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也有大小眼?從冰淇淋看人生,到頭來有錢人、窮人都有冰吃

前天滑臉書的時候,臉書牆上提醒兩年前 Sherry 在紐約西村 West Village 跟好朋友們一起吃 Grom 義式冰淇淋。看到照片,嘴角不免上揚,因為服務生真的超級大小眼。兩份冰淇淋明明口味一樣、所選的大小也一樣,呈現出來的比例卻是一個棒球和一顆乒乓球。受到如此服務生如此青睞的 Sherry 也只好謙虛地跟朋友解釋道:「唉,也不是我漂亮啦,只是剛剛拿出皮包的是我,you know,付錢的。」(哈!)

不過,面對人生大大小小,有意無意地的「不公平」,是否該感嘆 “Life comes in unequal servings” 呢?

夏天來份水果口味義式冰淇淋粉享受~ (image credit: othatsherry.com)
夏天來份水果口味義式冰淇淋粉享受~ (image credit: othatsherry.com)

Continue reading “人生也有大小眼?從冰淇淋看人生,到頭來有錢人、窮人都有冰吃”

終極美味,黑芝麻冰淇淋!

最近正在讀一本相當有趣的書 — 關於文字食物

想想,我們吃豬肉(pork)而不是吃豬(pig);  吃牛肉 (beef)不吃牛(cow)。 比起英語、德語,羅曼語系下的法語和義大利語似乎更能帶出美食的浪漫氣息。你會想吃米飯(rice)還是番紅花義大利飯 (risotto alla milanese)?中式豬油拌飯換成義大利式豬油烤小麵包(lardo bruchetta)呢?哇,就算看不懂菜單也覺得那慵懶的字母好聽到不行。口水都要留下來了。

沒想到文字也可以左右食慾!

Continue reading “終極美味,黑芝麻冰淇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