捧花機場走五遍,”pardon my French”

送機,也能送到一個無力,也只能說人生確實很有趣。

pink roses - sherry talk
送好友的玫瑰花束是好姐妹的粉紅色!

好朋友要回國,我苦思一番,決定要送她一束花。話說這個朋友和我的友情開始也妙: 我煞到人家的新加坡英文,之後的鐵交情也怪,雖然久久會吃個飯,我們平時也沒有天天聯絡,底多是每年會在她的生日派對上見面。頗有一年一度的悲情。

回到主題。捧著花束的我,搭配件天空藍、白點連身裙緩緩走向地鐵準備出發去機場。心情極好,洋溢著一抹優雅微笑(沒露牙齒),伴著隨風飄舞的裙,滿腔的少女浪漫情懷…

“Is this for me?” (這 [花] 是給我的嗎?),一個老伯問。

“Unfortunately, no.”(可惜不是),我淺笑回答,覺得故作驚訝的老伯挺逗的。接著繼續走,沒想到又碰到一個老頭。他嘴裂開一抹笑,問:”Is this for me?”

無力…  Continue reading “捧花機場走五遍,”pardon my French””

遇上搭訕男,別鐵齒 “Never say never!”

就算碰到無感男搭訕,也不要對人家惡言相向,因為… 「你也許需要借錢!」

天哪,別跟我搭訕 Okay?(image credit: Huffpost)

(延伸閱讀,看博文:《It pays to be nice:誰說壞才有人愛》)

事情是這樣子的:

去公司附近的餐車買午餐,正排隊時,我前面的非裔男人忽然轉過身來跟我說,「如果你跟那個男生一樣戴帽子,你就不用撐傘了。」

我心想:「關你屁事」,但還是禮貌地笑了笑。畢竟,教導外國人撐傘防紫外線的資訊,也是重要的文化交流。沒想到非裔男人似乎受到鼓勵,繼續哈拉。

男:What do you do?(妳做什麼行業?)
我:I work nearby, you know, have to go back to work and write.(我在附近工作,等一下還要回去寫東西。)

故意不明講自己的工作,模模糊糊交代是爬稿子的。沒想到對方竟熱情回應:

男:Oh, if I am a writer in New York, I would tell everyone I am one. (如果我是住在紐約的作家,我一定會跟大家說我是寫文章的。)

真的嗎?金融業、醫師、律師等更受歡迎吧… 沒想到,更扯的在後頭。

男: I am a construction worker. If you ever need a revolving, 360° bathroom, I am your man!(我是建築工人。如果你想要建個360度旋轉廁所,我就是你要找的人!) Continue reading “遇上搭訕男,別鐵齒 “Never say never!””

不會吧?為工作失心瘋,我是 workaholic

「轟隆」一聲巨響。耳際還在消化雷聲餘震,眼睛便被那隨雷聲前來的閃電劈開。

睡眼朦朧,還搞不清楚狀況的我,誤把閃電的餘光當成天亮的徵兆。我想:「咦,天亮了嗎?」數秒後,意識到不是天亮,而是暴風雨,我當下馬上跳起來,關起窗戶。腦海中浮現的第一個想法竟然是:「天,我怎麼去上班?」

你也是工作狂嗎?(image credit: BBC/http://bbci.co.uk)

結果是我多想。暴風雨凌晨發洩完後,便消失得無影無蹤,只剩下豔陽大好天。雖然當天跟一名律師有約(採訪需要),還是對自己當下的第一反應很訝異。怎麼頭一個念頭竟然跟工作有關,難道我變成了工作狂 — workaholic? Continue reading “不會吧?為工作失心瘋,我是 workaholic”

It pays to be nice: 誰說壞才有人愛

曾經有人告訴我,“Just be nice, it pays to be nice”,即:好人有好報,對人友善 nice,不會錯。

雖然他說的是做採訪記者的原則(人緣好,故事點子來源不斷),我倒覺得這道理用在職場,也無壞處。說穿了,找工作靠的是人脈、相關介紹人的穿線。再者,風水輪流轉,今天的小員工也有可能日後成為你面試的主管。

形容一個人脾氣好,是個好好先生,可以說,

(image credit: Web/Mr. Happy)

He’s a Mr. Nice Guy.

