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一定要是什麼?’Nobody’ 的你潛力無窮

今天是我正式上班三個月。回想起那時的我,還真的不是普通的菜。

第一天,嚇死人的茫。編輯說的話如火星文,什麼私募資金(private equity)、 風險投資(venture capital)、債卷(bond)等,我沒一句聽得懂。編輯一大串說完問:got it? (懂了嗎?),我也只是呆呆地點頭,回座位乖乖地一個一個單字查起。

Investopedia 是我的好朋友(如 wikipedia 一樣是線上百科全書,不過講的是財經、投資)。

你問我不懂為什麼不問編輯?

冤枉啊!小女子啞巴吃黃蓮有苦說不出。畢竟在這之前,我涉獵的只有文學藝術旅遊美食,對財經、理財的觀念為零。你叫我問我也不知從頭問起呀

老實說,一開始對自己部門到底是幹什麼的都霧煞煞,出了好幾次糗,如:

參加某某投資公司年周報告會(附豪華午餐)被問是專寫什麼主題財經的記者,我回答資本市場(capital market)。這好比有人問你主修什麼,你回答藝術科學 Arts & Sciences。這答案指的是非洲人文學?歐洲藝術史?歷史?還是西班牙文學?

投資公司的公關緩緩地說:“嗯,範圍真廣。”

我也只能笑笑,尷尬地說:“對呀,真廣。”

回公司後懊悔不已。覺得自己怎麼那麼笨,也不會上公司網站把簡介背下來,真的是… 欲哭無淚。不過想想,其實沒以什麼大不了。像這種公式化的解說會根本不用太放在心上,沒有人會真的記得你說什麼,何況,你又是個超級小咖。

沒錯,小咖有小咖的好。正因為你什麼都不是,你可以放膽去闖,從做中學習,錯中改進。今天的 nobody (小人物)可能是以後的 somebody(大人物)!總之,還什麼都不是的你是未知數X,是為塗上色彩的畫布 — 你,有著無限可能。

一起加油!

 

 

 

謝天謝地,不用寫粉紅獨角獸和餃子店

就算都讀新聞系也會因為興趣、專攻的主題不同而漸漸分歧。

Lola Star, Coney Island (image credit courtesy of Lola Star, lolastar.com)

也許,話不投機吧。

我寫專業財經,除了對這類型投資資訊、數據有興趣的公司或投資者,大部份的人一聽我開始說什麼信貸、債卷因該馬上腦袋關機 — shut down。而絕大部分朋友寫的故事就比較大眾,像是採訪地下樂團、新開幕的餐館等等。

記得我之前投稿的Bedford & Bowery 嗎?看到朋友寫她關於粉紅芭蕾蓬蓬裙溜冰人 Lola Star 的故事。故事大約是對方從小就對溜冰有興趣,在 Coney Island 康尼島遊樂園負責在各式各樣的派對上表演,會扮成各種角色,最受歡迎的是粉紅獨角獸。之前因為建築商有意重建康尼島,要求她離開,她不肯,領群眾抗議。算是個小人物對抗惡勢力的故事。

說實話,我有 看 沒有 。快速瞄過,知道有這個人物,覺得挺酷的。可是也就如此。連絲毫想穿粉紅色蓬蓬裙的欲望都沒有。(換成早前的我,嗯高中時期吧,鐵定會打扮一番殺去康尼島)

是我老了還是市儈,凡事計算效率、利益?

不,都不是。

我還是熱愛生活,還是一樣容易激動、大笑、感動、流淚。紐約嘩啦啦下大雨時,坐辦公室裡的我憂心:我的鞋子怎麼辦?雨停,第一道陽光出來時我又開心哼歌。我還是一樣保有好奇心,週日上班週末採訪,很忙,很充實。

引用科幻小說大師 Ray Bradbury 在小說 The Martian Chronicles(火星紀事)裡寫道:對一名老者來說,他需要接觸不同的事情。

An old man needs to have things different. Young people don’t want to talk to him, other old people bore the hell out of him.

為什麼?

因為年輕人懶得跟老人說話,其他老人又讓這名老者感到無聊到要死。哈,這名老者跟寫專業財經消息的我有相似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