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所謂「什麼年紀該做什麼事」,珍惜每個 Moment

十一月二十四日剛結束的感恩節英文為 Thanksgiving,拆開來唸即 Thanks 加上 Giving,等於「給予感謝」。不知道 SherryTalk 的讀者們感恩節是否過得愉快,在酒足飯飽之餘,有沒有利用這個機會好好感謝陪伴在自己身邊或給過自己幫助的人?

在這個充滿感恩的季節,Sherry 最想感謝的,是一路支持自己一步步找到自己夢想的家人。想自己當初大學選主修時似乎忘了主修的最終目的是為了畢業後找份工作。好在雖然繞了那麼點路,自己非常滿意現在的狀態。享受工作帶來的挑戰、樂趣,喜歡認識新朋友的趣味,也珍惜離家更近些這個優點。按讚!

雖然有的時候也會想,如果自己當初大學一畢業就開始工作,會不會現在的職位名稱更顯赫,薪水後面的零多那麼一點點。(被公司裡的一名小美眉刺激到了,才剛畢業便已有個不錯的正職名稱,而且是因為對方還是學生時便開始在我們公司打工⋯ )

嗚,為什麼我學生時代玩那麼多?畢業後也是?(自問)

則安之囉!與其懊悔當初,倒不如把握現在,好好拼一拼!再者,沒有以前的說走就走,怎麼會有精彩照片呢?

DSC07255
攝影於馬來西亞檳城:陳姓橋 Tan Jetty 日出 (感謝好友一家人熱情招待,那一年的美好回憶!)

Continue reading “沒有所謂「什麼年紀該做什麼事」,珍惜每個 Moment”

平凡、不平凡,每段人生都有其「荼蘼」

我原本以為我的人生可以稍微不平凡一點

我真的只要稍微就好了

事業上稍微有成就

生活稍微過得精彩一點

日子可以過得稍微讓別人羨慕一點

這是 Sherry 最近在追的連續劇「荼靡」中女主角鄭如薇(楊丞琳飾)跟男朋友湯有彥(顏毓麟飾)解釋自己為什麼想要捉緊眼前的升職機會離開台灣去上海,趁年輕的時候拼拼看,是否會擁有更好的工作發展、更好的收入。

劇中女主角只有兩個方案可以選擇,而她的決定左右她將失去的。方案A,女主角選擇一個人去上海打拼,放棄男朋友:一個認為陪心愛的人吃晚餐是最重要的一件事。方案B,女主角選擇留在台灣,辭掉工作,全心全意照顧因車禍受重傷的男友父親。方案A失去的是愛情,方案B失去的是事業,兩者不能兼有。

劇情稍顯得牽強,畢竟女主角跟男朋友沒有婚約,在既不是對方的妻子、媳婦的情況下,選擇方案B著實有點說不過去。而對決定去上海的女朋友表示如果對方去上海就是不愛自己的男朋友-「如果妳真的愛我,去上海根本不應該是一個選擇題」- 他的愛情觀也很幼稚。

不過劇情讓方案A和方案B平行發展,是蠻特別的手法。才追到第二集的 Sherry 也不知道兩種人生是否會有優劣(當然,在真實人生裡也不可能兩個選擇同時發展),不過倒是覺得不論選擇任何一種人生,如果認真、不後悔地去執行,終究會等到荼蘼花開時的絢爛!

荼蘼花
荼蘼花為花季盛開的最後一種花 (image credit: Web)

Continue reading “平凡、不平凡,每段人生都有其「荼蘼」”

適合的、想要的,相遇的機緣,最後還要錢

知道《我們這一家》嗎?由日本漫畫家螻榮子創造的漫畫作品,並於 2002 年被改編為電視動畫,講述平凡家庭所發生的趣事,包括親情、友情和生活中的瑣事。成員總共四名:

  • 花爸:標準中年上班族,同時還是名老煙槍。沈默寡言的大男人,帶著一副小小的圓框眼鏡,對許多事情顯得興趣缺缺,不過對花媽誇張行為卻好脾氣地用看笑話態度面對
  • 花媽:身材圓圓,個性相當歐巴桑的媽媽,除了拚命、固執且精打細算(能省即省原則)外,對一些雞毛蒜皮的事極為在意,更會為此與子女爭論。不時會搞出一些 kuso 事件,不過面對錯誤行為往往會強辯或裝傻迴避。情緒和動作反應相當誇張
  • 花橘子:長女,高中二年級學生。個子矮小,常被誤認是小學生。個性大而化之,迷糊(有點像媽媽),興趣是做泰迪熊
  • 花柚子:長男/弟弟,國中二年級學生。個性細膩,性情敏感很容易會為雞毛蒜皮的小事感到尷尬。個性跟大剌剌的媽媽和姊姊成對比
《我們這一家》卡通劇照(image credit: Youtube/Web)