不過,看說的口氣而定,此句也可以帶貶義,「爛好人」。純粹好人不免平淡無趣,如:He’s nice. You know, just a Mr. Nice Guy(沒有個人風格可言,除了nice,想不到別的形容詞)。

想不到的是,be nice 還讓我得到一節免費按摩外加肉粽,妙不? Continue reading “It pays to be nice: 誰說壞才有人愛”

“嗚哇!”令人慘叫連連的夢幻組合 — This is to die for!

最近我的房間不時傳出令人遐想聯翩,痛苦中夾帶愉悅的聲音: 啊… 啊… 啊… 嗚哇!

「嗚哇」?

雖然我不知道現在你腦中浮現的畫面是什麼,不過此時的我,只是在吃飯。衣服穿帶整齊(嗯,該包的都有包,該穿的也都有穿),手捧一碗白飯(配菜:鮭魚拌飯料),一切看似正常,除了我吃飯之餘,不時跟著美食節目鬼吼鬼叫。

令人痛苦不已的夢幻美食(image credit: bonappetit.com)

這是已經停播的日本美食綜藝節目,「料理東西軍」(youtube 連結)。由兩位主持人 — 關口宏、三宅裕司 — 領隊的廚師團隊,每週進行料理比賽,並由七位來賓做出最後決定,看今晚吃哪一道。勝利的一方可以吃,輸的,僅能飲恨留口水,什麼都吃不到。

比賽精彩非凡,兩組所找到的特定食材也是別出心裁,如《蟹肉燴炒飯 PK 焢肉燴飯》,就出現中國陽澄湖的大閘蟹對抗日本長野縣安曇野,專吃水果、核桃長大的放山豬。

純觀眾的我,雖然吃不到,心情卻是意外激昂。跟著節目來賓一樣懊惱、糾結。

想吃,吃不到的我,以節目配飯。 Continue reading ““嗚哇!”令人慘叫連連的夢幻組合 — This is to die for!”

當白雪成 slushy 時,關於天氣跟聊天這事

在紐約,天氣變暖指的是氣溫從零下回升為“零上” 2 度。氣溫上升理所當然是個讓人開心的消息,可是對 Sherry 而言,氣溫回升的日子讓人厭煩,而且是非常。零下,至少白雪晶瑩。冷歸冷,放眼望去的白色風景,多少帶點夢幻,讓人心生嚮往。反之,零上的日子,白雪落地成不了雪,夾帶著城市本身的污濁,頓時成白雪變成髒兮兮的雪泥 :slush。

 

Slushy 0.2
照片攝於紐約東下城 Lower East Side Stuyvesant Town 公寓附近(2012 冬)

英文 Slush 這個名詞說的是融雪、雪泥。髒灰髒灰,半雪,半泥水。不小心踩到,還會弄髒鞋子、褲管。而形容詞 Slushy 形容這半融化狀態的處境。有一個可以簡單記憶的方法。有在半融化的雪泥水中走過路嗎?鞋子踩在雪上的聲音正是 slush slush 聲呦!

可想而知,slushy 日子穿衣外出很鬱悶。為了保護褲子不要弄髒,不是穿笨笨重重的高筒雨靴,就是穿土灰色的雪鞋,毫無造型可言。不過說到這,壞天氣倒是有個好處。那就是提供完美 small talk 的開場白。 Continue reading “當白雪成 slushy 時,關於天氣跟聊天這事”

找工作擔心不已,還好蘋果派帶來好預兆(?)

如果你有一份朝九晚五的工作,你一天工作八小時。再加上通車、與同事下班後的同樂時光,說工作占去每天三分之二的時間一點也不意外。有工作的人是健康,快樂的,因為工作給生活帶來規律、目標和意義。

再者,現實面的考量,工作 = Money Money 囉。美國心理學協會(America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表示,金錢上的不寬裕,會讓人壓力倍增,不快樂。看以下漫畫可知一二,同樣是實習,有錢拿跟沒錢拿的心境差很多:

沒有錢拿的實習 internship 讓人冒火(笑)

自己現在也面臨找工作的不安,也會擔心努力的方向不對,”barking up the wrong tree” 白忙一場。

Continue reading “找工作擔心不已,還好蘋果派帶來好預兆(?)”

