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白雪成 slushy 時,關於天氣跟聊天這事

在紐約,天氣變暖指的是氣溫從零下回升為“零上” 2 度。氣溫上升理所當然是個讓人開心的消息,可是對 Sherry 而言,氣溫回升的日子讓人厭煩,而且是非常。零下,至少白雪晶瑩。冷歸冷,放眼望去的白色風景,多少帶點夢幻,讓人心生嚮往。反之,零上的日子,白雪落地成不了雪,夾帶著城市本身的污濁,頓時成白雪變成髒兮兮的雪泥 :slush。

 

Slushy 0.2
照片攝於紐約東下城 Lower East Side Stuyvesant Town 公寓附近(2012 冬)

英文 Slush 這個名詞說的是融雪、雪泥。髒灰髒灰,半雪,半泥水。不小心踩到,還會弄髒鞋子、褲管。而形容詞 Slushy 形容這半融化狀態的處境。有一個可以簡單記憶的方法。有在半融化的雪泥水中走過路嗎?鞋子踩在雪上的聲音正是 slush slush 聲呦!

可想而知,slushy 日子穿衣外出很鬱悶。為了保護褲子不要弄髒,不是穿笨笨重重的高筒雨靴,就是穿土灰色的雪鞋,毫無造型可言。不過說到這,壞天氣倒是有個好處。那就是提供完美 small talk 的開場白。

社交不可缺少的禮儀,small talk 指的是無關痛癢的禮貌性問候,舉凡:

  • Hey, how’ve you been? (嘿,最近過得如何?)
  • Great weather we’ve been having, how are things? (最近天氣好到不行,你最近怎麼樣?)
  • Can you believe this weather we are having?(你可以相信這個鬼天氣嗎?)

拒談政治、宗教信仰等敏感性話題,small talk 專聊些無關緊要,有說等於沒說的客套話。而其中,最好聊的就是天氣。沒來紐約前,我還真搞不懂為什麼有人會用天氣這種毫無創意的話題當開場白。畢竟,在四季如春、如夏的加州來說,話題聊到天氣也只能說你跟對方真的很不熟。可是紐約一樣。天氣越糟(下大雪、超低溫等),越好聊。可說彼此 — 熟人、陌生人 — 心有戚戚焉。

季節,天氣會影響心情(繼續閱讀壞天氣跟 SAD 症候群),而碰到濕冷冷、鬱悶的slushy 下雪天,當然更該找人聊聊。所謂,misery loves company,同病相憐者惺惺相惜,一起受苦才是王道。

攝於 2014 年 1 月,里約・巴西
攝於 2014 年 1 月,里約・巴西

不過,還有一個方法可以馬上熱起來。那就是,跑路。識時務者為俊傑,冷,就逃到熱的地方去。哈哈,難怪一直覺得今年冬天比去年冷,因為去年人家跑巴西囉。很熱咩~

最愛巴西豔陽高照,來杯冰透心肺的啤酒,外加下酒炸物,煞是享受人生。悠悠時光,樂也。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