而 Sherry 最近看到某一集特別有感覺,尤其因為自己最近買 sample sale 的服飾買得太敗家。話說,橘子跟媽媽分享今天在學校跟好朋友討論買衣服的重要關鍵,除了三一不可缺之外 – 喜歡的衣服+適合的衣服+相遇的機緣外,還要錢。面對橘子的少女心,花媽稍想片刻便直言直語道:「說到底,就是錢錢錢錢錢錢錢,最重要!沒有錢,其它都是白談!」

哈哈,Show me the money!

Continue reading “適合的、想要的,相遇的機緣,最後還要錢”

樹與森林的對話:Mr. “Almost Right”

前些日子在網路上看到篇關於森林、樹木和感情的文章。

說到愛情這座森林,相信大家對它並不陌生。不管是感情還是婚姻,尋覓之間,大家問的都是:「這棵樹是我要的樹嗎?我願意/能夠為這棵樹放棄整片森林嗎?」所謂放棄「森林」,進入一對一的感情、婚姻,到底就是做選擇。一個人決定選擇了另一個人。而選擇的本質,就必須有割捨放棄。困難的不是做選擇,而是堅信自己的選擇沒有錯。因為世界上沒有一顆「完美的樹」,單一棵樹也無法滿足自己所有的需求(內與外)。最多,我想,只能期望自己可以找到一顆差不多,或近乎自己要求的樹。之後,則是靠兩人努力磨合來盡量更靠近完美。

沒有 Mr. Right,可是有 Mr. Almost Right(差不多完美男人)!

難的不是找到一棵樹,而是願不願意為那顆樹放棄森林。(Image Credit: 幾米《地下鐵》/jimmyspa.com)
難的不是找到一棵樹,而是願不願意為那顆樹放棄森林。(Image Credit: 幾米《地下鐵》/jimmyspa.com)

Continue reading “樹與森林的對話:Mr. “Almost Right””

年紀大了,還撲火不?

Don Marquis (1878-1937),美國人,是作家、記者、專欄作者,還是幽默才子,即:author, journalist, columnist, wit。年輕時,我很喜歡他的一首詩, “The Lesson of the Moth”。詩的內容簡單,講述蟑螂跟飛蛾的對話。

一隻蟑螂在閣樓看到一隻一直撞擊電燈泡的蛾,便問蛾:「你在做什麼,你不知道燈泡的金屬絲會把你燒死嗎?」 蛾回答:「我知道,可是我寧可為那一瞬間的快樂、美麗而死,也不要庸庸碌碌,平淡地過一輩子。」 可想而知,最終蛾撲火成功,化成灰燼。

隨著長大,對很多事情,不管是事業還是愛情還是夢想,都不再偉大。曾經,如三毛般化成沙漠的沙,隨風飄走,是瀟灑。現在,卻覺得可怕。曾經,未來的自己可以是X,也可以是Y,捨棄最快的直線,專走彎曲迂迴的道路。現在,卻覺得有份工作,賺賺錢,吃吃喝喝,閒時逛街旅遊也不錯。(看博文:追夢趁早,莫待 lose your balls 時) 。

Sherry 讀大學時,因為這首詩,有感而發而寫了《蟑螂之愛》。此中篇小說與《約會》,都曾經發表於北美世界日報。

你願做撲火的蛾,還是那打不死的蟑螂?(image credit:Christina Drejenstam http://missyuan.com)
你願做撲火的蛾,還是打不死的蟑螂?(image credit:Christina Drejenstam http://missyuan.com)

Continue reading “年紀大了,還撲火不?”

男人也整形!原來要 MAN 不簡單

只有女人愛美,男人不愛?

根據 2013 年整形報告(Plastic Surgery Statistics)顯示,在一億四千三百八十多萬件整形手術裡,91% 的尋醫者為女性(約:一億三千一百四十多人)。不過數據顯示,越來越多男人也開始接受整形。而其中,最熱門的項目是墊下巴

沒錯,越來越多男人用整形為自己添加男人味。一名匿名病人(39歲,電信公司總裁)說自己決定接受墊下巴手術因為沒有人看得出平時穿西裝打領帶的他身材練得多完美健壯。手術後,他發現除了跟女友做愛更火熱,連同性同事對他的態度也更為尊敬。從漂亮 pretty 變帥氣 handsome,好處多多。

男人也愛美?要 MAN 就要有下巴線!(image credit: movieline.com)

Continue reading “男人也整形!原來要 MAN 不簡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