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著搶眼,衣服也會太「大聲」?

大多時候,Sherry 主編在選衣服的時候有很強烈的自我意識,可以很快速的決定對一件單品是喜歡還是不喜歡的。不過有的時候自己的服裝 sense 還是會受到好朋友的強烈質疑,例如最近買的一件雙面穿豹紋運動外套。怎麼說呢⋯⋯就是很 LOUD。

Miss Editor -4

Continue reading “穿著搶眼,衣服也會太「大聲」?”

右邊轉,左邊轉,女漢子我也?!

雖然說 Sherry 主編平時覺得自己算是名十分給力的職場型女性——經濟獨立,工作能力絕佳,也具備生活情趣——但是這個美國獨立日週末卻讓我體驗到自己離「女漢子」還是有一大段距離。

話說原本打算在長週末放鬆休息的主編,卻在獨立日的前一天碰到浴室洗臉盆的水龍頭漏水關不完全。拿手機查詢怎麼處理狀況(包括「怎麼旋轉開水龍頭手把?」,以及「如何關掉水源?」等),最後雖然找到止水閥——位置于洗臉盆的下方,分別有兩個開關,控制熱水和冷水的輸出)——卻轉都轉不動。打電話給數個 24 小時無休的水電維修行,卻被告知無法在當天派人修理。

聽著漏水的聲音,想著加州今年嚴重的乾旱,再看眼下正在流失的珍貴水資源,主編感到萬分焦慮。想著不能坐以待斃,拿著拆解一半的水龍頭手把以及數張照片(水龍頭的、零件的),去美國建材店 Home Depot。透過水電部門專員的協助,大概理解這個 DIY 任務不簡單。

sherrytalk 簡單學英文

Continue reading “右邊轉,左邊轉,女漢子我也?!”

尷尬問題,來聊聊房間裡的大象吧!

隨著新冠疫苗接種人數增長,美國——至少南加州是這樣的——越來越多人重新出門。出門上下班,週末去逛街,或者開車出遊。

這樣蠢蠢欲動 (甚至已經大動) 的心態從剛過不久的美國陣亡將士的紀念日的長假日,可見一二。美國汽車協會 AAA 在假期前便預測在5月27日至5月31日期間,有超過 3700 萬人去旅遊,並有250萬人搭乘飛機。其實撇開長途旅遊不談,Sherry 主編身邊也越來越多人,重返「正常」,重新去餐廳用餐、酒吧喝酒等等。

不過主編自己對重返「正常」心裡還是慌慌的,尤其是對認識新朋友。拓展交友圈之前,來聊一聊房間裡的大象吧!

Let’s talk about the elephant in the room!

Continue reading “尷尬問題,來聊聊房間裡的大象吧!”

腦子空空不在線上,我說了什麼!

SherryTalk 的讀者們,不知道有沒有機會慶祝上個週末的母親節?過得還愉快嗎?

Sherry 主編的週末過得平平,不過母親節的前夕卻是有點精彩。更正,是烏龍。

話說上個禮拜五主編非常忙碌,除了手邊的工作外還有數個大大小小的會議。在下午會議空擋間,正在打字的我忽然聽到要回家的同事們互道 “Happy Mother’s Day” (母親節快樂),於是也趕忙匆匆地跟她們祝說一句「母親節快樂!」

語畢,意識到自己不能只顧高效率工作,而要善用母親節這個機會跟新同事建立良好關係。結果你猜猜接下來怎麼了?

下午 5 點多一名財政部的同事要下班,我特地叫他的名字想跟他說聲母親節快樂。然後我意識到這名同事是個男的,只好僵硬地改口說:「祝你老婆母親節快樂!」

對方有點訝異,停下腳步問:”Are you… also a mom?”(妳⋯⋯也是媽媽嗎?)
 
主編尷尬之餘竟然回答:”No I am not. But my mother is.” (喔,我不是的,不過我的媽媽是[名媽媽]。)
⋯⋯
Photo by Henrikke Due

Photo by Henrikke Due

Continue reading “腦子空空不在線上,我說了什麼!”

此 string 非彼 string,叫你 “string the beans” 不是叫你做針線活!

