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你我的真心”美金兩毛錢” (Two Cents)

Sherry 主編認真執行 social distancing 六個月來,深刻地感受到什麼是「我的世界只有你」的心情。每天一起吃三餐、一起運動的的人,是室友。每天見面,聊工作、心情、雞毛蒜皮小事的人,是室友。雖然兩個人有不同的工作空間,但是在這樣密集的接觸下,不免也會有爭執的時候。約兩個禮拜前主編跟室友討論某件事情,因為兩個人的立場不同,所持的意見也不同,因此討論的聲音漸漸大聲起來。然後室友說:「你想知道我的意見嗎?」

她說的是:Do you want to know my two cents?

主編回她說不要,不要兩毛錢,要更多錢—— No, I don’t want your two cents! 我要 more than two cents!

主編笑了,自己的回話好幼稚喔。

Image by Ulrike Mai from Pixabay
Image by Ulrike Mai from Pixabay

Continue reading “給你我的真心”美金兩毛錢” (Two Cents)”

等候心理戰:讓人不耐煩的不是等候的時間長短,而是 Feeling

你喜歡排隊嗎?在等候的時候,會不會不耐煩呢?

相信大部分的朋友們不喜歡排隊或等候服務,最好是買電影票是有劃位的,到了電影院就可以直接入場看電影,去餐廳吃飯是可以訂位的,到達餐廳即可用餐,搭乘地鐵的時間也拿捏得恰恰好,到達月台時地鐵馬上就會入站。那如果一定要等候,那又如何讓等候的時間縮短或變得愉快呢?

會開始思考這個問題是因為 Sherry 主編被室友問及:「你會如何解決電梯太慢的問題?」

Continue reading “等候心理戰:讓人不耐煩的不是等候的時間長短,而是 Feeling”

洋蔥是樂於助人的 Type O,那 Type A 呢?(後者說的不是血型喔!)

今天 Sherry 主編認真做了飯,用了很多洋蔥。首先用洋蔥和各種蔬菜、香料熬煮一鍋蔬菜高湯。接著再用洋蔥、蘑菇和鮮奶油調製蘑菇濃湯(竊喜,熬製的高湯馬上派上用場囉)。最後,用洋蔥做了醬燒豬肉。

做料理的這段時間,主編不斷地跟室友讚美洋蔥的百搭,說洋蔥就跟 O 型血一樣 ——O 型血可以輸血給所有人,而洋蔥跟什麼都合得來。

那 Type A 呢?

Continue reading “洋蔥是樂於助人的 Type O,那 Type A 呢?(後者說的不是血型喔!)”

It takes two to tango,這道理果樹也知道

Sherry 主編被問起興趣,會回答自己喜歡園藝 “gardening”。不過這是個修飾性的說法。其實主編喜歡的是種菜、種香料植物、種果樹。說穿了,是個講究食當季、食有機的「吃貨」。

請看以下:


 

I grow things with the intention to eat them.

While I mask this under the facade that I love gardening (and have had several delightful conversations with fellow gardening aficionados), truth be told, I, simply, love eating organic, seasonal produce. There is nothing I relish more than plucking that ripe cherry tomato fresh off the vine the first thing in the morning, beating all the “cute” beasties animals thieves to it. While I have yet to find damning evidence that there are indeed cherry-tomato-craving creatures competing with me, I have definitive proof that the SNAILS are beating me to the kale. Such an irony eh? Being beaten by the snail of all creatures?

譯文:

我種東西的目的是要吃它們。

雖然我以「喜歡園藝」這面具掩蓋了事實(並藉由這理由與其他園藝愛好者們進行了數次愉快的交談),說實話,我只是喜歡,不,喜歡有機的時令蔬果。我最喜歡一大早從藤蔓上摘下新鮮欲滴、鮮紅成熟的聖女番茄,擊敗所有可愛的小野獸,不,小動物 小偷。雖然我還沒有找到確鑿的證據表明確實有渴望吃聖女番茄的生物與我競爭,但我有確鑿的證據證實鍋牛們比我快一步吃掉我種的羽衣甘藍。多麼地諷刺,不是嗎?竟然在所有的生物中被鍋牛打敗?


