。

Continue reading “法式早安,深吻 Croque Madame”

當白雪成 slushy 時,關於天氣跟聊天這事

在紐約,天氣變暖指的是氣溫從零下回升為“零上” 2 度。氣溫上升理所當然是個讓人開心的消息,可是對 Sherry 而言,氣溫回升的日子讓人厭煩,而且是非常。零下,至少白雪晶瑩。冷歸冷,放眼望去的白色風景,多少帶點夢幻,讓人心生嚮往。反之,零上的日子,白雪落地成不了雪,夾帶著城市本身的污濁,頓時成白雪變成髒兮兮的雪泥 :slush。

 

Slushy 0.2
照片攝於紐約東下城 Lower East Side Stuyvesant Town 公寓附近(2012 冬)

英文 Slush 這個名詞說的是融雪、雪泥。髒灰髒灰,半雪,半泥水。不小心踩到,還會弄髒鞋子、褲管。而形容詞 Slushy 形容這半融化狀態的處境。有一個可以簡單記憶的方法。有在半融化的雪泥水中走過路嗎?鞋子踩在雪上的聲音正是 slush slush 聲呦!

可想而知,slushy 日子穿衣外出很鬱悶。為了保護褲子不要弄髒,不是穿笨笨重重的高筒雨靴,就是穿土灰色的雪鞋,毫無造型可言。不過說到這,壞天氣倒是有個好處。那就是提供完美 small talk 的開場白。 Continue reading “當白雪成 slushy 時,關於天氣跟聊天這事”

浮華不實:瑪麗皇后 vs 馬卡龍

說到馬卡龍,我就會想到《凡賽爾拜金女》瑪麗・安東娃妮特(Marie Antoinette)– 即後來被砍頭的瑪麗皇后。

入口軟棉薄酥,馬卡龍又被稱為「少女酥胸」(image credit: sf.epochtimes.com)

馬卡龍說穿了就是夾心餅乾: 用蛋白、杏仁粉、白砂糖、糖霜做小圓餅,兩片餅乾中間夾有奶油混巧克力或水果的ganache 內陷。入口薄酥、軟綿,還帶著像軟糖般的甜蜜口感。首先迎味蕾襲來的是花果香氣,隨之第二口帶來杏仁香。 Continue reading “浮華不實:瑪麗皇后 vs 馬卡龍”

紐約也有正宗墨西哥菜,濃濃Puebla 家鄉味

身為加州人的我,每當想念墨西哥菜的時候,心中不免浮起「哎,心在南加,身在紐約」的不得已。之前為了重溫墨西哥菜的好滋味,遠征布朗克斯(The Bronx,從下東城坐地鐵,車程約一小時),殊不知,我家附近就有家高CP值的 Deli,除了賣正港墨西哥食材,還賣熟食。

Zaragoza, LES Deli

胖嘟嘟的墨西哥卷餅(Burrito/$8)用料一般,米飯、雞肉、豆子和生菜。不過老闆 Pompayo 相當可愛地用三種顏色的醬汁重現墨西哥國旗。 Continue reading “紐約也有正宗墨西哥菜,濃濃Puebla 家鄉味”

對塞尚而言,紅衣女人是…

提到保羅・塞尚(Paul Cezanne)這名後現代主義畫家,首先浮上腦海的就是蘋果。印象派追求光與色彩,反之,塞尚提倡「線是不存在的,明暗也不存在,只存在色彩之間的對比」。看這幅《靜物》(Still Life with Apples and Oranges),塞尚從不同的角度觀看蘋果、橘子,找出物體的多樣性。

Cezanne “Still Life with Apples and Oranges” (image credit: artnetworkcanada.com)

不過,除了靜物,塞尚也畫人物。紐約大都會美術館(Metropolitan Museum of the Art)展出畫家親密愛人,”Madame Cezanne” 特展。

Cezanne, sketches of Hortese Figuet

素描本(左圖)裡,有著鵝蛋臉、不突出五官的女人名字是 Hortense Fiquet。1869年,Fiquet 19 歲時開始當塞尚的模特兒,兩人相識。三年後,兩人第一個兒子保羅出生。不過倆人沒有結婚。直到 1886 年,孩子 14 歲那年,為了讓接保羅獲得繼承權,兩人才正式結婚。

望著畫中表情平淡的女人,我想知道,是什麼原因讓她願意成為塞尚的地下情人。而且一當,就十幾年。是愛情?還是其它?

