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嗎?我好得很 Good as hell !

在現今智慧型手機和各種新平台上的音樂服務如此擁擠的時代,不知道 SherryTalk 的朋友們平常都是怎麼聽音樂的?還會不會聽廣播呢?

Sherry 主編喜歡聽廣播。這可能與美國的開車生活模式有關,不管是上班、去吃飯、逛街還是處理任何生活中的大小事,免不了要開車,而且有的時候還是一、兩個小時的車程。開車時能做的事情不多,也因此養成收聽廣播電台的習慣。再者,也樂於廣播的開了就聽,不喜歡就轉電台的簡單收聽模式,從新聞聽到古典音樂、爵士音樂、流行音樂等,滿足各種需求。

有時讓「專業的」來決定音樂播放清單還有尋寶的樂趣,意外發現那首正在播的歌曲很對自己的脾胃——跟大家分享這首 “Good as hell”(英/口語,意:我好得很!)

Continue reading “好嗎?我好得很 Good as hell !”

小魔女 Matilda 帶你搗亂:Revolting Children

相信大家對小魔女瑪蒂達 Matilda 的故事不陌生。英國著名童書作家羅德・達爾筆下的瑪蒂達是個天才兒童,才三歲就會讀書(而且不是有圖片,而是全部是文字的書喔),還會自己洗澡、換衣服、做飯照顧自己。

然而,比模範生還模範生的超完美兒童瑪蒂達卻沒有得到父母的喜愛。她的父母認為小孩子應該多看電視少讀書,而像瑪蒂達這種自己會到圖書館看書的孩子則是個不擇不扣的怪胎。而在學校,瑪蒂達的校長更是個討厭小孩,希望這個世界沒有小孩這種生物的可怕暴君。

故事中的 Matilda 跟一般孩子不一樣,非常聰明。投入書中的世界是她唯一快樂的方法。(Image Credit: Web/Leeds Book Club)

處於惡勢力的小小瑪蒂達要如何運用自己異於常人的大腦,和其可以控制東西的魔力來扭轉自己的命運?

百老匯 “Matilda” 音樂劇裡,瑪蒂達高歌,為什麼故事中的角色不能改變自己的命運,為什麼我們必須做別人叫我們做的事呢?要不,來調皮一下!

Sometimes you have to be a little bit naughty.

Continue reading “小魔女 Matilda 帶你搗亂:Revolting Children”

我要愛你愛到 black and blue

我不是英國歌手艾黛兒的粉絲,總覺得她的嗓音過於滄桑,有超過年齡的悲苦調調。不過我卻非常喜歡她翻唱美國創作歌手 Bob Dylan 這首《Make You Feel My Love》(讓你感受我的愛)。

(image credit: Bob Dylan/datingforgirls.net)

微微沙啞的嗓音,愛黛兒的唱腔帶著卑微,不是告訴聽者我要 make you feel my love,而是纏繞著絲絲乞求,請求對方接受自己對對方的濃烈感情。

有多愛?

愛到所有人都棄你而去,沒人為你擦眼淚時,我還要擁抱你一百萬年。

When… there is no one there to dry your tears,/ I could hold you for a million years/To make you feel my love.

比起原唱,我更喜歡愛黛兒演唱的版本,覺得更符合歌詞。 Continue reading “我要愛你愛到 black and blue”

四眼田雞音樂人,Tom Clark

曼哈頓東下城的2A 酒吧開始於1984年,地點就在2街 (2nd St.) 和 A 大道 (Ave. A) 交接口。八十、九十年代的紐約有許多酒吧以街道糾街口名字命名,不過現今越來越少見,2A是少數殘留的此類型酒吧。

我的好朋友 Tom Clark 在 2A 當酒保,同時也是個音樂人。他與朋友共組四人樂團 — Tom Clark and the High Action Boys。’86 年為了追音樂夢從伊利諾州跑到紐約。由 20 歲青澀少年轉變成 48 歲啤酒肚中年男,Tom 自嘲帥氣不再,也感嘆紐約音樂人難做。越來越少酒吧提供 live 表演場所,除此,音樂人也難以 live 表演賺錢。因此,Tom 創辦 Treehouse (2A酒吧2樓現場音樂表演),每個禮拜天邀請不同音樂人玩音樂

IMG_295660970493502[1]
Tom Clark and the High Action Boys (樂團在2A表演) Image Credit: Tom Clark
Continue reading “四眼田雞音樂人,Tom Clark”

Sunny 老頭:我的畫裡有昨天/今天/明天

緣分很玄,有的時候,莫名地會在某個時間地點跟某個人交心。我跟 79 歲的 Sunny 是忘年之交。

Sunny’s  (是酒吧也是老闆的名字) 坐落於布魯克林 Red Hook 河畔。開始於1850年,小酒吧是布魯克林最老的 dive bar[1],曾祖父傳給祖父傳給父親,接著叔叔接手,1994年才由Sunny 正式經營。義大利裔的 Antonio “Sunny” Balzano 說話帶著濃濃愛爾蘭腔。”I love it” 聽起來像 “I lurve it”。他親暱地換我 darling,不過會將母音拉得長長的,Dar-lang

希望我這名又高又瘦頂著一頭瘋狂科學家捲髮的朋友身體健康,期待今年夏天他的生日派對。

2014-03-02-18-50-21_deco[1] Continue reading “Sunny 老頭:我的畫裡有昨天/今天/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