 

hsiehwithyou-fruit tree

Continue reading “It takes two to tango,這道理果樹也知道”

諂媚順耳,Flattery 讓我吃下布朗尼

你喜歡稱讚別人或被別人稱讚嗎?

英文的讚美是 compliment,諂媚地奉承則是 flattery。後者帶有貶意,英文有句俗話就說 “Flattery will get you nowhere”——諂媚奉承是沒有用的,是「不會帶你去任何地方的。」

然而,人與人之間,如果能給予他人承認,比如對他人的外貌、氣質、工作學習能力等上的長處和優點,並用語言表達欣賞,是可以讓給被稱讚的人感到開心的。

心理學家阿倫森( Elliot Aronson )在六零年代提出的阿倫森效應(註一)表明,人們喜歡那些對自己表示讚揚、喜歡和鼓勵的人或物,而不喜歡那些不對自己表示讚揚、喜歡和鼓勵的人或物。會這樣的原因是因為挫折心理。不被褒獎反被貶低會使挫折感增大,而這種挫折感是很容易引起心理反感的。

註一:英文的阿倫森效應是 the Pratfall Effect。

IMG_6066-2 Continue reading “諂媚順耳,Flattery 讓我吃下布朗尼”

感謝「你們」的陪伴:研究顯示室內植物讓人心情好,還提升工作效率

在經歷超過一個月的自我隔離,我身邊有不少朋友開始耐不住寂寞了。從一開始的樂觀,覺得隔離只是暫時性的,生活很快可以恢復正常,到現在因為意識到疫情的嚴重性,以及它可能在未來幾年仍然存在,而感到不同的負面情緒。是的,疫情已經改變了我們的生活型態,並且在未來的幾年 homebound 將會是一個新的常態。

Homebound 是形容詞,可以說是「返家的」,如:”She is on a 7 p.m. homebound flight” (她正搭乘晚上7 點要返家的飛機),也可以說是困居家中,一般來說是因為年老、疾病,或殘疾。這裡的用法是後者。Bound 是 Bind (動詞,被綁住的意思)的過去式,可以把 homebound 想成被綁在家裡的感覺來加強記憶。

因為疫情困居家中的我們,又該如何讓自己的空間更舒適?Sherry 主編推薦大家 DIY 室內植物盆栽,保證活動空間質感 Up Up!

迎來新氣象,圖中是主編的多肉植物三合一盆栽!(IG @sherrytalk)
迎來新氣象,圖中是主編的多肉植物三合一盆栽!(IG @sherrytalk)

Continue reading “感謝「你們」的陪伴:研究顯示室內植物讓人心情好,還提升工作效率”

小孩的殘酷來自直白—— Tell it like it is!

朋友跟我分享她小女兒的趣事。

女兒看到坐著吃飯的爸爸挺著一個肚子,就戳爸爸的肚子跟他說:「你肚子好大,像佩佩豬的爸爸。你吃太多,太胖了!」

Sherry 主編原本沒有覺得那麼好笑,不過自己搜尋一下佩佩豬 (小豬佩奇/Peppa Pig) 一家,看到圖中的爸爸豬,不禁大笑出來。爸爸豬的肚子還真的圓。真心覺得朋友的女兒太妙了。雖然說童言無忌,童言無忌,不過越天真無邪、誠實的話語,反顯得「真相」更令人心酸了。哈哈,真正最殺的那一顆子彈來自小孩的一句話, 只能說,”Sorry man, she tells it like it is!”

peppa pig
英國知名童書,小豬佩奇的一家。有爸爸豬、媽媽豬、小豬佩奇和弟弟喬治。

Continue reading “小孩的殘酷來自直白—— Tell it like it is!”