Fiquet不是塞尚唯一的女模特兒,可是卻是畫家最常畫的繆斯。除去一本本畫滿Fiquet鉛筆素描 — 讀書、思考、打毛衣 — 的素描本,塞尚為她畫了29幅油畫。

真愛?你錯了。

塞尚的家人、朋友都不喜歡Fiquet,認為她愛慕虛榮,花錢如流水。英國 Telegraph 報導寫道,塞尚求學時認識的好友 Zola 形容 Figuet 如同不起眼的灰塵 dust,有型體,可是卻不是個有感情的人。 Continue reading “對塞尚而言,紅衣女人是…”

念念不忘的是越南牛肉河粉,還是… ?

這次回舊金山有幸拜訪名餐廳 The Slanted Door。

用餐環境優美。外有灣區大橋(Bay Bridge)、港灣環繞,室內則是採用純白色系,並且利用大窗、挑高天花板讓空間顯得寬敞明亮。除此,餐點也是樣樣美味,兼具色、香、味。牛肉河粉湯頭清甜,使用的有機放牧牛肉片更是肉質細膩,甜美。

可是莫名的,我卻失望地發現這碗牛肉河粉卻遠遠比不上我 2011 年在胡志明市第四區傳統菜市場吃的那碗牛肉河粉。

The Slanted Door 1 Ferry Building #3, Ferry Building Marketplace, San Francisco, CA

用餐完畢,我傳了以下簡訊給我妹妹,抱怨味道不地道。

對於我的抱怨 — 比不上越南正宗口味,我妹一針見血地回道:”No duh” (意:廢話)

哈哈,正答。

 

 

Continue reading “念念不忘的是越南牛肉河粉,還是… ?”

越南二部曲,悠悠古鎮風情

越南會安古鎮在十八世紀曾經是貿易中心,堪稱東南亞之最。現今的古鎮少了當時的熱鬧,多了份慵懶安靜(尤其是炎炎午後,讓人想什麼都不想做)。

越南首部曲,飄香胡志明市

會安古鎮風情(攝影者: Sherry Hsieh/2011年8月攝於會安・越南)

Continue reading “越南二部曲,悠悠古鎮風情”

那些年…《越南飄香》

炎炎八月總會讓我想起越南。從胡志明市開始一路北上,搭乘各式各樣的交通工具 — 飛機、隔夜巴士、船、摩托車、火車 — 行經會安古鎮、河內、九龍灣,最後還跑去越南最北部的沙巴挑戰終極高峰 Fansipan。

念念不忘的是這碗垂涎欲滴的牛肉河粉。肉滑嫩,湯頭鮮美,回味無窮的終極美味。

有多迷戀它?我第一次去越南是 2011年的二月,半年不到八月又為了它再次去造訪胡志明市。寫關於越南美食文章刊登于世界日報 2011年 3月旅遊版:

越南… 顏色是即將潑出的調色盤,黃、豔紅和漸層性的綠 – 嫩綠、深綠。 味道是酸、甜、辣,同時,夾帶著各式香草味。尤其是那撲鼻的羅勒香,撩人!

越南牛肉河粉
美味越南牛肉河粉 (攝影者:Sherry Hsieh / 2011年攝於胡志明市・越南)

《舊金山 Slanted Door》篇:對牛肉河粉,念念不忘的到底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