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會》是愛情遊戲的開始,請選擇 A、B 或 C

對自己的慎重不免覺得好笑。其實也不是非他不可,只是愛情遊戲裡習慣當贏家。像賭博,贏總是比輸好。想贏卻不能只靠運氣,還要準備、練習。

(此短篇小說曾經發表于世界日報)

時尚插畫家 Kate Parr 作品(image credit: studdedhearts.com/Kate Parr)

頭包毛巾,身裹條大浴巾,望著鏡子盤算著,穿

(A) LBD ,永不退色的經典黑色小洋裝
(B) 粉紅色露肩洋裝
(C) 褲裝,中性加知性美

嗯,(A) 吧。經典是不敗的法則。

第一次見面是在那誰的party,查理嗎?算了,反正沒差。那天在party第一眼就看上他。也沒什麼原因,就是帥、高,食色性也。嗯,(A) 好,得體。不然穿得像那天那麼辣,被以為隨便、愛玩,可糟。第一次約會有許許多多可以與不可以… 套上洋裝,妝

(A) 粉嫩眼妝
(B) 小煙燻
(C) 黑眼線

(B),都說眼睛是靈魂之窗,今晚加強眼睛,對他放電。

「呵」,對自己的慎重不免覺得好笑。其實也不是非他不可,只是愛情遊戲裡習慣當贏家。像賭博,贏總是比輸好。想贏卻不能只靠運氣,還要準備、練習。

抹上唇膏,「啵」一聲抿了抿嘴,好看。女為悅己者容?未必。是虛榮心。比男人、比車、比包,尤其臉不能輸給其它女人。

香水噴

(A) YSL Parisienne
(B) Guerlain Idylle
(C) Valentino Rock n’ Rose

(B) ,性感。典雅花香中夾帶著中東神秘誘惑,不是女人香是什麼。頸、耳後、手腕、胸口,香氣遊走,如花雨,漫延整個空間。

「叮咚!」

他來了!

皮包、高跟鞋,開門,「嗨!」

不錯!他穿了件襯衫,沒打領帶,西裝褲,得體的半正式。走向車(喔,跑車),加分!

他紳士的開了車門。微笑,很好,再加分。

「想吃什麼?」他問。

「都可以呀,隨便。」

口說隨便,心裡的打算卻一點也不隨便。「隨便」測驗他有無做決定的能力,而他決定的(隨便)餐廳更是左右有無下回約會的關鍵。請別相信隨便。善意的謊言,千千萬萬不能隨便。

義大利餐廳,安全牌。西式餐廳慣用昏黃燈光,桌上擺著蠟燭,空氣裡的每一顆分子都低語:誘惑、吸引。調情的好地方。坐定,他開口,「想吃什麼就點。」溫順地「嗯」一聲,低頭研究菜單。

(A) 地中海沙拉
(B) 奶油醬汁培根義大利麵
(C) 白酒蒜蓉蛤蜊義大利麵

沙拉吃相難看,像兔子吃草似,菜葉卡在牙縫更是丟人。奶油醬汁還是白酒蒜蓉呢?喔,

雖然愛吃奶油醬汁,還是選擇熱量較低的(C)吧。前菜:bruschetta,主菜:義大利麵,Chardonnay 一瓶。

微醺,挺開心的。對話像跳探戈,一來一往,充滿試探、挑逗。眼睛望著他,身體微微前傾,專心聽他說話 — 身體語言暗示著,對他有興趣。進行到甜點時已經互相了解了學歷、工作、家庭和孩童時期,伴隨著烤布蕾,是愛好、休閒。

輕敲布蕾上的焦糖,道:「我其實不喜歡去夜店跳舞。比起那種場所,我更喜歡旅行。甚至有點兒宅,喜歡在家讀書。」

他忙接口,「其實我也不常去那種場所,那天是為了朋友。」兩人此舉是否掩人耳目,自欺欺人呢?不過澄清自己不是跑趴女,現在要好好塑造自己文藝形象和深度。

挖口布蕾,品嚐間決定要提些書名和畫家。

慣例,用餐後禮貌性的說聲要用洗手間,整理儀容。完畢,他自然已經買好單。

在車上,持續交談。畢竟還沒深交到可以享受安靜。相反的,安靜令人坐立不安。

講話時頭腦卻胡思亂想起來。不知道還有沒有下一次約會… 不知不覺低了頭,眼一瞄,看到自己的手離他的手好近。兩人的手一左一右的放在汽車操縱桿旁。不知道他有沒有發覺,會不會握她的手呢?

只要在靠近一點點,再一點點。邊想邊把手悄悄的移了個一毫米,又一毫米。

握住了!

兩手相握。竊笑,好甜蜜。他的手有點粗,常打籃球曬成褐色。

等會兒到家要如何告別?

(A) 甜甜的微笑,「謝謝晚餐,今晚很愉快」
(B) 道晚安,並輕輕在他臉頰上一啄
(C) 邀請他進來家裡坐坐,喝杯茶

到家

(A)? (B)? (C)?

(D)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