心有戚戚焉,數餅乾數到 “丟掉彈珠”

自我隔離的這段期間,視訊變成一種生活型態,包括:工作會議、朋友們的聊天互動,以及健身課。而原先計劃讓剛滿 5 歲的小姪女來南加州找姨姨玩,也不得不變成視訊 play date。(小朋友與小朋友相約一起玩的約定稱為 play date;身為大朋友的姨姨借用 play date 之名義拉近與小小孩的距離,哈哈!)

話說與小姪女玩著玩著,Sherry 主編被分配到 Baker(麵包/糕餅師傅)的角色,要做餅乾給公主們吃。這時主編靈機一動,覺得這是一個利用實物(Oreo 餅乾)教數學的好機會。讓小姪女除了數數外,還可以藉由數真實的餅乾來學習加法和減法。沒想到的是,主編想像中的有趣餅乾教學,竟然讓小姪女數餅乾數到到崩潰——”she has lost her marbles”!

Image Credit: Anita S. from Pixabay
Image Credit: Anita S. from Pixabay

Continue reading “心有戚戚焉,數餅乾數到 “丟掉彈珠””

在家打混的日子,小心吃出 “隔離 15”

「不想出門」待在家,和「不能出門」待在家,兩者之間有很大的不同。前者,是一種選擇;後者,是沒有辦法的妥協。而因為疫情劇增的自我隔離 social distancing,是後者。

在家工作,在家用 Zoom 多人會議視訊上皮拉提斯和瑜伽課,在家做飯、吃飯等,將與他人接觸的機率降到最低,能在家就絕不出門。認真執行隔離兩個禮拜多,最苦惱的就是下一頓飯要吃什麼。對 Sherry 主編這種做飯實力中等,也不是特別喜歡做飯的人來說,只能說自己的手藝吃在口裡越吃越空虛。而這種心靈和味蕾上的空虛,讓主編特別想吃東西。不是洩憤的倒一杯牛奶,打開一包 family-sized(大型家庭式包裝) Oreo 餅乾(一口氣吃了四個),就是開瓶葡萄酒搭配起司、生火腿,來個微醺最樂。

天,這種吃了又睡,睡了又吃的隔離生活,會不會讓主編在隔離結束後來個 Quarantine 15?

Image by PublicDomainPictures from Pixaby.
Image by PublicDomainPictures from Pixaby.

Continue reading “在家打混的日子,小心吃出 “隔離 15””

你不知道的(主編私藏!)咖啡飲品

小的時候喝咖啡, 覺得咖啡又黑、又苦,實在難喝的要命。高中的時候喝咖啡,是因為覺得帥;一邊用吸管喝星巴克的 Frappucino,一邊看其他沒有喝外賣咖啡的同學,覺得自己有個拿到駕照,可以午休時間開車離開校園的朋友真厲害。雖然 Frappucino 嚴格說起也稱不上咖啡,頂多是有咖啡味道的糖漿。再大一點的時候,喝的是拿鐵、卡布奇諾咖啡,那時候覺得只要點上一杯,喝的似乎不是咖啡,而是異國情調。

上班後,開始喝黑咖啡,因為公司茶水間無限量供應免費咖啡。而且出外開會,對方秘書問要喝些什麼,說:「喝黑咖啡」感覺亂帥一吧的,頗有自已是 “吃得了苦” 的女漢子錯覺。尤其當對方再問:「需要加糖或奶嗎?」,自己簡潔有力地回答:「不了,就黑咖啡」(“No, just black”),更是帥到無邊界——Sherry 主編是有效力的工作女人(哈,心中小劇場無限加戲)。上班再久一點的時候,開始喝由意式濃縮咖啡加入熱水製作而成的美式咖啡,因為咖啡因。

喝著喝著,美國咖啡文化提升了,主編的口味也進化了。跟大家介紹精品咖啡又一波,也許是你喝也沒喝過主編私藏咖啡飲品:Flat White、Cortado、Gibraltar!

IG: @othatsherry
IG: @othatsherry

Continue reading “你不知道的(主編私藏!)咖啡飲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