回家的好處是可以重溫家裡的書房,而在回顧自己小時候學英文的兒童讀物時,發現了值得推薦給 SherryTalk 讀者們的糊塗女傭 Amelia Bedelia

由美國作家 Peggy Parish 創作的 Amelia Bedelia 是一系列美國兒童讀物的主角和書名。書中 Amelia Bedelia 是一名女傭,因為她總是把雇主對她說的話做 “literal”的解釋,也就是照字面上的解讀去執行,因此鬧出許多烏龍和笑話。不過最後她總是能通過高超的烹飪技巧化解尷尬,讓對方因為美食太好吃而不計較她犯的錯。

閱讀 Amelia Bedelia 系列讀物是件相當有趣的事,因為你會忽然意識到英文裡有好多有趣的慣用詞,也有很多同音卻不同義的詞。

Amelia Bedelia 糊塗女傭系列童書讓你透過烏龍學英文!
Amelia Bedelia 糊塗女傭系列童書讓你透過烏龍學英文!

Continue reading “此 string 非彼 string,叫你 “string the beans” 不是叫你做針線活!”

孩子的眼光看世界,「哇,真奇妙!」

不知道 Sherry Talk 的讀者們有沒有這個經驗,就是在一些很日常、簡單的談話中忽然因為某句話體會到一些人生的意義?

Sherry 主編從以前就喜歡從純粹、簡單的文字中獲得一些心靈養分,也因此格外喜歡閱讀兒童文學,甚至在大學的時候選修過一門 “童話故事” 的兒童文學課。沒想到前幾天跟五歲的小姪女玩「老師和學生」遊戲時,竟然意外地在我們的對話中體會到人生真理!

當天小姪女 “老師” 問我的問題是:”Do you know what mystery is?”

Photo by Annie Spratt on Unsplash
Photo by Annie Spratt on Unsplash

Continue reading “孩子的眼光看世界,「哇,真奇妙!」”

回家當褓姆,感謝 “村莊” 幫忙: It takes a village

聖誕 + 新年假期回家,頓時從舒爽的單身生活—看心情決定做不做飯、什麼時候做飯,以及每天有時間規律的運動—變成有「責任」的姨姨褓母。因為疫情的關係已經一年沒有回家,家人和小姪女也格外的想念,不過五歲的小姪女的熱情實在讓每天陪玩 (至少四個小時) 的姨姨們吃不消。感嘆又感謝:

“It takes a village to raise a child.”

Photo by Park Troopers on Unsplash
Photo by Park Troopers on Unsplash

Continue reading “回家當褓姆,感謝 “村莊” 幫忙: It takes a village”

超美超有型,從太陽眼鏡看「玫瑰色」世界 (?)

親愛的 SherryTalk 讀者們聽過 rose-colored glasses 嗎?你覺得從玫瑰色眼鏡望出去的世界,又是個怎麼樣的世界呢?是絕對的粉紅浪漫,還是快活奔放的艷紅?

sherrytalk-rose-color glasses

Continue reading “超美超有型,從太陽眼鏡看「玫瑰色」世界 (?)”

給你我的真心”美金兩毛錢” (Two Cents)

Sherry 主編認真執行 social distancing 六個月來,深刻地感受到什麼是「我的世界只有你」的心情。每天一起吃三餐、一起運動的的人,是室友。每天見面,聊工作、心情、雞毛蒜皮小事的人,是室友。雖然兩個人有不同的工作空間,但是在這樣密集的接觸下,不免也會有爭執的時候。約兩個禮拜前主編跟室友討論某件事情,因為兩個人的立場不同,所持的意見也不同,因此討論的聲音漸漸大聲起來。然後室友說:「你想知道我的意見嗎?」

她說的是:Do you want to know my two cents?

主編回她說不要,不要兩毛錢,要更多錢—— No, I don’t want your two cents! 我要 more than two cents!

主編笑了,自己的回話好幼稚喔。

Image by Ulrike Mai from Pixabay
Image by Ulrike Mai from Pixabay

Continue reading “給你我的真心”美金兩毛錢” (Two Cents)”

等候心理戰:讓人不耐煩的不是等候的時間長短,而是 Feeling

你喜歡排隊嗎?在等候的時候,會不會不耐煩呢?

相信大部分的朋友們不喜歡排隊或等候服務,最好是買電影票是有劃位的,到了電影院就可以直接入場看電影,去餐廳吃飯是可以訂位的,到達餐廳即可用餐,搭乘地鐵的時間也拿捏得恰恰好,到達月台時地鐵馬上就會入站。那如果一定要等候,那又如何讓等候的時間縮短或變得愉快呢?

會開始思考這個問題是因為 Sherry 主編被室友問及:「你會如何解決電梯太慢的問題?」

Continue reading “等候心理戰:讓人不耐煩的不是等候的時間長短,而是 Feel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