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糖果般的繽紛Mani Pedi 美指

八根手指,塗的是深色湖水綠指甲油,左右兩根食指,塗的是近乎白色的天空藍。光是看,就覺得顏色涼爽、悠閒自在,夾帶著一股海島氣息。腳趾頭塗的是三種不同顏色的指甲油: 蘋果綠、檸檬黃和螢光粉,繽紛色彩交換著,像極 Starburst 水果軟糖。記者 Sherry 不管是看自己的手指、腳指,還是上下兩種指合起來一起看,都覺得好看,心情大好。果然每個月一次的 mani-pedi 是少不了的紓壓妙招。

不知道五大手指英文怎麼說,看博文:《傷口穿衣服前,認識五大手指

色彩繽紛指甲讓人心情愉快(image credit: www.lovethispic.com)

對美國人來說,修理整潔,塗好顏色的指甲除了美觀,更是社交禮儀不可缺少的。修剪手指、塗顏色,叫 manicure(拉丁文 manu ,為「手或與手有關」的字首),而腳趾頭的稱為 pedicure(拉丁文 pedi,為「腳或與腳有關」的字首)。如果同時一起的手腳護理、上色優惠組合則是 mani-pedi。

做指甲對我而言,是可以讓腦袋放空的社交時間。一般我會約幾個久沒聯絡的朋友一起上指甲沙龍院,互選指甲油顏色、給意見,還可以邊做指甲邊利用空檔聊聊彼此近況,熱絡熱絡感情,一舉數得。再者,看到自己塗得亮眼的指甲,更是自信指數爆棚,浮現出一股正面力量。記者 Sherry 出去採訪、社交時給名片、握手都相當有魄力(哈,因為指甲漂亮,手也伸展得極為自然)!

不過在美國 mani-pedi 如此流行的國家,尤其是紐約(註一),指甲如果不整潔,或指甲油擦得不好看,真的會扣分呢。我有一個做高級旅館產業的男性朋友就跟我抱怨過,他說他不能忍受一個女人指甲油落漆,坑坑疤疤。根據他的觀察,「如果連指甲整潔這種事都不注意,這女人鐵定私底下懶惰,不修邊幅。」

聽罷,我當時的反應是⋯⋯ 很想飆髒話。拜託,你以為漂亮是不用時間、金錢的嗎?說得如此理所當然!

我邊喝著雞尾酒邊假裝不在意地回到:「沒有那麼嚴重吧?你會不會太誇張?」

他看了眼我修剪整齊、色彩飽和的指甲說道,「妳的指甲就挺好的。」

「呃,謝謝」,我說這句話的時候帶著點心虛,因為自己恰恰好前陣子指甲也是處於落漆狀態。難得沒有重要場合需要參加,便光明正大地偷懶,讓指甲有約一個禮拜半的時間呈現不完美狀態。跟這名朋友見面的三天前,我剛跑了趟美甲沙龍院。

為所有需要滿足這名朋友的不合理執念感到無力,我強力地位這名未來可能出現的可憐女性發聲:「你要給人家機會。你知道的,很有可能她其實也注意到她指甲油脫漆的問題,只是最近實在太忙,沒辦法去指甲沙龍院。而且說不定她再跟你見面之後就準備就要去趟指甲沙龍院做指甲。你知道的,很可能你只是恰恰好,恰恰好看到她指甲油脫漆。」

我沒說的是他只是恰恰好,恰恰好沒有看到我指甲油落漆,又懶得去整修的醜指甲模樣。。

唉,好感果然是建立在「不了解」和「修飾」上。

註一:根據紐約時報報導,紐約大大小小指甲沙龍 nail shop 到處都是,甚至比星巴克咖啡廳還密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