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書阿婆說豁出去 Live on the edge!

逼近攝氏三十度的六月紐約 -大太陽、紫外線、流汗汗汗汗汗汗汗⋯ 啊, 又到了這個濕濕黏黏,就算坐著不動腋窩也會流汗的季節(哈哈,有點噁)。沒錯,夥伴們:「夏天來了!」

而 Sherry 最初來紐約的時候也遇上炎炎夏日天。從一開始主修新聞系 magazine writing 學生到財經記者;從寫藝術、設計、電影、音樂等文青小品到報導商業地產融資;從曼哈頓搬到皇后城再搬回曼哈頓,不知不覺 Sherry 已經在紐約生活快三年。

三年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雖然還不足以說紐約是「家」,這段一個人獨立生活的期間,也多少有了自己是半個紐約人的自覺。能夠輕鬆搭乘、轉換地鐵線,搭計程車時也可以帥氣地喊出交接路口:“45 th and 5th Avenue”(45 街/第五大道)。

有時候會想,如果當初沒有來紐約,沒有誤打誤轉成為財經記者,現在的自己會做什麼樣的工作,跟什麼樣的人打交道?自己,會是什麼樣子?

因為上班,言談成熟了點,了解除了工作能力優秀,還要學習如何跟同事們互動、跟上司打交道。努力大步前進之餘,也要不時拍拍自己的肩膀,給自己鼓勵,並且不時在朝九晚五的規律上班生活中,來點重口味 Live on the edge!

DSC01040
攝於台灣宜蘭,Sherry 初次嘗試滑翔翼!

哈哈,此名言出處非 Sherry 我也,而是公司同樓層一家建築公司的秘書阿婆。

Hey, live a little. Gotta live on the edge, right?

秘書阿婆說活著,就是要不時冒個小險,嘗試不同的東西,得到新的體驗 - 活在危險邊緣 live on the edge(註:口語英文 gotta 是 have got to 的縮寫)。

話說回來,我跟秘書阿婆當時聊的可不是什麼人生大道理,而是指甲油顏色!哈哈,秘書阿婆比我還潮,腳指頭擦著近期流行的裸色指甲油,而且顏色還是較少見的淡茄子色(淺灰紫,接近裸色)。

閱讀博文:《如糖果般繽紛美指 mani pedi》

秘書阿婆特地交代我一定要嘗試,今年夏天很夯的顏色。“You must give it a try”,說此話的秘書阿婆還瞄一眼我的腳指頭(羞!從露指高跟鞋探出頭的腳指頭擦的是很一般的鮮紅色指甲油),要大膽嘗試: “Take risks, live on the edge!”

Yes 秘書阿婆,小女子收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