不好意思,糾結來自 middle child syndrome

五分鐘?不行,我不能等五分鐘。我需要你馬上放下手中在做的事,全神貫注品嚐我泡的茶、烤的蛋糕,然後讚美我。現在。

討好,需要讚美、關注,這都不是我的錯。因為,排行老二的我可以把一切推到 middle child syndrome (註:也可以說 middle child complex)。

Middle child syndrome!(image credit: Web) 

所謂 middle child syndrome 指的是因為夾在老大老小中間,從小缺人愛、缺人關心的老二、老三、老四、老五等。

如果把小孩比為紅綠燈燈號,老大是充滿威嚴的紅燈,告訴大家:”停!” 最小的則是歡樂的綠燈,呼喚:“Let’s go!” 至於尷尬的黃燈就是缺愛,無人理的中間小孩。

第一胎唯我獨尊,生來就是發號勢令,老大姿態。最小的無憂無慮,受寵愛。而獨生子、女更不用說,鐵定擁有三千寵愛。

Continue reading “不好意思,糾結來自 middle child syndrome”

“哇,太閃!” — 英文 Bling-Bling 從哪裡來?

從紐約回加州,氣溫竟然還是冷颼颼,讓期待陽光浴的我有些小失望。不過南加州比北加溫暖,搭配暖暖太陽天,戴上 bling-bling 金光閃閃棒球帽。不過嘻哈饒舌歌手口中唱的 bling-bling 又是從哪裡來呢?

超閃,英文 " Nice bling-bling!"
超閃,英文 ” Nice bling-bling!”

Bling-bling 指的是貴重的珠寶。據說九十年代饒舌歌手 BG,Cash Money Millionaires 一員首先唱出 bing-bling,並把這個名詞帶入流行文化。Atlanta Post 記者 R. Asmerom 寫道,”bling” 一詞來自非洲,原先指的是採金礦。

除此,2003 年紐約時報指出因為 bling-bling 跟黑人嘻哈饒舌歌手劃上等號,也因此少不了帶有貧民窟,也就是 ghetto 形象。也因此 bling-bling 也可以說是 ghetto fabulous,不過因為形容詞帶有貶意 — 種族歧視,只要是黑人就一定是貧民窟長大的孩子 — 一般不建議用此用語。 Continue reading ““哇,太閃!” — 英文 Bling-Bling 從哪裡來?”

年年新希望,到底是無望還是有計劃?

新年快樂!按照慣例,新的一年意味著新規劃,新開始。不過不知道是不是往往計劃趕不上變化還是人們劣根性難改,商業雜誌 Forbes 報導約 92% 的新年規劃為半途而廢。為什麼呢?

根據美國政府統計,新年新希望前三名為減肥、戒煙和多幫助他人。最常見且容易失敗的第一名是減肥。心理學家表示,以“減肥”為目標根本是不可能任務。與其定下 “我要減肥” 或 “我要瘦二十公斤” 這種含糊不清的願望,應該更明確地列出步驟,如:“我要每天快走十五分鐘” 、“我要戒掉每天喝可樂、吃馬鈴薯片的習慣”、 “我每星期吃一天素” 等。

新年規劃英文是 New Year resolutions,可以這麼問:

What’s(單數)/ What are(複數)your New Year Resolution(s)?

你的新年新希望是什麼?

不過就 Sherry 個人而言,對寫新年 resolution 清單這件事早已經放棄,因為寫著寫著,似乎有從 resolution(下定決心要做的事)變成 wishful thinking(願望、一廂情願的想法)的傾象。說穿了,更像是在許生日願望,實際的沒幾個。

也正因為了解想像跟現實的差距(又或者有志者 vs. 懶人的不同),覺得這個漫畫漫畫笑死人。未免太 real 了!話說,兩名學者見面…

Continue reading “年年新希望,到底是無望還是有計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